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刺耳的刹车声里,中华人民共和国前驻法大使吴建民先生不幸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我们怀着复杂的心情,为他点上一根蜡烛。

吴建民先生曾在中国外交界有着巨大的影响,他虽然走了,但他曾说过的一词一句,又让我们难以忘记。在此特精选大使先生的经典语录,谨作缅怀,并祝大使先生一路走好!

  吴建民大使言论汇总

1.“首先别人要喜欢你”

“软硬都是手段,哪个难?软难。硬,你打我一下我踢你一脚,这三岁小孩子也会,没有难度。讲道理,谈判,软实力,这个很难--首先别人要喜欢你。

你讲的东西别人反感,这哪有软实力?外交,从来大权在中央--哪一件事情是外交部自作主张的呢?没有。大事儿全是中央定的,你对中央有意见不对中央说,拿外交部撒气算什么本事。”

2.要把南海问题留给后人解决

出现矛盾不可避免,我赞成,能不能化解,寻找共同利益,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面,我们要学习小平同志,小平同志是有大智慧的人,你看钓鱼岛问题,我们这代人智慧不够,留给下一代人,什么意思?钓鱼岛为这个问题谈不拢,怎么办?发生冲突,妨碍中日关系大局的发展,对双方都不利。

3.因为毛主席没有准确认识世界,才出现大跃进、超英赶美,大炼钢铁、人民公社。

在《如何做大国?我眼中的世界秩序与中国角色》一书中,吴建民有这样一段话:

1958年毛主席有一句话是“当前国际形势总的特点是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但是后来回过头看,1958年西方世界是在烂下去吗?完全错。美国也好,日本也好,日本也好,大发展的世界,社会主义阵营在全球当中是很小一块,人家在大发展的时候,我们说他一天天烂下去。关键方针出大问题,所以才出现大跃进、超英赶美,大炼钢铁、人民公社。世界看错了,观念放错了,倒大霉。

20年之后,1978年,改革开放之前,邓小平同志去日本访问,考察了日产汽车制造厂,一边看一边和当时中国最先进的长春制造厂比较,一比较下来,人家生产率是我们的几十倍,后来邓小平感叹了一句,说我现在明白了什么叫现代化。这个认识很重要。所以回来之后,三中全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改革开放。到现在不过38年,中国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4.环球时报发文极端,因为眼睛里没有全局,看不到世界大势。

吴建民曾在外交学院有过一个小范围的演讲,主题是“准确认识今天的世界”.然而吴建民演讲当中却跑了题,变成了对他人的指责甚至是攻击。他说,环球时报经常发表一些文章很极端的,去年胡锡进请我参加环球时报论坛,有个开场白,他一上来把这个世界讲得一塌糊涂。我说你们的眼睛里没有全局啊,世界大势你看不到,抓不住主流。

5.中国从未认为九段线内是中国的领海

在署名文章《南海问题:沉住气、全面看、有信心》中,吴建民提到:

近几年来国际主流媒体对南海问题做了大量的报道,炒得沸沸扬扬。好像南海问题已经到了剑拔弩张、一触即发,战争迫在眉睫的地步。有的甚至声称“南海是全球最危险的地区”.然而,在南海分论坛上,各国代表的共识是:这些媒体夸大了南海的紧张局势。

吴建民还表示:有一位域外学者尖锐地指出,美国的媒体歪曲了中国政府的立场,说中国认为九段线内是中国的领海,中国政府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

6.毛主席没提出改革开放,是因为毛主席没有去过西方世界,一辈子就两次出国。

同样在《如何做大国?我眼中的世界秩序与中国角色》一书中,吴建民这样说:

有没有人想过,毛主席、邓小平都很伟大,为什么毛主席没有提出改革开放,而邓小平提出来了?我认为是两个人经历不一样,毛主席没有去过西方世界,一辈子就两次出国,1949年12月去苏联待了快三个月,第二次1957年11月去莫斯科待了一个星期,就这两次。而邓小平16岁去了法国,到21岁离开,这是一个人思维的旺盛期,记忆力很好,看东西观察也很多,所以邓小平提出来改革开放不是偶然的。

7.中美之间不存在矛盾,和平和发展是当今时代的主题。

罗援:民众中有忧患意识,可以理解。新中国成立和改革开放时,我们是想和西方国家搞好关系,最后对我们形成的压力是谁呢?反而就是他们。现在美国还坚持一种冷战思维。奥巴马上台,只当老大,绝不当老二,最近又说美国要领导世界一百年,这是中美之间难以破解的一个结构性矛盾。

吴建民:不要犯时代的错误,杜鲁门主义出笼时世界还处在战争与革命的时代,今天的时代是和平与发展为主题的时代。

罗援:不要忘记小平同志下面紧接的一句话,到目前为止这两个问题一个也没有解决,和平的问题没有解决,发展的问题更加复杂。在这个情况下,我们当然要保持警惕。

8.讲过去忍让,现在要斗争,这个看法我不赞成

吴建民:现在有力量了,要处理这些问题,理所当然,但这并不能改变基本战略,是什么?和平发展。讲过去忍让,现在要斗争,这个看法我不赞成,过去当然有斗争,1989年后,我们跟美国斗得多厉害。

罗援:这涉及如何看待小平同志提出的韬光养晦和有所作为的问题。这两个应放在一块,不能把韬光养晦作为外交战略。这个说法有几种版本,我听到刘华秋同志讲的一个版本,叫“善于守拙,绝不当头,韬光养晦,有所作为”.一个完整的外交战略,应该把这两句话结合在一块,该韬光养晦,韬光养晦,该有所作为,有所作为。比如讲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不能把积极和防御两个词割裂开。

9.遏制中国跟打中国是两码事。

吴建民:今天谁敢打中国,首先这个前提你就没有看清楚。今天战争能解决问题吗?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解决了什么问题?中国现在领土争端问题,通过战争能解决吗?

罗援:他没有做好战争的准备,最后被列强所欺负。

吴建民:以为打就能解决了,这根本是错误的。战争能解决问题?

罗援:反侵略战争能解决问题。

吴建民:现在有谁打中国?

罗援:现在有些国家已经对中国形成遏制。

吴建民:遏制跟打是两回事。

10.中国军事威胁论只是西方一小部分人的观点。

罗援:为什么中国一提出国防现代化,他就说中国军事威胁论?

吴建民:这是一部分人。不要认为整个西方世界的意见都是这样。

西方遏制中国,只是从意识形态出发,并非一致政策。

11.西方遏制中国,并非一致政策。

罗援: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西方国家要遏制中国的崛起。

吴建民:西方有没有人想遏制中国?当然有,从意识形态出发。但说这是整个西方的一致政策,我不赞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