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这本书我恨不得抽死黄帝”、“死黄帝,最贱了”、“以身为炎黄子孙为耻”、“打死黄帝”、“我们是小人和坏蛋的后代”以上是一部分读完桐华历史小说《曾许诺》后由感而发的评论。对此我只感到三个字:好可怕!是怎么样的一本小说让我们对自己破口大骂?是怎么样的一本小说甚至让身为炎黄子孙的我们对自己的祖先破口大骂?

我们先了解一下作者桐华,我在网络上找到了一些信息。某百科显示她原居住于陕西汉中,现居美国纽约,美籍满族人,毕业于北京大学,代表作有《步步惊心》、《大漠瑶》、《云中歌》等。曾为努尔哈赤没有成功统治中原而惋惜,自称喜欢写历史文。

因在多部小说中抹黑历史人物,扭曲历史真相,被广大网友声讨。比如在《大漠瑶》中,霍去病成了自私自利,砍杀平民以充军功,偷看春戏的小人,甚至在新浪的采访中直接放话说霍去病85%没有死。

也曾被网友指出试图洗白匈奴,混淆匈奴东侵汉朝的史实,反而说要阻止汉朝东扩,小说中女主角甚至说要“把这个汉家天下搞乱。”

接下来我们说《曾许诺》,这是桐华2011年出版的一本小说,小说主要讲了上古时代蚩尤和轩辕王姬西陵珩的爱情故事。由于近日说要改编成电视剧,但是小说中有明显歪曲历史事实和丑化黄帝的成分,被炒的沸沸扬扬。其实主要的争论焦点在于对蚩尤和黄帝的塑造上,超乎常识的理解的是蚩尤成了有血有肉、大爱大恨的英雄,而黄帝却成了无情无义的小人。

下面是摘取的部分原文。

“不要忘记,黄帝是这个天下最会下棋的谋略家。夷彭一母同胞的哥哥轩辕挥被祝融活活烧死,夷彭等这个复仇的机会已经等了几百年,他会毫不畏死地战斗,黄帝给他的又是精锐部队,祝融神力再高,也会怕死,夷鹏至少有四成胜的希望。”少昊略带讥讽的赞叹,“黄帝十分懂得在什么样的地方落什么样的棋子,连儿子的仇恨都会被他精确地利用。”

少昊说:“战争拼的不仅仅是武力,更是国力,神农在蚩尤和榆罔一刚一柔的治理下,国力强盛,人民富足,贫瘠的轩辕怎么可能和富庶的神农对抗?这两百多年来,你父王使用了无数的计谋,想离间榆罔和蚩尤,但蚩尤狡猾如狐,从不上当,榆罔却像个榆树疙瘩,认定一个死理,别的都不理会。在强盛的神农面前,黄帝东扩的愿望似乎已经不可实现,但只要榆罔一死,情势就会立变。蚩尤行事太刚烈,刚则易折,这两百多年来一直是榆罔的怀柔手段在化解着各方和蚩尤的矛盾,那些诸侯国主们再不满,只要榆罔在一日,他们也只能寄希望于削弱蚩尤的权利,并不敢反叛,但如果榆罔一死,这些人决不会敬服和他们出身利益皆不同的蚩尤·····”

【评:极力塑造了黄帝心狠手辣、诡计多端的形象】

黄帝道:“对神农的诸侯而言,一切承诺都是口说无凭,最好的做法就是让他们看到轩辕族和神农族血脉相融、休戚相关。”

昌意问:“父王的意思是想轩辕和神农联姻?父王想要哪位弟弟去求婚?”

黄帝重重叹了口气,“不仅仅是普通的联姻,这桩联姻和王位息息相关。”

在黄帝的一再催逼下,当秋风将层林涂染成金黄色时,轩辕和神农两族宣布了轩辕青阳和神农云桑的完婚日。因为青阳重伤未愈,仍在归墟水底闭关疗伤,黄帝决定由昌意代兄行礼。

【评:为了所谓的杀伐大业,甚至不惜利用自己的女儿进行联姻】

黄帝双眼惊恐地睁大,所有情报都说蚩尤修炼的是木灵,可是现在他才知道,情报错了,蚩尤是五灵皆具!在激怒悲伤之下,冒着毁灭自己灵体的危险,调集着阪泉之野全部的五灵,五灵固然相克,可是也相生,蚩尤一旦开启了阵门,金木水火土彼此互相吸引,旋风般地汇聚向他。

黄帝感觉身体周围全被抽空,任何灵力都没有了,他只能呆呆地看着蚩尤的灵力如巨龙一般向他扑撕而下。他日日教导青阳,犯错就是死!今日他要用自己的生命再次验证这个道理。

【评:在死亡面前却显的惊恐,试图塑造黄帝一种贪生怕死的形象】

因为人数少,行动迅捷,冲袭敏捷,蚩尤又气势勇猛,犹如猛虎下山,带领着一百来人一会儿冲到左,一会儿冲到右,竟然把轩辕两万人的方针冲得溃不成军,一口气斩杀了两千多人。等轩辕休终于反应过来,控制了军队,下令围剿蚩尤时,他又和旋风一般,刮回了城里。

轩辕士兵对蚩尤的感觉越来越复杂,刚开始他们以为蚩尤是块巨石,只要用力就可以搬走,后来发现蚩尤是座山,根本无法撼动,他们就认为只要战术得当,齐心合力也一定能翻越蚩尤,可无论他们怎么爬,无论他们用什么方法,爬得越高只会发现蚩尤越高,而且蚩尤随时有可能摇身一变,化作深渊,让他们一个个都活活摔死。

【评:与对黄帝的塑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蚩尤的勇猛与果敢】

我还在网上找了一些读者的评论。

很可怕,有人说这是作者的历史虚无主义与逆向种族主义在作怪,一个作者,不去尊重历史事实,而以反思历史为名,歪曲历史;一个民族,没有民族自信心,而是认为自己“百事不如人”甚至连祖先也成了被怀疑的对象,自我矮化,自我否定,排斥自己的文化传统,否认祖先,否认历史。

看过这么一句话,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但不是任人强奸的。所谓打扮,只是从不同的角度或者不同的历史细节上看待历史;而强奸却是以一种生硬的手段逼着人家就范,生硬的篡改历史,故意抹黑历史人物。对与此,我想说我们广大的网民是有分辨力的,我们能够分清楚谁是好的,谁是坏的。

好多人说我们中国人是没有信仰的,我们是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因为没有信仰,总想着胡作非为,因为没有信仰,所以无依无靠,以至于谁也不相信,从而失去了社会道德。我们是真的没有信仰吗?我不觉得信仰是一中不可或缺的东西,真正不可或缺的是归属感,信仰只是归属感的某一种更具象的表现而已。

我们的归属感来自于哪里呢?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我们的祖宗,中国人的宗族观念是很强的,逢年过节我们都要祭拜自己的祖先,我们都知道这只是一种形式而已,但我们还是要去祭拜,其实祭拜不是目的更不是陋习,而是我们在用中华民族自己的方式寄托一种归属感罢了。

我们常说自己是炎黄子孙,我们中华民族有着共同的祖先,我们也就有着共同的归属,我们不仅不会胡作非为失去社会道德,反而我们有着中华民族自己的社会道德。我们的根在炎黄,我们最终的归属在炎黄。

但是现在呢?我觉得桐华的问题已经不是简单的丑化历史人物了,而是企图破坏我们的根,让这种归属感荡然无存。

由此我想到了前段时间的黑黄继光邱少云、黑董存瑞罗盛教、黑花木兰等。这些更像是不打招呼的一脉相承,在某种线条和脉络之下我们的英雄,我们的榜样,我们的归属似乎被“一网打尽”了,冷笑?苦笑?傻笑?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笑。

前段时间看过的一篇文章这样写到,苏联这个庞然大物在一个个英雄的倒下后自己也倒下了。如果说英雄是一个名族的脊梁,那么英雄的倒下无非是被打断了脊梁,是站不起来了,但是起码还是有思想的,可以愤怒,可以抗争的。而我们的祖先倒下了,我们就傻了,甚至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我们将不会愤怒,我们也不会去抗争了,甚至沦为高鼻梁深眼窝的附庸。那时候他们会指着我们的鼻子说:呵呵,一个不会愤怒的民族。我不想这样,我深深的爱着我的祖国,我想在她蒙羞的时候指着自己的胸膛说:我很愤怒!

愿与君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