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打压,残奥会‘国徽’变党徽”,多家台湾媒体21日一窝蜂炒作“台湾国际空间遭大陆打压”的桥段,据称被打压的对象是参加里约残奥会的台湾代表团。其团长陈李绸返台后,向蔡英文“告状”称,大陆施压将他们会徽图案上的“国徽”改为国民党党徽。就在多名绿营人士“群情激愤”时,事实真相很快浮出水面,原来是台湾厂商制作时疏忽,将会徽上的“国徽”误改为党徽。

台妄称残奥会遭大陆打压 实为台商赶做会徽时出错-青年力

左为“国徽”,右为国民党党徽

据台湾《中国时报》21日报道,蔡英文20日接见参加2016年里约残奥会的台湾代表团时,代表团长陈李绸“大吐苦水”。她表示,这是她第6次带团参加重大国际赛事,此前台湾代表团使用的会旗及会徽都没有发生过问题。但这次出发前两周,代表团接到国际残奥会(IPC)的来信称,大陆向IPC抗议,要求台方修改会徽上图案,将“国徽”(12道光芒未顶到最外围圆框)改为国民党党徽(12道光芒顶到最外围圆框)。

台妄称残奥会遭大陆打压 实为台商赶做会徽时出错-青年力

蔡英文接见台湾残奥会代表团

为此,台方代表团回函IPC称,会徽是IPC在2004年就已经同意的,没有理由改掉,且临时来不及改掉制服上及所有的会徽。IPC当时仅表态称,希望台湾“尽量依照国际奥委会的规定”。但到比赛前一天,IPC又致函台湾代表团称,台方运动员穿戴的会徽样式及颜色等不合规定,要求做出更正,最终代表团因担心影响出赛只能把胸前的会徽标志改为党徽贴纸盖过去。

陈李绸宣称,自己经过此事才知道“原来国徽跟党徽不一样”,她不知道中华台北奥委会之前有没有遇到这个问题,她不希望这些变成政治化的课题,但大陆有意无意的打压令她担忧“国家的地位受到压制”。陈李绸呼吁蔡英文,对奥运模式、会徽应该要做厘清,“‘国徽’与党徽不一样在哪”?

对此,台“总统府”发言人黄重谚20日表示,蔡英文已请“行政院”了解实际状况,如果确有这样的情形,台当局将会向主办单位与大陆提出抗议。

民进党发言人杨家俍21日表示,平等参与国际活动和会议是台湾应有的权利和责任。民进党呼吁大陆,勿再做此类伤害两岸情感、不利长远关系的事。杨家俍说,此举不但损害与会人士的权益,更徒增台湾人的负面观感,不利两岸关系的发展。对此,民进党表达严正抗议,并支持台湾方向主办单位交涉,确保台湾的“国格”与平等参与之权利。

民进党“立委”黄伟哲声称,台方对此事绝对要表达严正抗议,不允许党徽来鱼目混珠,他也呼吁国民党应该一起抗议,“党徽换国徽不是一件光荣的事”。

民进党“立委”王定宇更宣称当局应把旗帜与“中华台北”的名称统统改掉,因为无论是奥运会、残奥会旗帜,对台湾来说都是屈辱,是台湾在参加国际社会时,大陆“给台湾穿的小鞋”,就是要把台湾“去国家化”。

时代力量“立委”林昶佐抗议称,“党徽通国徽,是党国不分之下的产物,应该要改变”。

国民党“立委”李彦秀认为,体育活动本就不应被政治干扰,但就连这样的国际赛事,台湾都会遭压迫,显示蔡英文模糊的两岸政策,以拖待变的态度已影响到台湾的国际空间。

不过,事情的真相却并非陈李绸“痛陈”的那样简单。台媒20日报道称,台湾“残障体育运动总会”(简称“残总”)会长赖复寰表示,所谓台湾选手被迫撕掉胸前国徽标志,真正的原因是“厂商制作过程出问题,这是残总的疏忽”。赖复寰坦言,“残总”员工仅6人,“国手”们的制服、外套都是最后一刻才赶工出来,导致“国徽”变党徽。

赖复寰称,中华台北奥委会与残总所使用的会徽是不一样的。根据1981年洛桑协议,中华台北奥委会所使用的旗帜里白日的12道光芒是顶到外环的,比较接近于党徽,残总一度延用上述标志,后遭中华奥委会以知识产权名义禁用。

台妄称残奥会遭大陆打压 实为台商赶做会徽时出错-青年力

2004年,残总向IPC申请将“国徽”认定为新旗帜会徽,此次里约的会旗及选手得奖时所升旗帜图案上也都是“国徽”。

台妄称残奥会遭大陆打压 实为台商赶做会徽时出错-青年力

但由于疏忽,此次运动员衣服上的旗标不仅图案变成“党徽”,尺寸也从5公分被放大到7公分,更关键的是IPC标志的三撇颜色也不对,所以才会撕掉那个旗标,否则不能出赛。赖复寰表示,不是只有台湾,包括泰国在内的十几个国家,衣服检查都没通过。

据了解,1981年,台湾与国际奥委会在瑞士洛桑签署协议,同意以“中华台北”名称参加奥运会,会旗及会徽使用内含“青天白日徽”及五环标志的梅花图案。对于台湾参加奥运会使用的旗帜和会徽,中华台北奥委会称,皆依照1981年洛桑协议制作,图案并非“国徽”或“党徽”,而是“会徽”,当初创造也并非依据党徽或“国徽”去设计,因此争议此事没有意义。

有岛内网民称,绿营动辄吵嚷“被打压”,诉诸民意向大陆叫板,却很少搞清楚是非曲直,更不会从自身找原因,这次乌龙事件实在太丢人,不过也反映出岛内对蔡英文两岸政策的过分紧张与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