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航母南海集结 黄岩岛再成中美风暴眼-青年力

一度热点已转移至外交交锋上的南海局势近日又起波澜,美国第七舰队指挥部6月19日公布,美军“斯坦尼斯”号航母战斗群和“里根”号航母战斗群前一日在菲律宾海展开了防空、海上侦查和远程攻击的演习,更直言“维护印度—亚太区的安全及繁荣……是美国的国家利益”。西方媒体报道此事时指出,在南海仲裁案即将于7月初公布之际,美国双航母在菲律宾海的演习或是一种提前部署,以应对中国可能使用武力的危险。

这是继4月23日6架部署于菲律宾克拉克空军基地的美军战机飞赴黄岩岛空域展开“海上态势认知飞行”以来,美国在南海海域的最新一次大动作,美国防长卡特(Ashton Carter)也借此再次警告中国称,不要在斯卡伯勒浅滩(中国称黄岩岛)启动填海造岛工程,如果动工“一定会造成后果”,美国与其他国家将“采取行动”。

半年来,美军在南海的各种动作当中,黄岩岛的地位步步凸显,已经成为双方争夺和对峙的风暴眼。3月22日,美国防长卡特就曾在众议院听证会上放话称,将“在军事态势和部署方面”对中国在黄岩岛的填海造地工程作出回应,不会坐视中国军事化这一海域。而自2016年伊始,美国方面多位军事将领反复就中国在黄岩岛的吹填工程提出警告,还有部分“军事专家”坚信,中国将以黄岩岛为基础宣布划设南海防空识别区。而如今美国双航母高调进入南海的举动,无疑是所有这些吹风与提前铺垫一再发展的直接结果。

双航母南海集结 黄岩岛再成中美风暴眼-青年力围绕黄岩岛捕鱼活动,中菲多次爆发冲突(图源:Reuters/VCG)

毋庸置疑,黄岩岛在中国南海所控制的岛屿当中地位特殊,相对远离西沙、南沙群岛的黄岩岛独自构成了中国在南海“铁三角”部署的一极,也是数十万平方公里广袤水域中唯一露出水面的礁盘,如果能够完成黄岩岛机场建设,则西沙、南沙群岛上已经结束的基础设施建设与之相互结合,将形成强大的战略防御体系,确保中国对南海目前控制地区实现有力的军事控制,而这自然是美国所不能容忍的。

然而,南海主权争端时日已久,为何中美双方在这个春天不约而同地同时瞄准了黄岩岛?恐怕真正的谜底仍在于即将公布的中菲南海仲裁案。

黄岩岛在南海仲裁案当中处于极为特殊的位置,首先,它是海牙裁决可能对中国造成最明显负面影响的发力点。菲律宾在南海仲裁案中对中国所占领的9项海上地物的法律地位提请仲裁,由于中方控制岛礁无一符合“岛屿”定义,而只是岩礁或低潮高地,后二者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无法产生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这些岩礁或低潮高地因此只能落入其他海上地物所覆盖的专属经济区及大陆架之内。

9项地物中,黄岩岛因为地理位置远离西沙、南沙群岛,成为唯一的一个无法依靠中方对其他海上地物的主张产生的专属经济区能够覆盖的岛屿。按照中方此前对涉主权问题否决国际仲裁方式的声明,只要中方所主张的岛屿所产生的专属经济区与其他国家的主张存在重叠,仲裁庭就不能作出裁决,但黄岩岛缺乏这一客观保护手段,由此,其地位遭到海牙裁决的直接威胁。

双航母南海集结 黄岩岛再成中美风暴眼-青年力

而与此同时,在裁决合法性很成问题的南海仲裁案当中,黄岩岛恰恰也是将判决的法理瑕疵暴露得最为集中的一个案例。在2015年10月常设仲裁法院作出的有关法院管辖权的裁决当中,明确认为菲方提出的第10条诉求,亦即“中国通过干预菲律宾渔民在黄岩岛进行的传统捕鱼活动,非法阻拦菲律宾渔民谋生”一条完全符合法院管辖权范围,但是,菲方所提出的所谓“传统捕鱼权利”恰恰已经被《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明确否定,而如果依据公约,捕鱼等利用海洋生物资源的活动唯一的法理依据就是该国对附近海上地物的明确主权。黄岩岛附近捕鱼权利直接指涉主权,仲裁庭无权受理。就受理菲方第10条的判断而言,常设仲裁法院出现了明显的法律滥用。

这意味着,对于中国来说,黄岩岛既是南海诸岛当中目前形势最为严峻、最有必要“采取行动”的一个,也是仲裁法理缺陷最为明显,最应当“采取行动”的一个,美国以及其他部分国家据此认为,一旦南海仲裁案结果对中国不利,北京势必首先选择黄岩岛“发难”,而以这种推论为基础,提前围绕黄岩岛展开军事部署以便对中国实现“先下手为强”,就成了指导美菲等国近期南海军事行动的核心方针,并以这一其实并无直接根据的预设为前提,发动了针对黄岩岛的一系列军事威吓行动。

自2013年1月菲律宾提交仲裁以来,这项举世瞩目的中菲南海仲裁案结果公布的时间一拖再拖,不但成了南海局势当中一颗随时可能引爆的不定时炸弹,而且其漫长的等待时间也为各国在南海的军事部署竞赛提供了机会。美军本次参与演习的两艘航母已经宣布将在南海海域驻留到7月初,这正是仲裁结果的预期公布时间,而可以断定的是,在近期这一敏感时段,美菲等国自以为是的“先发制人”只会更多,不会更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