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0日,微软与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正式宣布合资成立神州网信技术有限公司。根据中国电科与微软在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签署的备忘录,中国电科将占合资公司51%股份,微软占49%。合资公司的目标是为中国政府和关键基础设施领域的国企用户提供符合“安全可控”要求的Windows 10操作系统。

有观点认为,通过和境外IT巨头合作,有可能掌握其核心技术,借力IT巨头的成功生态圈加速管理变革并与国际接轨,同时也能够顺应我国政府“保障信息安全、核心技术自主可控”的科技发展战略。但也有观点认为,从长远发展的角度分析,这种做法对于外资企业有利,对国家信息安全来说却存在很大的挑战和隐患。

为何境外IT巨头频频来华成立合资公司-青年力

境外IT巨头合资的目的在于获取高额利润

随着西方经济持续低迷不振和中国经济蓬勃发展,国家又相继出台一系列网络安全和自主可控政策,越来越多的境外IT巨头来华寻找战略合作伙伴,以成立合资公司的方式将品牌本土化,一些产品甚至打进党政军市场。

2012年,EMC与联想宣布成立合资公司LenovoEMC Limited,其中联想占股51%,EMC占股49%,携手进军服务器和存储市场。

2013年,上海兆芯集成电路有限公司成立,上海兆芯由上海市国资委下属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和VIA公司合资成立,注册资本2.5亿美元,研发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X86架构核心处理器芯片。

2014年,IBM通过Open power基金会向中国本土企业开放Power技术,同年,苏州中晟宏芯发布了Power CPU芯片CP1,IBM并与华胜天成合资成立新云东方,2015年,基于Power微处理器以及AIX操作系统的全系列新云东方国产服务器上市。

2015年,惠普公司出售其中国大陆服务器和储存系统51%的股权给清华紫光,并与清华紫光合资成立新华三公司。

2015年,思科与浪潮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其中浪潮占股51%、思科占股49%,业务范围包括网络、数据中心、云服务、物联网等领域的产品及技术。

2015年,重庆市政府与ARM公司在渝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根据谅解备忘录,ARM将和重庆一起,在渝北区仙桃数据谷建立ARM产业生态园,引入ARM的集成电路创新加速器计划和ARM大学计划,通过产、学、研的结合,推动重庆集成电路设计企业快速发展。

2016年,高通和贵州省政府合资成立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并为合资企业——贵州华芯通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贵州华芯通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首期注册资本18.5亿人民币,贵州方面占股55%,高通以技术出资,占股45%。

2016年,Intel公司、清华大学和澜起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在北京正式签署协议,宣布联手研发融合可重构计算和英特尔x86架构技术的新型通用CPU,以满足市场和用户需求。

2016年, AMD公司与天津海光公司达成协议设立合资公司,按照协议,AMD向合资公司提供x86芯片技术许可,合资公司将利用该技术开发只在中国销售的服务器芯片;作为回报,AMD预计可获得2.93亿美元许可费和版税收入。

2016年,9月20日,微软与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宣布,双方筹建的合资公司神州网信技术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根据中国电科与微软在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签署备忘录,中国电科将占合资公司51%股份,微软占49%。合资公司的目标是为中国政府和关键基础设施领域的国企用户提供符合“安全可控”要求的Windows 10操作系统。

……

为何境外IT巨头频频来华成立合资公司-青年力

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的签约仪式

这种以共同组建合资公司的形式,积极推行境外品牌本土化战略,既显示了境外巨头对中国市场的重视,某种程度上也是对中国市场做出的重要让步。但本质上是境外IT巨头在国家出台对自主可控的政策要求下的妥协产物——由于境外IT巨头无法舍弃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IT市场,遂借助合资的方式取得合法身份,减少国家政策和当地社会对外来资本的危机情绪,深度介入蒸蒸日上的中国IT市场甚至敏感行业市场,从而获取丰厚利润。

这种做法虽然对外资有利,但对中国未必有利可图。虽然部分源代码和技术的开放,为我们提供了加快技术发展的机遇,但目前这种浅层次的合作授权模式,难以做到期望的核心技术消化吸收,难以改变核心技术受制于人、信息安全受制于人的现状。

无法掌握核心技术

对于IT产品而言,真正意义上的本地化要求很高,涉及到产品研发、产品制造、供应链、人力资源、品牌、营销管理、市场开拓等多个方面,其中,人力资源本土化和研究开发本土化是最根本最深刻的本土化,也是我们最需要的本土化。而成立合资公司,充其量只是实现了品牌本土化,并不改变国外企业掌握核心技术的实质。

对于国外IT品牌的本土化,目前其绝大部分做法都是向国内企业提供“授权”而非“转移”知识产权,“授权”的目的仅仅在于可供国内企业能够合法地使用国外企业的知识产权,国内企业并不真正拥有该知识产权,因此在核心技术及其发展决策方面,即便合资企业由国内资本控股,国内企业也仍然不具备核心技术及其发展的话语权。

举例来说,微软和中电科的主要合作内容并没有涉及核心技术和知识产权,也不涉及Windows系统内核开发能力培训、以及技术共享和转让。而微软Windows和设备集团副总裁Yusuf Mehdi也表示,“微软将保留所有关于Windows 10的技术知识产权”。

顺便说一下,IBM、Intel、ARM的授权也是类似,国外厂商为了长远自身利益考虑,目前也并没有在核心技术或知识产权上对中国进行开放:IBM在针对Power CPU的对外授权中,浮点运算单元等关键部件是受到美国出口限制的;Intel公司也并不向任何第三方提供X86指令集授权;虽然ARM公司在授权方面相对Intel更加开放,但也在授权同时提供了很多限制性条款,如非永久性授权、授权指令集不得自行修改扩充、被限制使用范围等……

目前信息产业大部分核心技术掌握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中,美国对中国的遏制策略是长期国策,对于真正重要的信息产业核心技术,即使美国企业出于自身利益考虑希望出口,美国政府层面也不可能同意。

过去,国内应用系统生长在国外基础技术平台之上,Intel和微软等国外厂商把基础软硬件做成了黑盒子,导致应用软件研发人员对软硬件底层机理不清,安全无法得到保障。现在,出于国家政策和自主技术越发成熟的因素,国外厂商愿意把部分代码授权给国内,使过去的黑盒子变成灰盒子,以表明开放合作态度。

但事实上,国外厂商的开放只是有限程度的开放,对于一些关键的代码或者说明,很难做到完全公开透明,所谓灰盒子相对于黑盒子仅仅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区别。即便微软全部如实开放源代码,在相关的设计文档和消化吸收的能力未必能得到充分保障的情况下,合资公司很难有能力看懂吃透Windows上千万行的源代码,更不会拥有相应的机理分析、修改与安全保障能力。

信息技术产业技术引进成果不尽如人意

对于信息产业而言,关键是要形成自主创新的能力,而不是单一产品或技术的引进。对于CPU和操作系统这样的高技术产品,其产品或技术的实现以及后续发展主要依赖于自身形成的能力,而能力是无法通过技术或产品的转移来获得的。

事实上,目前开展技术引进的合资或合作公司,大多都没能形成自己的能力,而且在商业上也并不成功,一些公司甚至只能依赖政府输血过日子。

举例来说,与VIA成立合资公司已逾4年,在十二五期间还承接了核高基1号专项获得资金数十亿元人民币,但在自主创新上却乏善可陈——ZX-A是VIA Nano的马甲,ZX-C的CPU核与ZX-A的CPU核一致,都是VIA的以赛亚,而且至今依旧没有设计出自己的CPU核,始终在使用VIA的技术穿马甲。由于CPU核是决定CPU性能、安全、功耗、成本的最重要因素,在设计CPU的过程中,80%以上的功夫都用在CPU核上,日常我们所说的双核、四核、八核芯片,其实是将2、4、8个CPU核的接口互联并集成到一片硅片上。

苏州中晟宏芯发布的CP1也是IBM Power8的马甲,原本计划于2016年完成的CP2至今依旧处于“PPT状态”,并被推迟到2018年。另外,在中晟宏芯在今年3月还爆出欠薪事件。

很显然,这些公司在获得境外技术后的3-4年后,依旧尚未吃透技术,设计出自己的CPU核,只能拿别人的产品穿马甲,原因何在?因为CPU设计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程,要在指令分支预测、寄存器重命名、多指令通路、乱序发射、功能部件、访存性能等方面下功夫。即便获得国外公司提供的全部源代码,但如果没有设计文档和吸收消化能力,也是很难吃透的,更何况国外公司的技术授权还有所保留。

操作系统和CPU同样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程,这里以Linux操作系统为例,Linux已经开源20余年,国内多个单位也基于Linux开发出中标麒麟、银河麒麟、深度等国产Linux操作系统,但Linux内核基本上是国外程序员在维护,本土品牌操作系统厂商至今仍然不敢说掌握了系统的所有细节。

微软与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成立的合资公司会步上述公司的后尘吗?值得深思。

为何境外IT巨头频频来华成立合资公司-青年力

深度操作系统

Windows能多大程度上取代国产操作系统

相对于还处于成长期的国产Linux操作系统,Windows在技术上更成熟,在用户体验上也更好,特别是在软件生态上远远优于国产Linux操作系统。那么,相对于银河麒麟、中标麒麟、深度等国产Linux操作系统,Windows在党政军市场的竞争力到底有多强,能多大程度上取代上述国产Linux操作系统呢?

在讨论Windows与国产操作系统竞争之时,首先要明确一点,那就是这并非两个操作系统之间的竞争,而是整个Wintel联盟和国产CPU+国产Linux之间的竞争。

目前,党政军办公电脑中存量最大的还是X86芯片,X86+Windows,x86+Linux占据了大部分市场,而龙芯+中标麒麟,申威+睿思,飞腾+银河麒麟也占据一定的份额。对于x86+Linux的情况,Windows不存在任何替代的技术障碍。但因为Windows不支持龙芯和申威,对于运行于龙芯和申威CPU的国产Linux操作系统,Windows则无法撼动。

银河麒麟的情况则更为特殊,银河麒麟由国防科大研制,早期版本采用FreeBSD内核,现在的版本采用Linux内核,由于飞腾CPU也由国防科大研制,因此在客观上已经形成了飞腾+银河麒麟的组合。加上国防科大的背景,飞腾+银河麒麟大多被用于军队——日前,中国航天科工二院706所自主研发的“通用机架式服务器”和“台式计算机”以总分第一的成绩成功中标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新一代自主可控计算机”项目,该项目使用的就是飞腾ARM+银河麒麟。

另外,虽然像深度等国产Linux操作系统也是支持ARM的,但由于飞腾不对其他操作系统提供支持,因而很难很稳定地运行,据业内人士分析,内部硬件可能有watchdog,非麒麟系统差不多每30分钟就自动重启。正是飞腾+银河麒麟高度捆绑的特点,对于银河麒麟操作系统,Windows也无法取代。

为何境外IT巨头频频来华成立合资公司-青年力

中标麒麟操作系统

阻碍我国信息安全产业的自主发展

信息技术产品与一般的工业产品不同,信息化产品软硬件之间互相依存,构成了一个庞大的信息产业生态体系。而这个体系中的任何一个点技术(芯片或软件)都不是目的,而是控制产业生态的手段。单纯地采取国外品牌本土化策略,容易造成国外IT生态对国内产业的进一步垄断,反而不利于我国信息安全产业的自主发展。

自2000年以来,中国在基础软硬件方面奋发图强,实现了从无到有的根本转变,填补了很多该领域的空白——在CPU方面有了龙芯和申威;在操作系统方面有了中标麒麟、银河麒麟和深度;在数据库方面有了达梦、金仓;在办公软件方面有了WPS……已经初步具备了自主研发软硬件的能力,虽然没有Wintel好用,但也可以满足党政军最基本的办公需求。

若在此时,放Windows进入党政军市场,国产操作系统相较于Windows如同是让成年人与幼儿同场竞技,最好的结果也是国产CPU+国产Linux只能守住现有阵地,最差的结果则是国产CPU+国产Linux落败于Wintel联盟——由于软件和硬件的高度一体化,龙芯和申威跑不了Windows,这必然导致自主基础软硬件在Wintel技术联盟面前全面溃败,将会使刚刚初具雏形的自主基础软硬件被扼杀于萌芽状态。

事实上,马甲产品在一些人的操作下,已经成功打进党政军市场——根据科技部官网的文章《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础软件产品科技重大专项交流材料》显示:采用ZX-C的联想II代整机应客户要求于2015年底正式交付5800套产品,并将在军队和政府保密系统中进行上千套规模的试点应用。

这对于国内自主企业的发展造成了不利的局面,打乱我国在相关安全领域发展自主可控产业的已有布局,也对真正自主企业的发展造成了市场、舆论以及人才培养方面的极大干扰。

结语

我国自主软硬件厂商经过十几年的积累,已掌握了部分核心技术,建设了初步的产业生态体系,具备了在部分关键领域进行国产化替代以及在部分市场上参与竞争的能力,可以说正处于持续发展的艰难爬坡期。

在这个关键时期,本土国产厂商需要国家对自主产业强化政策和资金扶持,在与国家信息安全相关的敏感部门及关键行业优先考虑采用自主产品,通过财政和税收等手段支持这些企业的科研投入。而穿上国产化马甲的国外产品,则很有可能凭借其技术成熟度和背后的势力抢占党政军市场,扼杀来之不易的自主技术。因此,在笔者看来,一系列合资公司的本质是国外IT巨头打入中国的特洛伊木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