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下旬,习近平受邀访美,美国给予极高规格接待,两国元首交流融洽,中美双方均满载而回,两国关系看似其乐融融。但是不出几天,美国军方发言人便就南海问题向中国发难,在国内一片为访美成果叫好的氛围中,此言无异于一记掌嘴。10月下旬,更让中方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在一片警告声中,美军驱逐舰悍然驶入中国岛礁领海。无论官方民媒,对美国的“翻脸不认人”和“反复无常”的声讨都不绝于耳。

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细心的观察者们不难发现,自从2010年以来,每当中美双方抓住一个关系缓和的契机,例如中美互访、经略会谈等,紧接着就会出现一起导致中美关系进一步恶化的变故,比如联合军演、贸易起诉等。在国内,人们往往将这归因为美国为了遏制中国崛起、独拥霸权的见利忘义之举。但一如各式各样的“人们认为”,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数年来中美之间对抗之势愈加严重的根本原因,可以总结归纳为两国间结构性矛盾的深化。

所谓结构性矛盾,简单地说就是利益不对称,即“和你没什么好谈的”。利益对不对称,取决于两国的核心利益和发展战略。核心利益是底线,发展战略是上限,因此只要行为和事件能够不触犯核心利益,并且符合发展战略,那么就是可以接受的。

得益于此,哪怕两国乃至多国间的核心利益和发展战略都不一致,但是只要存在能够不触犯诸国核心利益并符合各国发展战略的选择,那么通过博弈,仍然能够实现利益上的均衡对称。这也是国际合作的根本条件。

而对于中美而言,在客观层面上:中国的核心利益是国内政治社会稳定,发展战略是提升综合国力,在国际领域拥有话语权并占据重要位置;而美国的核心利益是在欧亚非地区上不能出现强大到威胁美国主导下全球贸易的大陆强权体系,这点上深受麦金德的影响,美国的发展战略则是维持其全球核心位置和在各个区域的强力存在。

从这点上看,中美两国的确存在利益的不一致,但是矛盾主要集中在长期上中美之间发展战略的矛盾,双方核心利益并不冲突(80年代末到九十年代,美国曾一度严重威胁到中国的核心利益,为此中美关系在十年内几乎中断),甚至在对苏策略、经贸合作、反恐等问题上存在很多利益契合点。因此,中美从大趋势上是向好的。

因此,从客观角度切入,中美之间实际上并不存在利益绝对不对称的结构性矛盾。但是为什么近年来中美间对抗性变得越来越强,又为什么说中美之间结构性矛盾不断深化呢?

变化之道,存乎一心。中美的地缘特点、战略禀赋都没有变,变的是中美对于彼此的战略认知。也正是因为中美的主观变化,导致两国间本不存在的结构性矛盾由虚化实,成为了两国相处中实实在在的巨大阻碍。

就中国而言,对于美国借交往之机阴谋颠覆破坏我国政权的忧虑早已有之,虽然改革开放后的深度交流一定程度上打消了中国的疑虑,但是在1989年,美国确确实实这么做了,虽然美方振振有词的表示美国是要推行民主,不是推翻中国,但是对于中国来讲,美国试图以民主之名渗透我国,颠覆我国的阴谋形象已经深深烙印。从那中国的掌舵者开始在潜意识中认为,美国的战略中对中国的分裂破坏与颠覆是重要一环,美国的发展战略必然威胁到中国的核心利益,甚至生存。

就美国而言,对于中国的隐忧也可追溯到百年前马汉和老罗斯福的对话,但是真正使美国对华认知发生战略性变化的是中国在21世纪前十年的表现。九一一之后,美国的战略矛头调离中国,中国成功入世,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同时,中国出于发展经济的需要开始积极的促成地区经济共同体,在成功建立了安全意义大于经贸意义的上合组织后,中国与周边国家着手建立中日韩自贸区和中国东盟自贸区。而触动了美国神经的,就是后面这两个自贸区。经济关系的紧密往往象征着政治联系的拉近,美国很容易的将中国正在试图打造囊括的中、日、韩、东盟的东亚经济共同体视作以中国为主导的、拥有21亿人口、高新技术、大量劳动力和最活跃市场、同时排除美国的东亚霸权体系的雏形。这样的东亚共同体一旦形成,触犯的将不仅仅是美国的战略,更是美国的核心利益。因此,美国认为中国的战略意图就是将美国踢出西太平洋,建立属于自己的霸权,这显然是美国底线之下的。

由此,中美成功的“营造”出了双方间的“结构性矛盾”,即双方的战略都危及到彼此的核心利益,甚至双方的核心利益之间也在相互冲突。但是这只是存在于两者意识中的“现实”。

美国的确有可能由于将中国视为在发展潜力与意识形态方面的重要对手而意图摧垮中国,但是无论真伪,这种论调已经扎根在很多国人甚至领导者潜意识中扎根。既然大家都这么想,那么美国战略动机中是否确实有这么一条也不再重要了。而中国在周边建立自贸区的意图也并非是想要挤出美国,不过是试图加强流通、发展经济的务实互助之举,至于美国认为的种种“宏伟蓝图”,不能说中国丝毫没有动念,但是现实已经证明了是狭隘而不可行的,中国的决策制定者又怎么可能幼稚到将如此不着边际、又不周全的战略写进中国外交的行动纲要。而对于美国来讲一样,当美国认定中国“逆心昭然”之时,当美国利用“天安舰”和购岛风波成功挑散中日韩自贸区谈判时,当美国支持菲律宾、越南激怒中国以疏远中国东盟关系时,美国已经给中国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损失,这时中国究竟是怎么想,也就不重要了。

近年来,有关于中美关系的诸多事件,放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分析,都显得无比的自然而然。现在的中美两国相处的基础是缺乏信任的,也是主观甚至幼稚的。相信中国的精英战略家早已意识到:中国与美国的差距绝对不是GDP这么简单,在短期内与美国较量,中国是全面处于下风的;而美国的思想家也已认可:无论经历什么,中国作为一个体量巨大又拥有文化竞争力的大国,其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诸方面赶上美国、超过美国只是时间问题。

美国迟早有一天要和一个比美国强大得多的中国打交道。也就是说,在当下,中国与与美国争高低,几乎是以卵击石,而在未来,美国想要遏制中国成长,也是螳臂当车。如果中美双方能够在这样一个战略高度上客观对待彼此,建立战略互信,那么双方都能少在对抗上浪费很多精力和资源,少走很多弯路。但是“信任”二字,却成了死扣。

信任不过,心魔难破。中美结构性矛盾阴影的上空是互信缺失的乌云。古往今来,逆臣作乱有多少是君主猜忌所逼,与之类似的战略失误又有多少是由于误解导致的主观臆断的后果。家国如此,一人犹是,人无信者,不知其可。

而今,中美关系已经渐入僵局,虽然战争依旧遥远,但是东亚地区局部冲突的阴霾已经显现。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今日的中美关系,就是未来世界大国关系的活教材,作为后来者,除了祈祷世界更美好之外,更应该汲取这之中的经验教训,不使后人而复哀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