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国家的前途,民族的命运,人民的幸福,是当代中国青年必须和必将承担的重任。在实现"十三五"的征程中,各战线各领域有为青年担纲着中坚力量。"出彩90后"、向上向善好青年、优秀团员、团干部在广大青年群体中发挥着示范引领作用,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奋勇争先,砥砺前行。为此,中国青年网在全国范围内选取具有鲜明时代特征、良好群众基础、强烈感召力的基层青年典型,特别推出"青春建功十三五"系列报道,敬请青年网友们分飨。

通天塔下筑梦人周湘虎:从“荒野求生”到航天“夸父”-青年力

  文昌航天发射场工程师周湘虎。本人供图

中国青年网北京9月22日电 (记者 白梦帆) 2016年6月25日,海南文昌,长征七号运载火箭首次发射成功。

距离发射塔架三公里的参观点,欢呼声一片。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工程建设指挥部工程师周湘虎也在其中,他和并肩作战的战友们一起目睹了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

七年时光,从一片蚊虫毒蛇肆虐、沼泽湿地纵横的热带原始丛林到世界一流的现代化发射场,周湘虎和战友们像“钉子”一样执著坚守,终于筑梦成真。

通天塔下筑梦人周湘虎:从“荒野求生”到航天“夸父”-青年力

  周湘虎在丛林中完成工作任务。本人供图

是挑战 是磨砺 是航天人的“荒野求生”

2001年,周湘虎大学毕业,成为一名光荣的航天人。2009年,文昌航天发射场奠基开工,周湘虎主动请缨。

椰林,海韵,碧空,阳光,海南的自然风光让所有人陶醉。初到海南的周湘虎,在工作中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专业技术,也不是超长的工作时间,恰恰就是海南的自然条件。

“我作为单位首批五人小组成员之一进驻海南,迎面而来的是高温高湿高盐雾的考验。烈日晒得全身脱皮,暴雨说来就来,在工地上衣服经常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盐花还分个好几层,像山水画一样。”周湘虎回忆道。

起初,周湘虎和战友住的是临时搭建的板房,一到晚上,就会上演现实版的“动物世界”,铅笔一样长度的蜈蚣悄悄潜入房间,带着毒刺的蚊子攻破层层蚊帐,还有咬人肉的大蚂蚁、比手指还长的大蟑螂、‘嗡嗡’响的大甲虫,周湘虎经常整夜提心吊胆睡不好觉。

“这些还只是‘昆虫世界’,‘动物世界’中最可怕的是蛇。”周湘虎说,“有一次我跟战友在澡堂洗澡,澡堂里钻进来一条眼镜蛇,我眼睛近视,也没看到,幸亏战友眼尖,我们俩拿着树枝把它赶出去了,如果当时只有我一个人在可就真危险了。”

大家熟知的英国冒险节目《荒野求生》也曾到访过海南的丛林,在那片丛林中,周湘虎也经历了属于他的“荒野求生”。为了能尽快完成发射场边界的踏勘任务,周湘虎和战友们只能徒步穿行热带丛林和湿地。7天时间,走了近300公里,沿途被蛇咬过,被蚂蟥蛰过,胳膊上更是被刺划出一道道血印子,脚上磨出的泡也是一个摞一个。

说到最惊险的经历,周湘虎讲道,“有一次我不小心踩进沼泽,身子急速地往下沉,淤泥吞噬了我的小腿、膝盖,很快漫到了腰间。我本能地向外挣脱,可越使劲陷得越深,那一霎那,我想这回是要完了,幸亏在关键时刻战友们三脚并作两步跑上来合力拉,才把我拽了上来。”

迎难而上,方可迎刃而解。仅用1个月时间,周湘虎和战友们就划定了场区的边界围栏,埋下近700个界桩,踏勘土地近2万亩,实现了场区通水、通电、通路,打通了工程建设的“生命线”,为发射场建设顺利展开奠定了坚实基础。

通天塔下筑梦人周湘虎:从“荒野求生”到航天“夸父”-青年力

  女儿为周湘虎揉眼睛。本人供图

是丈夫 是父亲 是心中的团圆梦

开工建设后,作为现场管理代表,周湘虎负责的发射工位是发射场技术最复杂,质量要求最高的工程,项目经费超过5个亿。“我深知肩上担子的分量,那时为了赶进度,我们每天都是工地单位两点一线,白天黑夜守在工地,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晒得黑不溜秋,迷彩服也整日脏兮兮的,就是个标准的‘民工’。”

2011年9月初,周湘虎连续30多个小时坚守混凝土浇筑施工现场,烈日炙烤下钢筋表面温度超过60℃。浇筑第三天,周湘虎突然眼前发黑,当晚双眼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辗转到北京就医,经医院检查,周湘虎因过度劳累和强光照射导致双眼视网膜脱落,左眼已完全失明,右眼若尽快手术能保住部分视力。“医生给了我两种手术方案,一种疗效好但恢复慢,另一种恢复快但风险高。我毫不犹豫地选了恢复快的那种,当时我负责的两座勤务塔已初具规模,工期正步步加快推进,选择恢复慢的就等于选择了退出施工一线,这是我决不能接受的。”

“那不仅仅是一项工作,还有很多感情的投入,不是说割舍就能割舍的。”周湘虎说,他大学一毕业就被分配到了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十几年下来,航天早已成为他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其实我心中既有一个航天梦,也有一个团圆梦。”手术后,医生嘱咐周湘虎回家休养一段时间再复查,借此机会,他才与分居12年的妻子团聚,也得空陪陪女儿。“回家那几天刚好是我生日,吃蛋糕时,我让女儿和我一起吹蜡烛。女儿却说,‘爸爸,怕黑,我不吹’。然后一下子扑进我的怀里,眼泪顺着我的手臂往下流。”对于妻子和孩子,周湘虎心中是满满的亏欠和内疚。

回北京复查前周湘虎跟老母亲告别,“母亲拉着我的手说,‘虎子,等等’。我模模糊糊看见她驼背的身影走进厨房,把几个热乎乎的鸡蛋塞到我手中。母亲看着我这个样子,不停地抹眼泪,放开母亲那双长满老茧的手,我越走越远,一步一回头,母亲在我眼里越来越模糊。”母子连心,也莫过于此。

当他满心期待地到医院复查时,得到的却是晴天霹雳般的噩耗,由于术后恢复不好,周湘虎的右眼裸眼视力0.04,戴上1200度眼镜也仅0.25。“残酷的现实让我难以接受,这期间患尿毒症6年的父亲,用他与病魔多年战斗的经验告诉我一定要坚持。我的妻子做了我的眼,带我散步,为我读报纸,给我讲笑话。”

周湘虎的领导和战友也纷纷发来慰问短信,他的妻子一条条念给他听,“这些字字句句让我想起过去那些并肩作战的日子,我忘不了战友的脚被钉子刺穿仍不下火线的动人场景,忘不了同事出现烂裆却难以启齿的痛苦表情,忘不了大家叫响的那句口号,‘日晒当保健、台风当扇扇、暴雨当流汗,革命加拼命,决胜五百天!’对,我们是军人,是热血男儿,怎能轻言放弃?”

通天塔下筑梦人周湘虎:从“荒野求生”到航天“夸父”-青年力

  工作中的周湘虎。本人供图

是双眼 是信念 是不变的航天梦

带着重拾的乐观心态和一直坚定不变的航天梦,周湘虎回到了日思夜想的文昌发射场。“组织特别关照我,准备安排我到室内做适当的工作。但在我心里,发射塔就像是自己的亲人,我舍不得离开这个倾注青春热血的岗位,一再请求让自己留下。”最终,周湘虎如愿回到了发射塔的施工一线。

然而,一切都比他想象中困难的多。由于还在恢复,周湘虎的双眼又红又肿,一受刺激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他的战友看不下去了,周湘虎就安慰他们说,“我这白饭都能吃出咸味来,就当多撒了把盐,还挺好吃的呢。”

工作中,周湘虎要随时揣着放大镜才可以看清,“我的眼睛几乎得贴着图纸看,当时看几分钟就疼得要命,我就闭上眼睛在脑子里过—遍,记住了再接着看,两个工位摞起来1米多高的图纸,硬是装在了脑子里。”大到外部尺寸,小到钢筋标号,一个个数据就像复印到周湘虎脑子里一样,极少出现错误。

“虽然眼睛不好,但我始终坚守一个信念,视力降了,标准绝不能降。”为此,发射塔近300根孔桩周湘虎都穿着雨鞋、咬着电筒,扶着钢筋慢慢爬下去仔细检查,孔桩黑暗潮湿,又密闭狭小,经常会让人感到窒息,有人劝他别这么拼命,他却说,“自己亲自确认一遍才放心。”

2014年6日,两个发射工位如期竣工并通过验收。一个月后,百年一遇的超强台风“威马逊”从发射场附近登陆,台风来临前,周湘虎和同事顶着大风爬上塔架。“两个塔架累计1100多级台阶,我们每走一步都觉得要被风卷走了,最后硬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爬,一层一层检查,重要设备一个一个确认。”尽管一一确认,台风登陆时周湘虎依旧整晚未眠,台风过后,当他得知发射场的每一处都安然无恙时,他说,“那一刻,我好像看到天边出现了彩虹。”

七年时间里,周湘虎累计检测钢筋达1万5千多吨,混凝土9万多方,钢柱焊缝9千多米,探索创新了12种新型施工技术和工艺,多项成果在文昌发射场建设中得到运用,为国家节省资金近千万元。

通天塔下筑梦人周湘虎:从“荒野求生”到航天“夸父”-青年力

  工作中的周湘虎。本人供图

“习近平总书记说过,‘发展航天事业,建设航天强国,是我们不懈追求的航天梦。’回首这么多年走过的路,我的一生都和航天事业紧密相连,命运虽然给我关上了一扇看世界的“窗”,但也给我开启了一扇通往辉煌人生的“门”。我感谢人生的磨难,它让我变得坚强;感谢神圣的事业,它让我懂得担当;感谢伟大的时代,它让我执着追梦。”周湘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