导读

又是一年教师节。对大学生来说,大学生涯中最关键的一位老师莫过于导师。理想的导师是什么样?他在大学教育中应扮演怎样的角色?

大学生,你怎么看待自己的导师?-青年力

导师可能是“老板”,掌握着学生开展科研的“命门“,甚至与学生产生密切经济关系;导师也是“师门”的核心,除了指导论文,还无微不至地关心学生的生活、就业乃至婚恋。理想的导师是什么样?他在大学教育中应扮演怎样的角色?当现代导师制与传统师徒制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时,导师这一岗位在中国大学教育中也具有了独特的蕴含。

理想的师生关系应当是有限而纯粹的

文/常江(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硕士生导师)

大学生,你怎么看待自己的导师?-青年力

接到这样一篇稿件的邀约,内心其实很不安。虽然我将教师视为自己为之奉献一生的崇高事业,但毕竟资历尚浅。从2011年成为大学教师至今,我只有短短5年教龄。至于承担责任更为重大的硕士生导师工作,则刚刚4年。在这段不长的时间里,我从教师职业中汲取了无穷快乐和充实感,也与我指导过的15位研究生结下了深厚情谊。在今年教师节即将来临的时候,能够将过去几年自己对这个职业、这份职责的理解做个总结,与天下同行们交流,不失为一种新鲜的"过节"方式。

在展开任何关于导师职责和师生关系的讨论之前,我们都要明确一个基本前提,就是中国和西方文化对教师这个职业的理解、评价和期许,是有着较大不同的。与西方相比,中国的教师被社会各界寄予更高希望,这种希望既有专业能力上的,也有道德水准上的。正因如此,在地震时撇下学生的“范跑跑”和不断向学生索取财物的“萨茹拉”才会引发如此强烈的舆论地震。在社会的流行思维中,教师群体的水准和素养不仅是一个孤立的行业或职业的问题,而关乎着整个社会在观念、学养、道德等领域的发展方向。所以,在中国当教师,既收获着其他行业难以比拟的来自社会各界的尊重,也背负着源于文化和精神领域的沉重责任。中国教师的这种独特社会身份,对我们展开关于导师职责的讨论而言,既是一种来自传统的丰富遗产,也是一个无法绕开的文化桎梏。

比如说,似乎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如中国这样,即使在现代大学的研究生培养体系中,也较为清晰地保留着儒家传统中“师徒如父子”的宗法伦理的印记。欧美国家的大学在培养研究生时也多施行导师制,但导师与研究生之间的情感关系通常淡漠,远不及我们这里深厚浓郁。我自认为是一个十分注重师生之间人格和地位保持相对独立与平等的导师,与学生交流时也从不会板着面孔,但在教师节到来时,还是会有学生感喟万分地对我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尽管在年龄上我其实勉强只能算是个大哥。中国式的传统师德体系和师生关系伦理,无论对于导师还是研究生都有着至为深刻的影响。两者的关系现在不是,在可预见的将来也不可能是纯粹的契约关系。

现实虽是如此,但我要说的却是:对传统应当持有辩证的态度,既不宜全盘接受,也不能一棍子打死。尽管传统文化赋予了现代师生关系以鲜明的情感因素,但为师者切不可心安理得地将这种情感因素当作干扰、控制乃至操纵学生的借口。在维系师生之间最为纯粹、质朴的情感纽带的同时,应当充分尊重学生作为个体的独立意志。说白了,还是应当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可能在导师和研究生的关系中融入现代的契约意识,要在建立类似于传统师徒制的师生关系之前明确一条“铁律”: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人生和本职负责,师生双方各按其是、各尽其能,才是健康的师生关系的基础。至于两者之间的情感纽带,应当是纯粹而不功利的,绝不该演变为一种精神甚至人身的依附关系。人和人之间的一切关系都是有限的,情感的纯粹和美好也要以"有限"为基础。

正因如此,我时常对自己指导的研究生说的一句话是:我对你们没有精神独立和心智健全之外的其他要求。而我的这一观念,其实也是从我的导师身上"继承"而来的——我相信,如果没有导师当年对我的天性和自由的尊重,我也不会有今天这样快乐而“任性”的生活。对学生的兴趣爱好,我全力支持并尽可能为其创造机会,哪怕其与我本人的喜好相去甚远;对学生的职业选择,我也绝不会指手画脚,而是尽可能提供准确的信息和中肯的建议供其参考,因为世界上任何一个行业都会哺育出伟大的人格,我一个小小的研究生导师又凭什么去訾议哪份工作更“高尚”更“有前途”呢?在我看来,导师的职责只有两个,那就是教会学生精神独立,培养学生心智健全。而这种职责既是通过严格的学术训练实现的,也是通过导师自身的“示范效应”来实现的。简而言之,作为导师,你没有资格去替研究生作决定,但你有义务履行好这份职业赋予你的责任,并通过对自身的严格要求去对学生进行有益的引导。

“师者”这个称谓在我的精神世界里是十分神圣的。但越是神圣的事物,我们越要警惕它变得过分神圣,进而掩盖了自身的社会本质。归根结底,教师终究是一份以传授知识和培养年轻人成长为使命的职业,这个职业中任何超出了上述范畴的文化意涵都只能是锦上添花的东西。至于那些对传统师生关系加以利用,不惜借助自身相对的强势地位去操纵学生、欺侮学生甚至做出违法犯罪之事的行业败类,我主张通过严格的制度和法律对其加以惩罚。在这一点上,我相信普天之下那些正直、善良、将这个职业视为自己生命支柱的教师同行们都能达成共识——现代社会的师生关系,因有限而纯粹,因纯粹而美好。在这个属于教师的节日里,我要感谢自己的导师,以及我指导的研究生"弟子"们,谢谢他们与我一同努力收获了理想中的有限而纯粹的师生情谊。

他带你去看广阔的世界又让你自由独立地行走

文/杨利伟

2013年,考研结束后,我很荣幸地成为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常江老师的学生,那时的我感慨:“我总觉得自你之后,天下无师。”

如今,我已毕业工作一年,见到了更广阔的世界,认识了更多学识渊博之人,却愈发觉得,这一生或许还会遇见更多有意义之人,做更多有意义之事,但是一位导师之于学生的意义,大概就像原生家庭对于孩童的重要性一样。你的知识体系、待人接物的方式方法、感知世界的三观,这些将伴随你一生的东西,可能都是最初的那个传道授业解惑之人给予的,而你人生自此闪耀的每一寸光辉,可能都有他当初为你燃起灯塔时的贡献。

我时常在思考,什么样的师生关系是一种融洽的师生关系,什么样的导师对于学生而言是称职的导师。

真正的导师,与学生相处的最大特点是“真诚”。他或是真诚地一丝不苟地传授你学业知识,或是真诚地向你推介人生的经验,抑或真诚地为你解决学习与生活的难题。如果导师与学生之间能做到“真诚”,那对于这位学生而言,他的导师就是一位称职的好导师。

与获得的知识相比,我的导师是那样真诚地让我找到了自信,找到了更加自洽的生活姿态,找到了更加珍视自己并且尊重他人的为人处世方式。随着时间的推移,课堂里所学的知识终将变得陈旧,被我遗忘,但导师给予我的精神财富却伴随我的一生。他教我不着急,凡是多思量,眼光放长远,心胸要宽慈,面对人与事,要永远怀有“无差别之心”,不卑不亢去面对生活中的所有悲喜。

在成为常江老师的学生之前,我是一个不太自信的人。作为学生,我目睹这些年常导总是全身心地相信并赞叹他的学生是最棒的,不只是口头上的言说,而能从他的言谈中感受到他的真诚,对于一个处于青春迷茫的年纪,有些穷困与窘迫的学生而言,有什么比一个权威长辈的信任更重要呢?

他会在热衷于微电影拍摄的同学苦于无钱组队时,漠不经心地说一句,“想法挺好的,需要的话我可以投资”;他会在某一位同学过生日之前,悄悄告诉其他同学为他送上祝福,他也会用几百字的篇幅回复那些素昧平生的同学各种报考问题,哪怕对方再无回复。

他总是以一种体面而又不伤害少年自尊的方式保护着学生,以至于那个曾经愣头青的我,在目睹了他的种种与人为善之后,内心也终于有了改变,渐渐明白,眼光要放长远,要学会忠于自己的内心,并不卑不亢地去生活。无论哪一件事情,慢慢来,反而完成得比较快。

成为常老师的研究生时,我刚刚接触新闻传播这个学科,对于一切都有未知的恐惧。他推荐我去两家媒体实习,于是那个暑假就在昏天黑地地赶稿子和剪片子中度过,凌晨1点爬起来干活都是分分钟的事儿。

那时的我自卑胆小,以至于第一次同门聚餐时连虾都不敢吃,谎称海鲜过敏。常老师以一种非常体贴而敏锐的方式,发现了我的捉襟见肘。于是有一天,我的银行账户上突然多了1000多元钱。他说,你晚上老加班,这笔钱当作交通费补贴,下班打车回学校。我当时有点儿懵,不知道这钱到底该收还是不收。

后来才发现,他对许多人的关心都是如此,体贴而及时。这不是一种刻意为之的讨好,而是一种尊重个人价值观的、自然流露的处世之道。我于是明白,做人其实可以这样善良,触碰世界与他人的目光原来可以这样温柔、谦和。

研二时我开始找工作。每一份心仪的工作都是几千人争抢,那时的付出可谓是锥心泣血。我是一个很少哭的人,却不知道在那个漫长的好像永远不会过去的冬天哭了多少次。

有一天和大家一起吃饭,常老师拿给我一个信封,里面是他临摹的梵高的《星月夜》,上面写着“送给情绪不稳定的小杨”。那个冬天,他请我们正在找工作的同门吃了很多次饭,虽然我们总是相坐叹息,但他仍然一直鼓励我们。

现在想来,他从未给过我们任何期许,亦从未要求过我们成为怎样的人。只是在我们做任何一个关乎人生的重大决定时,他总有淡淡的一句:我支持你们任何忠诚于自己的内心,并且无害于他人的决定。他是老师,却从未有过好为人师的优越感与教训他人的强迫症。我的所有异想天开,让别人大吃一惊的决定,只要告诉他,他从来尊重。

那个曾经自卑胆小,躲在角落里乱发脾气,总爱哭的小女孩,被一个慈悲的大人找到了。他总是告诉她,“我看你就很好。”“你不需要全盘推翻,你再向前一小步就可以了。”“你不用管他人的评价,我觉得你现在的年纪做到这样已经很棒了。”然后,她慢慢相信,自己真的很好,自己真的拥有洪荒之力,自己真的可以秉承信念,向着理想的目标,走到更高更远更开阔的地方。

我想,导师真正的意义或许在于他带你去看广阔的世界,又让你自由独立地行走。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致敬吾师,也祝福天下所有的老师。

大学生,你怎么看待自己的导师?-青年力

  大学生,你怎么看待自己的导师?

@华君:理想的导师能先知先觉,一桶水换来一碗水,有取之不尽的源泉。他要带领学生把厚书读薄,把薄书变厚,举一反三,杂而渊博,幽默而有深度。

@胡波:理想的导师应以学生感受为标准。我的研究生导师是二级学院副院长,但并没有官气十足的架子。由于是人文社科专业,也没有称导师为“老板”的习气。两件事让我印象深刻:第一,学校有网站翻译任务,导师分给我们两个弟子完成,当作翻译实践,最后由导师统稿校对。在分配稿酬时,3000元的酬劳导师只留五分之一,剩下的由我们两个人均分;第二,每个研究生都有配套的2000元研究经费,毕业前导师让我们自己收集发票报销,能报多少就报多少。据说,有的导师压根没提研究经费的事。导师只要稍多满足一点学生的需求,学生就会感动得不行。除了学业、论文指导,导师也是学生如何“做人”的榜样。

@未南:我是学中文的,导师是学院公认的男神。他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学者,说话声音很温柔,做学问很扎实,待学生也很负责。熟悉他以前,他是高冷男神,熟悉以后可爱得很。他没有微信微博,“除了读书没有别的爱好”。他曾经说:“当你去读书,发现了问题,整理思路,最后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那种快乐不亚于南面称王。”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熠熠生辉。他对学术的虔诚,有一种令人感动的力量。

@雨露:和学生相处得如同兄妹、兄弟的老师不多,我们职业中专的一位气象学老师就是一位。他没有惊天动地的成就,却有些淳朴气息,还是一位育种专家。周末时,同学们和他一起做饭,到地里给小麦育种,围着乒乓球台把小麦穗揉碎,挑出麦粒,然后用一纸袋把种子包好,贴上标签。那时候我们一帮少男少女,不看收获,只看快乐。如今回忆起那时的时光,我想说一句:“老师,那个时候我们真的快乐!”

@小新:大学时一位专业课老师,每次下课会亲自将黑板字迹擦干净。她说不给学生留麻烦,也不给下一个讲课的同事留麻烦,如今我也为人师,也是这么做的。教师的知识固然重要,美德更需要传承。

@Carrie:研究生阶段课程不多,但相较于其他同学的自在状态,我和两个同门的日子却过得紧张刺激,不敢随意挥霍青春——我们仨拥有系里最严苛的导师。每周导师一定准时召开读书会,不苟言笑,逐一检查上周的读书进度。导师读书面太广了,你随意说出一部学术专著,他立马噼里啪啦说出N个译本的差别,简直是一个人体书架。看到我们每周抱一摞书战战兢兢见导师,系里同学什么态度呢?他们羡慕嫉妒恨!因为他们半年都见不上导师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