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申猴年春晚在吕导宣布自我宣称为满分后,便正式落下了帷幕,但围绕这场春晚的争论却依然没有结束:无论在晚会开演前的筹备以及预告,还是晚会开幕后的内容,亦或是晚会落幕后官方对待民意的态度与方式,无一不昭显出,春晚,或许会逐渐演变成民意与官方意识形态的拉锯场。

丙申猴年春晚,注定是个不平常的春晚,或许这将成为历年春晚的分界线,在此之后,晚会将呈现出与之前泾渭分明的色彩。

我们首先要明白,在中国相对不完善的话语体系下,普通民众假如想要表达自己的批评建议,靠政治课本罗列出来的诸如信访呀、上门谈话呀等措施,不说是天方夜谭,但要经过的程序,可以磨灭提出批评建议的热情。再者,由于中国人特殊的民族基因,自古有所谓背后的“谤议”的传统,而不愿做那出头鸟、秀林木。

想提出批评建议,必定是有所不满;而当这种不满长期得滋长而得不到宣泄,乃至于回应时,便会利用一种方式,通过一种平台,挑战权威,以其达到宣泄的目的。利用什么样的方式?网络的便利性充当宝剑,隐蔽性成为盾牌。通过什么样的平台?毫无疑问,那便是春晚。

春晚成为拉锯场,有其必然性。

首先,这是一场全民族的晚会,到了今天甚至成为一种新年习俗,在影响力上,无所出其右,这成为官方宣传的最好平台。其次,这是一场由官方主办的晚会,民众潜意识上便将之与官方的意识形态挂钩,晚会就等于政府。那么民众平日积蓄的污水,就等着这个宣泄口,狂涌而出。最后,这是一场富有艺术性的晚会,有名言曰: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艺术具有主观性,即便事对晚会没有理由的破口大骂,污言秽语满天飞,也可以找到心理安慰的借口。民智大开、网络评论形式的发展(如弹幕)也是一个助力。

对春晚的差评,一向有之。那么为什么偏偏说丙申猴年春晚是一道分界线呢?那便是其偶然性,就在于出现问题后,官方处理的方法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

假如民众对吉祥物猴子康康的取笑尚且有调侃的成分,那么面对千千万万个民众在微博上联名推荐猴王六小龄童上春晚而无动于衷,甚至关闭官微的评论功能,最后演变成六小龄童这四字也成了敏感词汇,那么,不管民众在这起事件中有多么激进愤青,不管背后是否有推手在炒作,也不管是否有某可乐公司的利益关系,官方粗暴的解决方法,无疑于厉王毁谤,积怨于民心,相当于亲手给自己埋下一颗定时炸弹。

终于到了晚会上映这天。实话实说,举办这类年终晚会的套路为总结上一年的正能量大事,在展望来年可喜之事,一言蔽之为歌功颂德,古已有之。如诗经中的颂。

但是,由于央视自己给自己埋下炸弹,一切看来顺理成章的事,便被民众骂为宣传“政”能量呀、洗脑呀,加上节目效果不佳,更落了口实。最后当导演高调宣称本届晚会满分的同时,还不忘关上微博评论,请问除了落下一个不知谦虚,不敢面对大众的骂名之外,还有什么?

而官方处理这类差评的时候,没有学会“决而导之”,反而在新闻联播反而粉饰真相,连街边的大爷都说今年的春晚乱七八糟,试问央视怎么好意思称好评如潮呢?

换一句话说,可以说官方是一错再错,从头错到尾。拉锯战场上,表面上是官方导控了舆论,赢得了拉锯战,实际上输得一塌糊涂。可以看出,除了春晚,不可能再出现一种情况使得民意和官方对立如此严重。原本应该是相辅相成的两种导向,却硬要在这个舞台上无硝烟地拉锯,现实比小说还要荒诞。

经此一役,官方对于民意可能会更加讳莫如深,不思如何理解、如何解释、如何引导,而去钻研如何粉饰、如何关闭评论、如何“查水表”。诚然,有些民众的言论确实过激,总是喜欢问候全家,但这并不影响其他人发表正常的言论。官方对民意的不理不睬,难道不是走着《1984》的道路吗?

正是因为丙申猴年春晚有其成为拉锯场的必然性和偶然性,所以在此之后,民众便会以这次为经验与模板,通过春晚这个平台与官方拉锯。

可以预见的是,对于所有人而言,春晚的形式将会大于其内容:官方宣传,民众表达。这猴年春晚,或许就像那只大闹天宫,搅得天上地下一团糟的猴子一样,会不会有一些东西也随之改变?姑且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