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青春挥斥游 务本开新楫中流”系列评论之六:

一则中国留学生温哥华炒房“大获成功”的消息传到国内,引发青年热议。如今,国人到国外炒房已然不新鲜,但这次留学生也随着炒房大军下了海,还是着实让公众大跌了一回眼镜。“一套房赚近600万”,面对这样的“成功青年”,我们不仅感觉不到骄傲,反而刺痛了我们的神经。

房价牵动着青年的心。面对国内不断高企的房价,青年越来越成为弱势群体。北上广深甚至二三线城市的高房价,浇灭了很多青年的斗志,让青年不再成为最洒脱的人群。

高房价成为青年难以绕过的痛点。一方面,很多青年人生活、工作在城市,早已融为了城市的一部分,他们对住房存在刚需,但却囊中羞涩,既买不起,又要面对越来越高的租金。青年怀着梦想来到城市,但辛苦所的相当一部分交了房租,有一种显然的被剥夺感。更多的,是房价带来的恐慌、压力,以及生发出的扭曲的成功观。这在《蜗居》里有深刻的体现。近些日子,几则房产中介放出的假消息,就搅动着上海、深圳等一线大城市楼市鸡犬不宁,甚至催生出为买第二套房的离婚潮的怪现象。这样的荒诞情景,更从侧面加剧了青年人对高房价的切身痛感和无力感。青年无力,社会就无力。这种局面应该改变,对青年友好,城市才能更好,社会才能更好。

但是,青年不能让高房价消沉了意志,更不能为此折损了追求梦想的翅膀。房子,归根到底只是人生的附属品,尽管刚需,但并非十万火急。它伴随着人生奋斗而来,可绝非人生奋斗的目的。否则,喧宾夺主,原本五彩斑斓的人生势必会被房价所绑架,“常戚戚”也将遮蔽了青春应有的底色。纠结和抱怨,只会折损青年锐气。

现在的房价很高,但从长远看,市场经济条件下房价有所起伏是必然的。青年人的成长之路,就像是一条逐渐上升的曲线,只要持续保持仰角向上,就一定能与房价交叉。理想生活的实现也需要一个长期过程,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没有理所当然的成功,更没有唾手而来的幸福,不能指望人生刚刚起步就应有尽有。

一项统计显示,近年来,英国首次购房者的平均年龄已由33岁上升至37岁,日本和德国为42岁,美国首次购房年龄也达到30岁以上。然而,北京首套房贷者的平均年龄只有27岁,比发达国家要快一代人的时间……青年人当反思,或许正是因为我们太急于求成,试图一跃成为“人生赢家”,才让我们有了太多抱怨失落?

青年的第一要务,就是奋斗;青春的本义,就是追梦时的不顾一切。这是属于青年人和青春年华的洒脱。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韶华易逝,区区二三十载尔,不能为房子所羁绊。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对于青年而言,保持一颗敢打敢拼的追梦赤子心,“不畏房价遮望眼,只缘身在奋斗层”,这就是“大者”。相信,其他的一切,都会在奋斗追梦的征程中等着我们慢慢收获。(李晓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