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住村工作提前结束了,这周我又回村里,大概待一周左右。

大概是在十多天之前,我结束了半年的住村工作,回到了单位。然后是各种忙,这周因为工作组小谢要结婚了,所以顶他的班又回到了村里。村民们以为我只是短时间的离开,我跟大家说,这次待一周左右回去——因为我走的时候,没有来得及和村民们告别,大家都觉得有些突然,而回来的时候没有打招呼,大家又都很惊讶。这种忽然来了忽然走了的感觉,还是挺好。

没错,没有来得及告别的开始,一周时间,正好整理一下前面因为忙而没有写完的住村记。确实有很多东西要写,但是时间总是不够用。每次都是牺牲睡眠来写东西,时间久了,身体有些吃不消。所以,今天继续放道门网一码,别急,明天一定开轰第三篇。

先说村里的这几件事儿。大家还记得我们村的向日葵么?食葵,食用葵花籽——

没能来得及告别的开始-青年力成片的向日葵开花的时候真的好漂亮

没错,就是这些向日葵——现在,已经丰收了——

没能来得及告别的开始-青年力看见我在拍照,于是大姐给我摆了个剪刀手

今年村里的土地以540元/亩的价格集体流转出去,村民们先赚一笔地钱,省一笔农资钱。而后,打理葵花地,需要人工,每个阶段的用工工资是120-140元不等,再赚一笔工钱,省一笔出门打工的房租和生活费。到了收获时,是三班倒,人休息机器不休息,每天工钱是140-150元,再继续赚一笔工钱。照片上的大姐其实并不是我们村的村民,而是隔壁村队的村民——因为收货时用工比较多,要去地里收割,还要筛选分级装袋等等诸多工作,我们村里留守的劳动力全部加上人手都不够用。收获的时间是很短的,必须在这个月月底之前收完——也就是说,不仅仅是我们村的劳动力得到了本地消化,顺带还消化了一下隔壁村队的。

我找了一些大哥大姐叔叔阿姨大概问了一下,今年截止到目前,收入情况是一个人大概是在2-3万元左右,当然,这是比较好的,而劳动能力比较弱一些的,大概是2万元左右。现在才是9月,今年还有2个月,还可以出去打工继续赚钱。而原本就在外面做生意、打工赚钱的还没有来得及问。等到他们回来了再问问看——善意提醒:有密集恐惧症的网友请跳过下一张照片——

没能来得及告别的开始-青年力感觉像不像一堆蜜蜂?没错,这个胖纸是我。

今天下午我也跑去筛了几锹锻炼锻炼,然后工作组的巴提波勒同志随手给拍了张照片——拍完之后他笑了老半天,我跑去一看,就是这么个效果…好吧,其实有正常的——

没能来得及告别的开始-青年力请忽略我不怎么英俊的外表,感受我内心丰收的喜悦

不仅仅是村民的收入提高了。大概问了问来我们村包地的老板,具体的数字就不说了,给大家报个大概的数字,根据品种的不同,平均每亩地的纯收入大概在400-600元左右。这是今年老板的收益,这个收益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来我们村包地的老板没有赔钱。还记得年初的时候老板们很担心产量和灌溉问题,担心水不够用。今天下午问老板,我们村的地怎么样?老板笑的跟花儿似的。可惜食葵一般只能种一年,第二年虽然还可以种,但是产量会下降。不管怎样,包地老板也还算满意。

没能来得及告别的开始-青年力收割后的向日葵地

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收割后的向日葵地——花盘会用镰刀砍下来,然后插到杆子上直接晾干。杆子会被砍到差不多到膝盖那么高的高度。刚刚成熟的向日葵籽是湿的,要等到晾干之后才能开始脱籽,就是前面照片里的那些。

没能来得及告别的开始-青年力脱离后的向日葵籽,也就是大家平时吃的东西

脱籽之后并不能直接装袋,需要用后面那个机器进行分级。我大概看了一下,原理很简单,有个鼓风机在上面吹,如果不够饱满,就会被吹到一边去,而剩下颗粒饱满的,就会留到传送带上,然后装袋。

没能来得及告别的开始-青年力这个就是传送带装袋的出口

基本上每个袋子装满的时候,是50kg左右,装好袋子之后,要放到称上称一下,看看重量。装袋的时候,一般都是装50.05kg-50.1kg左右,老板说多装一点儿可能会损失一点儿,但是不会出现订货的时候说分量不足而扯皮的事儿。照片上的这个大哥,也是领村的。装袋的工作是按照吨来计算的,每装一吨70元。我大概问了问,这位大哥还嫌机器太慢了,导致他一天只能装十几吨……其实我告诉他,他装5天袋子的工钱,就超过我一个月了工资了,结果他说:也就这一阵,哪有天天都装袋的好事儿,说我想多了。

没能来得及告别的开始-青年力村民陈老三,背靠着已经装袋好的葵花籽休息

陈老三也是负责装袋的,装完一吨休息一下。装多大个袋子,到底是怎样的?

没能来得及告别的开始-青年力一个袋子就是这么大,可以对比一下。

问陈老三高兴不高兴,他表示有钱赚就高兴。新农村建设的终极目标,就是让农民有获得感,有幸福感,说成白话就是让农民高兴,有钱赚。所以干活的时候,虽然很辛苦,但是大家都很开心,扛袋子的时候都是算着价钱再扛。我大概试了一下,虽然我很肥硕,但是想扛这个麻袋起来,还是很困难的——我在急诊科当医生的时候,背患者背个7、80kg的爬个三五楼问题不大,但是背麻袋,我却背不动,对于我而言这是个很困难的事儿,当然,隔壁村的大哥是这么干的——

没能来得及告别的开始-青年力这边是他的劳动成果

如何扶贫?如何让农民增收?这个问题是个大问题。想解决这个问题,不是说敲敲键盘坐而论道就可以搞定的事情。而是需要实实在在的去干,去跑,去联系才行。因为工作的特殊性,事实上工作组的工作我是做的最少的一个,工作组和村两委的同志们做的更多一些——连我这个做的最少的人都忙的连写住村日记都没有时间,其他的同志们忙成什么样,大家也就能体会了。

没能来得及告别的开始-青年力在地里收割向日葵的村民们

收获当然是喜悦的。在收获的背后,需要付出的工作还有很多。回想起来,从最初做村民工作同意土地流转、联系包地老板、谈价格、签合同、付款、翻地、铺地膜滴灌带、播种、受灾、浇水……等等等等,每一个环节都离不开工作组和村两委的同志们。现在收获了,大家的心情都不错——幸福的生活总是要靠勤劳的双手才能创造。我们的农民并不愚昧,也不落后,而且很勤劳。但是——基层需要的不仅仅是项目,还需要的是智力帮扶,在思想层面让农民同志们对于整体形势能有个认识了解,先认可;更需要的:是一个强有力的基层组织。

没能来得及告别的开始-青年力这只是村头上的一个分级装袋晾场——说是晾场,实际上就是收割之后的地头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当基层有了强有力的基层组织时,很多事情就水到渠成了。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已无法在市场竞争中胜出的情况下,集体主义的回归可以形成村集体为单位的市场竞争主体,可以有效的解放劳动力,降低劳动成本,形成产业规模等等等等,有效的提高市场竞争力。这些都离不开强有力的基层组织去带动。

没能来得及告别的开始-青年力还是扛袋子的大哥,想让农民灿烂的笑,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让农民靠自己的努力就能赚到钱

在这里要说一下:之所以一些农村合作社很难成立,或者成立了之后很难运营成功的原因,在于一般农村合作社大多是由一个或几个农民共同成立,无论是一个还是几个,其资金实力、公信力等等都是会受到其他村民质疑的。好不容易成立了,在运营的时候,又会出现不同的看法和意见,产生分歧。因此,如果想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以基层组织为主来做这个事情。

原因很简单:

首先,做实事的基层党员或者基层组织是有托底背书的,所以公信力自然比一般合作社要强一些;其次,农村合作社运营的方法多种多样,其实很多条路都可以行得通,但是因为没有组织,所以很难高效的拿出方案,大多数时间都浪费在了扯皮上。基层组织在这一方面的战斗力,比村民自行组织的农村信用合作社,还是强的不止一点半点。

所以,建议可以在全国一些地方试点恢复一下集体主义的光环,这样或许对于农村合作社和家庭农场的发展是有意义的。另外,恢复集体主义,是很难的事情,很容易被扣上极左的帽子了,但是:挨骂是正常的。

太困了,睡了,明天再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