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价上涨的势头已延续多年,稍有缓歇,今年又有所抬头。与此热浪形成鲜明对比,刚开始独立生活的90后们感到日益严重的寒流。面对可预期的工资收入和北上广等大城市的房价水平,恐怕一个人一辈子的收入不吃不喝只能买一个普普通通的房子。“逃离北上广”的声音已喧嚣多时,房价因素虽不是全部理由,至少也是重要原因,部分二三线城市的房价也热火朝天地上涨,使得“逃离”似乎已经更加没有方向。这是很多90后的悲哀。

这种悲哀具有潜在的不良后果:沉重的住房压力使得年轻人无法轻装上阵地迎接未来、创造未来,住房成为拖住年轻人后腿最沉重的包袱。当国家层面提出年轻人是实现“中国梦”最重要的力量时,它常常被残酷地简化为当今90后们的“住房梦”。也许,靠自己的力量买不起一套房可以避免做“房奴”的命运,但这么想更像是阿Q精神的无奈与苦涩。

早就有人说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是造成房价上涨的原因。这个说法只具有部分真实性。更重要的原因在我看来,是部分地方政府政策的短视。“土地财政”下,地方政府为了收入不得不在“招拍挂”的方式下提高土地70年的出让价格。事实上,这只是一次性地获得70年的土地收入。如果将70年的收入分摊到每一年,地方财政收入的总额至少不会减少,而且可能在总量上超过一次性收入。这就是一些地方政府为了自己的业绩而“短视”的原因。

如何从长远利益考虑,解决“地王”屡屡创出新高的问题?其实,由政府主导的公租房、廉租房就是一个方向。这个做法并不新鲜,但在实现过程中,它被扭曲成通过关系牟取暴利的又一条捷径。破解它的核心,在于公租房、廉租房数量足够多,从而成为稳定房价、房租的压舱石和定海神针。

可是,增加公租房、廉租房的声音喊了多年,推进并不明显,甚至在某些看不见因素的作用下屡屡受挫,造成光打雷不下雨的结果。其中,当地政府的业绩需求、银行的商业动力、房地产商的阻挠拧成了一股合力。如果某地某届地方政府能够高瞻远瞩地冲破这种合力,结合市场需求提供足够、适当数量的公租房、廉租房,无疑是一件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善举。只不过,在眼前利益的短视驱动下,它未能成为普遍事实。

如果90后们当前的悲哀能够倒逼政府部门加快加大落实公租房、廉租房的政策力度,它不仅是90后们期待的喜悦,也将成为国家和社会的喜悦。(作者是北京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