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当,前天互联网上有个重磅消息发出,想必小伙伴们已经知道了,两高一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联合制定了《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收集提取和审查判断电子数据若干问题的规定》。

宪法学教授童之伟,别再误人子弟行吗?-青年力

这份规范性文件的实质是对电子证据的收集提取作出规范。

众所周知,随着计算机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我们的很多活动电子化、网络化了,比如购物不再用现金而是用第三方电子支付、通讯不再写信而是使用微信、QQ等电子通讯工具等等。

这种状况下,涉及电子数据的刑事案件也就不可避免地出现。比如网络上利用公共信息平台发布的危害国家安全和公共安全的信息(比如涉恐涉黑或者煽动颠覆之类的)。

本人在法学院读书时,当时的刑事诉讼法还未把电子数据单独列为一类证据,然后我就看着老师和专家们为了电子数据属于何种证据争论不已。现在,电子数据有了证据的“名分”,但如何收集提取保管又成了问题。这一点不需要太多专业知识,大家只要常上网,就会知道电子信息不像纸质信息那样稳定,所以取证的方法和程序自然需要另行规定。

但是,有一位教授不是这么看的:

宪法学教授童之伟,别再误人子弟行吗?-青年力

哇哦,违宪嫌疑!好大的帽子!宝宝表示很方。不过呢,向来爱较真的本人似乎觉得哪里不对……老规矩,上法条。

宪法第四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护。除因国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对通信进行检查外,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

是的,童教授,你说的没错,中国公民的通信自由和秘密确实受法律保护,但是,你普法从来只普半条吗?中间那句话您给吃了么?况且宪法第三十三条还规定了任何公民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同时必须履行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义务。通信自由的权利要享受,可相应的义务不愿履行,这样的“好事”哪个国家有?要不,你跟美国政府说说,让他们解释下“棱镜”是啥?

而且啊童教授,两高一部的文件里写的明明白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等有关法律规定”。那刑事诉讼法规定了啥?

第四十八条 可以用于证明案件事实的材料,都是证据。证据包括:……(八)视听资料、电子数据。

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第五十二条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有权向有关单位和个人收集、调取证据。有关单位和个人应当如实提供证据。

童教授,您解释一下那个“自我授权”的梗吧,明明宪法和法律给的授权,到您这里红口白牙一说就成了“自我授权”,两高一部的筒子们哭晕在厕所啊。

哦,原来这教授不懂法啊!但是,为毛我记得这位是法学教授呢?作为法科生,读书时我可是听过童教授大名的。本着以事实为根据的法律精神,我特地拜访了教授的微博,结果看到了这个:

宪法学教授童之伟,别再误人子弟行吗?-青年力

身为华东政法大学的宪法学教授,却连宪法条文都看不完整,给学生上课岂不是误人子弟?看着童教授的学术水平,我真心心疼他的学生。

哦,希望童教授真的只是学术水平不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