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经济近来遭受危机重创,这个东北亚内陆国已经打算重启被搁置已久的巨型塔温陶勒盖(Tavan Tolgoi)煤矿,此外,蒙古还想上马一些铁路项目,并打算向中国倡议成立的亚投行求助,以期吸引投资和促进贸易,应对目前的经济困境。

据路透社9月20日报道,蒙古交通运输建设与城市发展部顾问Yondon Manlaibayar表示,蒙古正在向亚投行寻求融资多个铁路项目,包括兴建550公里新路线,连接中国与欧洲的铁路线。

Yondon Manlaibayar曾经担任过这个负责道路、交通运输、建设和城市发展的庞大部门的财务投资司司长,他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将有助建立连接蒙古和俄罗斯的经济走廊,让蒙古有机会推动新的项目,包括拓展蒙古南北纵贯的铁路,以及建立向东面发展的新路线。

今年6月,中俄蒙元首在乌兹别克首都塔什干举行了第三次峰会,三国元首见证了《建设中蒙俄经济走廊规划纲要》的签署。这一协议致力于推进交通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口岸建设、产能、投资、经贸、生态环保等领域合作,三方将协力实施一批重点项目。

为脱困,蒙古求助亚投行:修铁路连通中欧-青年力

2016年6月2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塔什干同俄罗斯总统普京、蒙古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举行中俄蒙元首第三次会晤。习近平主持会晤。会晤后,三国元首见证了《建设中蒙俄经济走廊规划纲要》的签署。

Manlaibayar说,蒙古计划在未来四年内加强铁路运力,并建设新的路线,最终将它连接到一个从中国到欧洲的贸易路线上去。

其中包括澳大利亚阿斯派尔矿业有限公司(Aspire Mining)牵头的北方铁路项目,中国国开行已表示提供当中的四分之三的融资感兴趣。

而连接中国边境和蒙古南部戈壁塔温陶勒盖煤矿的铁路,蒙古已投资2亿美元,但Manlaibayar表示仍需要另外8亿美元才能完成,这一铁路将使用和中国相同的轨距。

为脱困,蒙古求助亚投行:修铁路连通中欧-青年力

2011年9月11日,蒙古塔温陶勒盖(Tavan Tolgoi)煤田一露天矿的煤炭传送带。

2014年,蒙古国国家大呼拉尔(议会)去年通过决议,中蒙两国边界的塔温陶勒盖-嘎顺苏海图、霍特-毕其格图新铁路将使用与中国相同的轨道标准。蒙古媒体测算,虽然采用标准轨道将导致蒙古国企业短期运输费大幅增加,但从长远来看,这种“互联互通”将给蒙古国带来巨大经济效益。

除了亚投行,Manlaibayar也计划与潜在投资者逐一见面,磋商融资计划。

蒙古5年前经济增长率一度达到两位数,在2011年达到峰值17.3%,但近年深陷债务危机。由于蒙古最重要出口商品——煤炭和铜的外需放缓,以及外国投资骤降,使该国债务大幅攀升,货币迅速贬值,物价下跌,迫使蒙古政府要推行加息升息并削减财政支出,其中塔本陶勒盖铁路项目是其中一个重要基建项目,务求摆脱经济困境。

为脱困,蒙古求助亚投行:修铁路连通中欧-青年力

蒙古的近几年的经济增长率

不过蒙古方面并未透露具体的融资金额,但表示已经和亚投行进行了初步的讨论。但亚投行方面拒绝了路透社对于评论该消息的请求。

蒙古寻求与亚投行加强合作并非空穴来风,甚至可以说是水到渠成。

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了“一带一路”的宏伟设想;2014年,蒙古国也提出了“草原之路”计划,准备通过运输贸易振兴本国经济。

“草原之路”计划由5个项目组成,总投资约500亿美元,项目包括:连接中俄的997公里高速公路、1100公里电气化铁路、扩展跨蒙古国铁路以及天然气和石油管道等。

蒙古国国务部长、塔温陶勒盖煤矿开发专门工作组组长赫赛汗曾表示,蒙古国对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响应积极,结合自身国情提出了“草原之路”倡议,这两项国家发展战略紧密相连,对蒙古国经济发展至关重要。

他表示,蒙古国地处中俄两个大国、大市场之间,具有重要的地理位置,通过“草原之路”倡议,蒙古国可以发展高速公路、铁路、天然气管道、石油管道,还可为中俄提供过境运输。

恩赫赛汗认为,打造中俄蒙经济走廊需要三方共同合作、统筹考虑。他同时表示,蒙古国作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期待着亚投行能尽早良好运行,“亚投行可为地区重要项目发展提供融资帮助”。

近年来,中蒙俄三国投资贸易合作快速增长。2015年,中蒙、中俄两国贸易额分别达到73亿美元、642亿美元,中国企业累计对蒙古国和俄罗斯投资分别达到40亿美元、330亿美元,相关的一批重大项目合作正在积极推进。中俄、中蒙经贸合作关系日趋紧密,中国连续多年保持对蒙最大经贸伙伴地位,也是俄罗斯第五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经贸合作已经成为双边关系的“压舱石”和“推进器”。

为脱困,蒙古求助亚投行:修铁路连通中欧-青年力

蒙古焦煤的对华出口情况

中俄蒙相继提出区域发展战略后,三大战略的对接也提上了日程,比如“中蒙俄经济走廊”就将横跨亚欧大陆,把中方倡议的“一带一路”同蒙方的“草原之路”倡议、俄方的跨欧亚大通道建设有机地结合起来。

到了2015年,中俄蒙三方铁路部门经过磋商,已就未来细化合作达成广泛共识。三方确认开展铁路过境运输合作:提升现有铁路运量;研究成立三方运输物流联合公司;采取措施均衡发展并提升乌兰乌德—纳乌什基—苏赫巴托—扎门乌德—二连—集宁方向各区段的铁路运输能力;发展铁路教育机构合作并支持人才培养和科研合作。

随着亚投行的正式成立和中俄蒙元首的双边和三边会晤频频,“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也驶入了快车道。

2015年4月6日,蒙古国时任总理赛汗比勒格与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出席在香港举办的第19届亚洲投资论坛时,曾就亚投行在蒙古国实施其首批项目进行接触。为此,蒙古和亚投行还启动了向新铺设公路及已经铺设公路投入资金的谈判。

今年6月8日,蒙古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会见了到蒙古参加第11届亚欧高级别会议分会——亚欧财政部长会晤的金立群。蒙古国大呼拉尔议员兼财政部长包勒尔、总统经济政策顾问达希道尔吉、蒙古国对外政策顾问巴图特日及亚投行代表在场。

会见中,双方就发展亚洲地区基础设施、打造连接亚欧的经济走廊、公路领域投资等问题进行了交谈。额勒贝格道尔吉强调,近几年来蒙古国基础设施领域已得到迅速发展,公路网得到扩展,今后还将重点关注该领域的发展。

随后一天,蒙古总理赛汗比勒格也会见了金立群,商讨蒙古国与亚投行合作机遇等问题。赛汗比勒格指出,作为亚投行创始成员国之一, 蒙古国希望在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中得到亚投行的财力支持,并希望亚投行对已开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以及塔本陶勒盖-嘎顺苏海特铁路建设项目,经蒙古国连接俄罗斯联邦和中国的铁路建设项目等大型项目能再度进行投资。

金立群表示希望获得上述项目的详细内容,希望双方研发人员、专家能联合开展研究,制定合作方向。他还表示,蒙古有才、专业人员有机会到亚投行工作发展。亚投行法定资本是1000亿美元,重点支持基础设施建设。

为脱困,蒙古求助亚投行:修铁路连通中欧-青年力

2016年6月2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塔什干同俄罗斯总统普京、蒙古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举行中俄蒙元首第三次会晤。习近平主持会晤。

直到一周前,9月13日,中国国家发改委正式发布了《建设中蒙俄经济走廊规划纲要》。

这份文件一开头,就说明了建设“中蒙俄经济走廊”的依据: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俄罗斯的“欧亚经济联盟”和蒙古的“草原之路”。

《规划纲要》以实现“一带一路”建设与跨欧亚大通道建设以及“草原之路”倡议对接为目标,以平等、互利、共赢原则为指导,以拓展合作空间、发挥潜力优势、促进共同繁荣、提升联合竞争力为愿景,明确了三方合作的具体内容、资金来源和实施机制,商定了一批重点合作项目,涵盖了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产业合作、口岸现代化改造、能源合作、海关及检验检疫合作、生态环保合作、科技和教育合作、人文合作、农业合作以及医疗卫生等10大重点领域,并提出充分发挥各地比较优势,优先推进三国毗邻地区次区域合作。

据悉,在促进交通基础设施发展及互联互通方面,中蒙俄三方将着力加强在国际运输通道、边境基础设施和跨境运输组织等方面的合作,形成长效沟通机制,促进互联互通,推动发展中国和俄罗斯、亚洲和欧洲之间的过境运输。

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表示,中蒙俄经济走廊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六大国际经济合作走廊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