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洗万科董事会”:宝能不过是在为华润唱戏-青年力

华生的第三篇宏文可以不用写了。

长篇大论解释为什么反对大股东,这头大股东已经提案要罢免你。文人的磨叽和资本的凌厉形成鲜明对比。

形势就这么简单:

1、王石在股权上的谋划失败了;

2、董事会重组先于股权重组;

3、股权重组将是华润的独角系;

4、万科归入华润系。

华润已经控盘。这一次要彻底解决自己的地产伟业。

宝能的“血洗董事会”提案,不过是给华润的伟业做铺路石。

① 宝能唱的是华润的戏

宝能这次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提案,来势汹汹:罢免所有董事会和监事会成员。包括万科管理层和华润派驻代表(三个董事一个监事),以及所有独董。

看起来对王石高管层和华润代表一视同仁,都不留情面。其实是给外面做的样子:我只代表我自己。

作为追求全身而退的角色,宝能此时肯定不想挑事,而是利益交换。

之所以追求全身而退,三个原因:

1、万科强力阻击,毕其功于一役的战法失败;

2、保、银、证三会核查资金链,监管风险凸显。

3、华润进场。

宝能的战法,必须速战速决,生米煮熟饭。久拖则成患。但以上每一条,都让宝能风险骤增。

前海人寿2015年万能险的利息支出:38.35亿,同比增170%

最根本的还是在于宝能混合杠杆的资金链。高成本的银行信贷和万能险,以及平仓压力,并没有消除。

以姚振华的性格,敲门万科时,必然征询过华润意见。这是他强收万科的心理保障。华润中途进场,击垮心理防线。

同时与万科和华润为敌,宝能吃不消。所以华润进场那一刻,宝能就在考虑退路。这是最优策略:规避进一步风险,利用两方矛盾要求对价。

这时的取舍也简单:王石不会考虑自己的成本和退路,也给不起对价。只有选择华润。后者对股权有诉求,有钱、想收。加上比王石好得多的沟通基础。

私下如何谈的不知道。但华润既然明牌,宝能只需配合。

所以宝能反对万科重组和此次提案罢免董事会,都可以理解为华润的意图。

② 华润提速,已不在乎短痛

华润在万科股权争夺战前后的变化,相当之大。个中缘由不臆测。

历史。华润十几年前就考虑过控股万科,并做出了方案。当时被王石以小股东反对作罢。此后华润的“地产帝国梦”一直没放下。这是华润长期重视的战略性板块。

至少从傅育宁公开表达“这合适吗”的时候,已经明确了对万科深铁重组的反对。之后曝出华润洽购宝能所持股份,已经是在表达控股万科的意图。

这时王石高管层没有做任何实质或面子上的关系补救,而是强硬以对。不但把华润激怒,而且加速了华润解决此事的步伐。

(当然,王石可能从第一次求救华润时,可能就预判了华润与宝能有“默契”。在后续运作重组时没给任何一方留余地。)

万科深铁重组对华润的直接影响是,没法跟宝能压价了,本来华润是利用王石与宝能的矛盾进来收场的——完美的布局。

强力、快速引进深铁,是王石对华润和宝能的共同反击,没留余地。华润也就不留退路,一次战斗解决所有问题,不可能再拖。此事的中间方协调,基本无用。

此次万科股权之争,让华润愈加认清,对万科管理层和股权的问题,晚解决不如早解决。不再顾忌地方关系和舆论看法。夜长梦多,只会增加整合成本。

坊间已在关注华润置地的全国战略调整,或为后期与万科做整合做准备。地产伟业大幕将启。

华润否认提名吴向东做董事长,只是现在没提名而已

在万科的管理层重组上,华润很可能已经准备了几个预案:郁亮方案、万科内部提拔方案、华润入主方案。

毕竟,要解决的是长期问题,不在乎短痛。

③ 撕逼告一段落,接下来是“华润时间”

万科股权之争,各方吃相难看,却是以市场化方式解决公司纷争的经典案例。大股东华润,其心虽叵测,但充分利用了资本市场规则和监管政策。至于摆平宝能,虽然是在二级市场之外,仍是以市场方式为主的利益互换。

红色央企,静若壁虎,动如鳄鱼。走到今天这一步,已尽在掌控。下半场,进入“华润时间”。

宝能提案的临时股东大会,作为普通决议,只需要出席会议的股东中过半数表决通过。宝能和华润合计近40%的表决权,已胜券在握。

接下来的董事会重组和股权重组,就看华润的地产布局。

④ 戏过半场,做个小结

1、管理层重要,但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房地产扩张周期结束,资本对经理人的依赖直线下降。

2、华润要解决长期问题,不在乎短痛。之前已感觉到管理层对公司所有权的觊觎。

3、宝能的资金链。地产、贷款、万能险。举牌万科既为扩张,也为自救。此事未结。

4、王石追求的内部控制权,是与所有大股东为敌。期间病急乱投医,犯了很多大忌。

5、此案中的王石与宝能,都值得单独一说。很可能戏份都未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