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浙江义乌一男子从酒店20楼跳下,幸运的是掉到了彩钢棚上,奇迹生还,众人不解。浙江一级特级物理教师列方程计算发现,因为彩钢棚的缓冲,该男子实际相当于从3楼跳下。然而很多跳楼者不会有这么幸运,不但没有绝处逢生的机遇,还遭遇着旁观者的热嘲冷讽,从而加速了他们的生命的结束。

我一直觉得有轻生意向的人是有很强烈的对自己生命的控制的,自主决定生命权利,应该说不会那么容易因为围观群众的三言两语而轻易赴死。这样的悲剧中我们常常去注意和分析围观者的人性崩塌,而忽略对轻生者的心理解读。因此,我把搜集的资料做了简单的分析。

一种情况是,轻生者实际上处于很犹豫不决的状态,害怕面对现实,又害怕死亡带来的痛苦。

这种时候如果他受到他人的关怀和劝告,他就会放弃轻生的念头。但是如果他遭遇了围观者的起哄,他就不再犹豫,决然赴死。已经有轻生念头的人本来认知和情绪方面就是有障碍的了,他人的起哄相当于帮他做了决定,确定了他对现实的逃避和对死亡的倾向。这种情况更多发生在抑郁症患者身上。

另一种情况是,轻生者因为突然而又重大的挫折,整体处于应激状态,冲动地踏上高楼天台,但是同时也受到求生本能的冲击,这个时候只要有人阻止也许就可以让他的求生欲望盖过轻生的念头,冷静下来。

然而起哄和嘲讽成了死亡的催化剂,轻生者情绪更加不安,交感神经兴奋,心慌意乱,手抖腿抖,控制动作的能力下降,也容易被鼓动,围观者一句“怎么还不跳啊”就会让他冲动地纵身一跃。

2011年引起热议的跳楼打赌事件,8月23日,在上海的一个居民区,许多人围观因感情纠纷意欲跳楼的21岁女大学生,有人拍照甚至起哄喊“快跳”,有人说:“她哪是在跳楼嘛,要跳就不会等到警察来。”有人甚至设立了“赌约”:“她肯定不会跳,不信我跟你打赌,跳了,晚上我请你。”就在抱着肩膀围观和起哄的人们来不及注意的一个瞬间,女生从5楼坠落,所幸最终被气垫救回一命。

还有一种情况是,这种应激状态引起的错误认知而导致轻生者选择死亡。人都是有证明和展现自我价值的倾向的,愿意为自己做的决定负责。如果围观者的言论是“要是不跳你就不是个男人”或者“你有本事就跳”,轻生者觉得不跳就会有损自己的尊严和价值,被这种错误的念头占据了认知,做出不可挽回的行为。

2013年3月5日,广州白云区一名中年男子爬上一栋三层建筑楼顶称被同乡陷害欲跳楼。众人围观时有人起哄喊“你跳啊”。该男子对现场记者说,被这么多人围观,就这样走下去,会被人笑话的。他看了一眼没有消防气垫的地方然后跳下。

2015年3月14日,英国施洛普郡发生一起匪夷所思的事件,一名男子爬上高楼,企图轻生。当警方派出谈判人员,劝说这名男子时,一旁观看的人群竟然起哄,不是要这名男子快跳,就是笑这名男子不敢跳。据悉,后来这名男子可能是被激到一时气愤,竟然就跳了下来,命丧黄泉。整起事件把警方也给吓呆了,警方强烈谴责当时在旁边起哄的围观者。这些血淋淋的事实让我们了解到“恶语六月寒”带来的惨痛伤害。

轻生者在听到围观的戏谑言语和看到“观众”的看戏一样的神情,会感觉心凉到极点吧,这样的人世间有什么值得留恋呢?我的生命如此没有存在的价值,我又何必要继续为人性泯灭的群众表演?

“看热闹不嫌事大”,然而事实是事情极其容易因为“热闹”而变大。有人会说不是我把刀架在你脖子上逼你自杀,但是人的心理机制并不是那么强大,很多时候轻生者向死亡深渊靠近了一步,看客的起哄却把轻生者直接推下深渊。生命只有一次,生命珍贵,可看客们却以别人的生命来娱乐,来一饱眼福,这透出了多么肮脏的灵魂,连行尸走肉都不如。

如果事情与你有利益相关,你不会希望起哄导致悲剧发生,即使与你没有利益相关,每个人都是自己生活的演员,没有人可以一直充当看客,请尊重和爱护每个生命吧,那就是在尊重你自己。

当道德约束和谴责不起作用时,我们有必要追究看客的法律责任,比如英国刑法将“帮助、支持、赞同和鼓励他人自杀,或者企图使他人自杀者”作为重罪处理,“可判处不超过十四年的监禁”。或许在人口众多、从众效应强大和道德“跳楼”的中国社会,我们应该对此有所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