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1日,《炎黄春秋》前主编黄钟和洪振快起诉退役军人郭松民侵犯名誉权案在北京宣判。此案因涉及到我党我军的抗日战争史,中国人民解放军及其先辈八路军、新四军的荣誉,和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与言论自由等诸多敏感话题,而受到军内外普遍关注。

前世今生:反动贴文是祸源

案件最早可以追溯到十年前。2005年初,海外某华文媒体出现题为《被吹得天花乱坠的狼牙山五壮士的真相》的反动帖文,之后传入国内论坛、微博。

2013年8月29日,广州市一张姓网民援引反动贴文的内容,发布信息称“狼牙山五壮士用手中的枪欺压当地村民,致当地村民不满。后来村民将这5个人的行踪告诉日军,又引导这5个人向绝路方向逃跑。”此严重不实信息发出后,当地警方迅速将其抓获,并依法予以行政拘留7日。

9月9日,为表示对广州警方抓人的不满,时任《炎黄春秋》执行编辑的洪振快发表《小学课本“狼牙山五壮士”有多处不实》的文章,以示声援张姓网友。

2013年11月号《炎黄春秋》刊出《“狼牙山五壮士”的细节分歧》一文,署名为《炎黄春秋》两位执行主编洪振快和黄钟。文中尤其注重狼牙山五壮士有没有吃群众萝卜这一细节,用了800余字进行描述,还专门起了一个醒目的标题“‘五壮士’是否拔了群众的萝卜?”公开高调把狼牙山五壮士说成欺压老百姓的坏人,把侵华日寇说成是为中国老百姓做主的正义之师。

11月23日,《“狼牙山五壮士”的细节分歧》一文被认证为“某杂志首席编辑”的鲍迪克在微博上传播,同日,微博认证为“学者、作家”的梅新育转发鲍迪克微博并评论道:“炎黄春秋这些编辑和作者是什么心肠啊,打仗的时候都不能拔个萝卜吃?说这样的作者和编辑属狗娘养的是不是太客气了。”微博认证为“某杂志研究部主任”的退役军人郭松民也转发并评论“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不动这帮狗娘养的就是笑话。”

随后,双方就洪、黄两人是否是“历史虚无主义”和郭、梅两人是否侵犯对方名誉权进行数月的微博争论。

12月19日,洪、黄对郭、梅两人寄去律师函。郭松民发表微薄表示不会放弃立场:“今天收到《炎黄春秋》编辑和作者的律师函,威胁要起诉。这不是自认自己在搞历史虚无主义,且是狗娘养的吗?我坚持这样的观点:搞历史虚无主义就是狗娘养的。《炎黄春秋》就是搞历史虚无主义的大本营。静候起诉!”

2014年3月11日丰台区法院针对洪振快、黄钟起诉梅新育侵权案立案。4月4日海淀区法院针对洪振快、黄钟起诉郭松民侵权案立案。并计划分别于6月3日、4日分别开庭,但郭松民、梅新育以举证为由均要求延期开庭。

2015年5月12日下午14时,洪、黄起诉郭松民“侵犯名誉权”一案,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13日上午,两名原告以同样理由起诉梅新育一案,在北京市丰台区法院开庭审理。经双方一系列举证与辩论之后,法庭宣布将择日宣判。

5月13日晚,洪振快在微博上宣称:“今日庭审,对被告梅新育及其代理人的说辞,逐条严词驳斥,以绝对优势压制了对方的狡辩。庭辩可说大获全胜。如果如此庭审结果都不能胜诉,那就无话可说了!”

7月24日上午,“维护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授权仪式”在北京举行。“狼牙山五壮士”的后人,葛振林的儿子葛长生,宋学义的儿子宋福保,狼牙山五壮士所在连连长的儿子、解放军“狼牙山五壮士班”第20任班长刘宏泉专程来京,对《炎黄春秋》前执行主编洪振快恶意诽谤损害他们父辈名誉的行为,授权北京赵晓鲁律师事务所赵小鲁代理诉讼、昆仑策研究院王立华协助,双方郑重签署了授权委托书。

舆论态度:社会各界一边倒

法院针对郭、梅两人侵权的立案消息一出,舆论哗然,一时间很多不明真相的网友对海淀区、丰台区法院进行了大量的指责,在及时的疏导下,舆论的主战场转移到了针对《炎黄春秋》杂志和洪、黄两人的批判上。

众多微博大V齐骂洪、黄两人“狗娘养的”,并请求被告,称:“因此事被起诉是极大的光荣。”广大网友也对两人和所在的杂志进行了大量的口诛笔伐。

笔者翻阅洪振快实名认证的微博,其数条微博上千条回复中,竟未发现任何一名网友对表示对其行为支持,有网友甚至调侃道:“看到大家都在骂你,我就放心了。”

2015年5月13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守护英雄铸就的精神坐标》,文章指出:一段时间以来,一些人下起了“解密”功夫、做起了“翻案”文章。于是,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言论不时出现:邱少云在烈火中一动不动岂不违反生理学?黄继光的胸膛怎么可能挡住机枪的疯狂扫射?个别人甚至不惜制造“狼牙山五壮士欺压村民”“刘胡兰被乡亲铡死”之类的谣言。把解构先烈当时髦,以调侃英雄为能事,不遗余力将我们民族的正能量符号污名化,这种歪风邪气,好比精神世界的雾霾,挑战正义良知的底线,冲击社会的价值判断,扰乱人们对历史的正确认知。

5月14日,南京军区《人民前线报》发文《诋毁革命英烈,试问全军官兵答应吗》,文章表示:现在,有人恶意向这些英烈身上泼污水,想用所谓的“细节考证”来抹黑革命英烈,想用所谓的“历史质疑”来诋毁革命英烈,想用历史虚无主义的手法来彻底否定革命英烈,以此想摧毁军队的精神高地和军人的神圣偶像,进而动摇整支军队的成长根基,试问,全军官兵能答应吗?

此外,求是网、中国军网、观察者网、独家网、昆仑策网等多家媒体也发表相关文章进行批驳。

案件结果:历经曲折终获胜

法庭之上,原告与被告双方唇枪舌剑,其核心焦点是被侵犯对象的“主体”资格的认定,以及案情产生背景的因果联系。

原告向法庭指控:被告的言论已经严重侵犯了当事人的“个体人格”,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条和第一百三十四条之相关规定,被告必需承担“名誉侵权”的相关法律责任。

而被告则反驳:无论是作为个体公民,还是作为研究学者以及退役军人的身份,都有权揭露和批评有违历史事实的错误言论,都有权对“历史虚无主义”的错误行为进行针锋相对的批判,就算言语过激也尚属情理之中;何况原告只是笼统地用“狗娘养的”一词谴责“历史虚无主义者”,并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被告有具体指向原告个体的言行;如果一定要认定被告侵犯原告的“名誉权”成立,那原告就必须首先自己承认并经司法机关正式认定原告属于“历史虚无主义者”,具备“抹黑英雄先烈”的“个体资格”.

同时,被告的辩护人,军队退休干部王立华提出:《宪法》第五十三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尊重社会公德”.约定俗成的社会公德核心内容之一就是不能玷污为国牺牲的革命先烈,不能妖魔化为民族献身的民族英雄。而洪振快等人,恰恰在这方面丧失社会公德底线,肆无忌惮地解构和妖魔化几乎所有的人民群众公认的英雄模范,造成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和恶果,属于严重违法行为。

12月21日上午九点半,海淀区人民法院对郭松民因维护狼牙山五壮士名誉引起的名誉侵权案宣判,黄钟、洪振快的诉讼请求被驳回。黄钟,当庭表示不服。黄钟说我也是学法律的,质问法官,这个法庭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庭还是中国共产党的法庭,为什么在判决书中多次提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法官回答他说,法庭上悬挂的国徽,已经清楚回答了你的问题。

一些学者表示:鉴于此案的深层背景及其延伸方向,或将促使这场普通而又特殊的审判演化为“依法治国”的经典案例。

无论是从判决结果,还是舆论导向来看,是非公理已自在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