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4日,人民日报微信刊载新华社稿件《重大突破!癌细胞,竟被中国医生用小苏打“饿”死了》,一时之间刷遍了朋友圈。

抱歉,“用小苏打‘饿死’癌细胞”很可能只是个噱头-青年力

但其报道内容语焉不详,比方说乳酸为什么能够促进能量利用,注射碳酸氢钠的技术是怎样的,有效率是如何计算的,等等。

@庖丁柳叶刀 于深夜查阅文献,发现这篇报道存在以下问题:

严重标题党,故意不谈应用范围,把肝癌扩大到各种癌症。

该报道末尾,两位专家表示‘如果证实有效,对肝癌治疗来说,确实是一个飞跃‘。查阅作者最新发表的文章(elife杂志英文文章链接:https://elifesciences.org/content/5/e15691),研究对象全部是肝癌患者,标题也注明“肝癌hepatocarcinoma(HCC)”。而对于该研究的突破意义,该报道也只字未提。

eLife digest 提到,肝癌最好的治疗方法是手术切除,但是对于较大的不适合手术切除的,碳酸氢钠疗法可能有效果。这点很重要,癌症如果能“一刀切”,谁还愿意留下癌细胞这么复杂地化疗呢,化疗有副作用并且不能保证彻底根除。该研究的效果是使得癌细胞体积缩小,但是不等于根除,谁也不能确定全部癌细胞都被饿死了,万一有万分之一的细胞改变了代谢途径继续增殖、扩散的话,并不能确保癌症一定能够得到控制。

未能阐明该疗法的基本原理及创新点。

科学发现贵在创新,而科学就是一代代站在前人的肩膀上迈向新的高度。实验对照采用的基础疗法,“动脉插管化疗栓塞术”(TACE),是人工将送往癌细胞的血管中注入化疗药物然后阻塞血管,这样在较为封闭的化疗药物、缺少营养物质供应的环境,对癌细胞生长非常不利。

胡汛等的研究,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了碳酸氢钠来消耗乳酸,使得实验的总有效率从44~66%增加到100%,结论是“Bicarbonate markedly enhances the anticancer activity of TACE.”(碳酸氢根显著促进了动脉插管化疗栓塞术的抗癌效果)。

可见,饿死癌细胞的想法及做法,在动脉插管化疗栓塞术就已经有了该研究的意义在于提高有效率,而不是创造新的治疗方法,更不是“前无古人”地发明“饿死癌细胞”的思路。

其实,“饿死癌细胞”的想法很多人都会有,比如节食、素食等等,但结果往往是人体免疫系统首先受损,识别杀灭癌细胞的效果下降,导致癌症扩散更快,适得其反。癌症对人体的损害不在于它的繁殖,而是癌症繁殖会夺取正常细胞的营养,人体逐步丧失基本生理功能乃至死亡。

未能说明研究成果的阶段意义。

由于目前治疗的病例有限(共77例),eLife digest说还需要更多实验。这方面当然需要时间来证明,但是新闻报道的表述应该用“有望延长生命”之类的措辞而不是“重大突破”“饿死了”。该报道言之凿凿、吸引眼球,却为时尚早。这样不严谨的报道,除了在内行面前贻笑大方以外,对于希望能够抗癌的吃瓜群众可能带来什么问题呢?往下看。

这样一篇报道,声称解决各种癌症,看起来人类对抗癌症要取得决定性胜利了,并且还是中国人,真是扬我国威啊!然而,科学研究往往是经历99次失败才能有1次成功,需要大量经费投入。我国在基础研究领域的科研水平落后于发达国家,近年来,一些领域取得了重大突破,这得益于国力的增长。但是,我们的观念可能还没有迅速改变,仍然对自主研发不够自信,除了忽略就是棒杀——“我们不行”。

境外势力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渗透,除了直接棒杀以外,还有高级黑。比如,故意捧红一个研究成果,尽人皆知,最好让国人欣喜若狂,然后辟谣说它是假的,以此证明“你们中国人就是不行”。

前面已经说了,治疗癌症最有效的方法是手术切除,化疗只是针对无法切除或者担心还有残留的保守治疗。该研究是一种改进的肝癌化疗技术,需要更多实验来验证,更需要其他研究团队的重复实验。

如果像该报道那样,故意把改进说成原创(贪天之功),把肝癌扩大到各种癌细胞(夸大其词),把非手术治疗的局限扩大到任何癌症(故弄玄虚),然后再利用媒体和自媒体,搭上诺贝尔奖颁奖带来的热度和广场舞大妈对于抗癌的痴迷,把研究者捧上天去,成为中国科研的希望……

可是结果呢?可能是爬得越高,跌得越重,使得一些欢欣鼓舞不明真相的群众再次被印证了“中国的科研不行”,贪天之功、夸大其词、故弄玄虚,这些刻板印象对于两位科学家及其团队而言绝非好事,对于媒体日益激化的医患矛盾也绝非好事。

我们衷心希望祖国科学技术日益强大,科研工作者可以不被媒体的棒杀或者捧杀所干扰,专心从事科研,造福人类,为国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