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归之后不后,我母亲的一位大学同学从香港到北京来旅游。自从大学毕业之后,她跟我母亲已经阔别三十年之久。为了接待好她,母亲让我请了两天假,给她们老姐妹几个当司机。就是这两天,颠覆了我对香港的印象。

那位香港阿姨到每个同学家里都要大大的感叹一番住房多么宽敞,一百平米出头的住宅被她称为“宫殿”.一开始,我以为她是客气和恭维。因为那时候我脑补的是所有香港人都住在半山腰的豪宅里,有车库,还带游泳池。但她却告诉我们,对香港人来说,“千呎”,也就是一千平方英尺的房子就叫豪宅。(大约90平米,刚刚大于大陆经济适用房的标准。)

我没来得及深问其中原因。事后我给我自己找辙:香港人均收入辣么高,为毛住房不够呢?应该是地不够。结果我很快就被谷歌地球给打脸了:在谷歌地球的卫星照片上,香港有大片的绿色,地一点都不缺。

这个故事完全不符合逻辑啊朋友们。一个城市,明明有地,明明有钱,为啥住房会不够呢?难道是我老妈的同学晃点我?为此我下了好大功夫考察这件事。得到的结果可以用以下两个图片来概括:
香港如何摆脱困境?-青年力

香港如何摆脱困境?-青年力
全香港住宅用地不到7%,绿地、湿地等加在一起几乎有三分之二。香港“空着”三分之二土地的同时,有十万人住在那样的“笼屋”里。我知道环保很重要,但如果香港人拿出三十或者哪怕五十分之一的“空地”,盖成房子,是不是大家都能住的更好呢?为什么香港人不肯这么做?

相比之下,内地怎么样?咱们也有“北漂”、“蚁族”的“无房”群体。但这些所谓“无房”的人,也不过是在大城市才“无房”吧?“蚁族”们蜗居在北上广的斗室里,是为了更好的发展空间。绝不会像香港的笼屋人那样,除了那块巴掌大的地方之外没地方可去。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我个人只能说,这是因为香港缺少共产党的领导。因为把持香港社会管理权的是香港财阀集团,不是共产党。资本以谋取利润为目的,不像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社会那样,以全社会共同发展为管理目标。地产商要利润,就不可能为底层人民群众建足够的保障性住房。

这个问题在香港经济发展层面也有体现。很多人说,香港经济风光不再是回归和改开造成的。因为回归和改开,香港不再具有当年那种大陆唯一出口的有利条件了。但九十年代后期到现在,大陆有多少原先不发达的地区发展起来了?香港的基础难道不比这些地方好吗?为什么落后的地方能得到发展,香港反而不行?

香港经济发展困局的根源,绝不在大陆改开上。相反,大陆经济规模发达了,香港本来应该能从中获得更大的好处。为什么普通香港人感受到的反而是多少年收入不增加,是眼看着大陆人越来越富,从“穷亲戚”变成“阔游客”?

笔者觉得,这个问题要从建国初期说起。

因为抗美援朝的关系,从建国之初,中国就遭受整个西方世界的封锁。在当时,初生的新中国政权在对外经济交流方面只有依靠香港的红色资本家。香港是中国对世界唯一的窗口。香港和香港的资本家在那时候一直是中国共产党的朋友,是中国共产党可以依靠的重要力量。

因为历史上良好的合作关系,中国共产党在收回香港主权的时候,就最大限度的依靠了香港资产界的影响力。香港资产界也在很大程度上以善意回应了中央的期待。

中国共产党是念旧的。于是在香港回归之后,党在政策上对香港资产界就有很大的倾斜,让为祖国统一做出过贡献的香港资本家们获得很多的回报。但因为资本自身的属性,香港资本界把谋取利润当做了第一目标,而不是谋求香港发展。同时,中国共产党许诺香港在50年内高度自治,也给了香港财阀很大操作空间。

一切因素汇集到一起的结果,就是香港资本集团在回归后的十几年时间里赚得盆满钵益。但香港普通群众的生活水平却难以提高。居住在狭小的蜗居中,多少年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平无法提高的香港底层人民,想要表达表达自己的诉求却没有渠道。

这部分香港群众,他们反对的实际上是香港财阀集团自私自利的发展模式,不是中国共产党。他们希望改变生活现状,而不是要分裂祖国。但他们的不满情绪很容易被“占中”者裹挟,成为“占中”反华者所谓的“民意基础”.

讲到这里其实已经很清楚了。香港民众希望改变自身生存状况,这跟党的执政理念并没有矛盾之处。但党在香港却缺乏现实层面的影响力,因为党管理香港依靠香港财阀集团。因为党在香港没有基层组织,不能将香港普通民众组织起来,通过正当的渠道争取自己的权益。

党在香港没有战领思想领域,没有把影响力渗透到香港基层群众中去。结果就导致一群反华的宵小之徒乘虚而入,以空洞的口号裹挟了香港群众。在中国政府的层面看来,就是“占中”愈演愈烈,屡禁不止。

想要改变这种情况,方法其实就在眼前:依靠拥护祖国统一的香港人,在香港建立党的外围组织。用这样的组织去整合香港底层民众,向他们宣讲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改变香港。告诉香港普通民众,在香港经济发展这个层面,党和香港民众的诉求是相同的。让香港人明白,只有党才能推动香港发展,改变香港经济停顿的现状。用群众路线,从根本上瓦解反华“占中”者用欺骗手段裹挟来的“民意基础”.

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再怎么揭露“占中”者分裂祖国的丑恶嘴脸,都不如直接瓦解他们靠欺骗手段凝聚起来的“民意基础”.只要能找到适当的方法,让香港底层民众表达自己的诉求,解决香港民生发展方面的问题,就能让香港普通民众紧紧团结在党的周围。“占中”反华者赖以生存的空间就会消失。港独的末日也就指日可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