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安生谈天下(十六):厚积薄发-青年力

调整经济增长方式,减小贫富差距,减少对海外市场和资源的依赖。

周期性的性的经济危机或者长期的萧条是市场经济天生的特点,无法避免。经济危机或者萧条时期,经济规模就无法达到潜在产能,大批人口失业,必然出现政治动荡。

对此,资本主义国家的解决方案主要有两个。第一是开辟海外殖民地,向外输出商品、资本和多余的劳动力,向内输入利润,转嫁危机。第二是周期性更换担任政府首脑的代理人,让任期内出现经济危机的政府首脑成为替罪羊,让社会底层把怒火倾泻到执政党和领导人个人身上,而不是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共和党任期内出现经济危机,共和党下台民主党上台;民主党解决不了资本主义内在故有矛盾,过四年再把位置让给共和党。总之,资本主义制度没有问题,是总统个人能力和政党的问题。

中国显然不能效仿西方国家的方式解决或者掩盖问题。

由于市场经济存在马太效应,必然出现贫富分化,潜在产能与有效需求之间必然存在缺口。贫富差距越大,有效需求相对潜在产能越小,市场经济的固有矛盾就越尖锐,经济周期的波动性便越大,对社会稳定的影响也越大。为了实现足够的就业率,维护社会稳定,越需要输出资本。

在资本输出不畅的情况下,便有必要压缩贫富差距。与改革开放初期不同,中国目前的经济困境,一是资本过剩,二是有效需求不足,所以需要向外输出资本和商品。两者的原因都是贫富差距过大,极少数人有太多的钱不知道该向哪里投资,绝大多数人没有足够的钱支付消费品。如果能够调整收入分配结构,就能极大缓解就业压力,也不必向外输出大量的资本和商品。

为此,有必要推进社会主义分配制度改革,消除贫富差距,改善多数人的基本生活水平,使多数社会劳动者生活水平提高的速率与经济发展保持一致,避免少数人聚敛过多财富,降低经济危机的风险。通过缩小贫富差距增加内需,减少就业率对出口和投资的倚赖。为此,应增加必要的社会福利供给,生产生活必需品(所谓刚需商品)应由国家控制,不能完全交给唯利是图的资本。有必要进行税收改革,用财产税和遗产税替代消费税。使社会金字塔顶层而不是金字塔底层,成为纳税主流。使金字塔形社会逐渐像扁平形社会过渡。

社会主义国家采取市场经济是为了在生产力相对落后的阶段发展生产力,而决不是为了拉大贫富差距,培养在经济上对立的社会顶层和底层。一旦贫富差距拉大到一定程度,社会上既有乐于为美国金融资本服务担任代理人的顶层精英,也有对社会充满怨气不知道发泄方向的底层,美国就很容易发动颜色革命。台湾的反服贸运动运动也好,香港的占中也好,都离不开大多数年轻人就业困难,薪资低下的大背景。如果不能抑制、削弱日益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充满怨气的社会底层很容易被境外势力蛊惑,社会便难以稳定。

增加军事科研投资,推动科技创新。

第二次工业革命前的时代,还有出现科学怪人的可能。到第二次工业革命之后,工业分工越来越细,投资越来越高,高科技产品的研发就全部是政府主导的了。实际上,政府主导,军工企业研发,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之中就有雏形了。最典型的是德国政府和克虏伯之间的关系。

与美国的宣传不同,美国的创新不是来自企业,而是由国家指导,具有高度计划性。美国科研创新体系可以分为三层:第一层是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DARPA(美国国防部先进研究项目局);第二层是通用电气、洛克希德马丁、波音、诺格、雷神、通用原子能、通用动力和各大国家实验室;第三层是苹果、微软、脸书。

美国的技术创新体系是一个完整的体系。计算机、核能、互联网等技术,都是起源于美国军方的技术。晶体管则诞生于贝尔实验室。脱离了前两层指导和开发的基础型研究,第三层的创新就是无源之水。

中国的科研创新也应该借鉴美国的模式,应以军用航空发动机、高性能芯片等高科技军工产品为核心,带动工业水平全面升级,提升综合国力。

加大对热核聚变等新能源技术研究的投入,维护能源、粮食安全,争取在新工业革命期间彻底颠覆美国的霸权。

随着工业化发展,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越来越高。中国输入境外石油资源,要么来自海上,要么来自俄罗斯等前苏联地区。这显然不利国家安全。一旦大陆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美国完全可能从海上封锁中国的石油运输线。那时,中国的石油需求缺口将完全仰赖俄罗斯等前苏联地区。这些地区属于俄罗斯或其的势力范围,表面上看有多重选择,实际上只有一个选择。那时,中国将非常被动。

工业化社会中,石油是能源、工农业的基础。控制石油就能控制货币和粮食( “石油农业”已经成为全球农业发展的主要模式),控制货币和粮食就能控制所有人。美国统治世界的关键在于美军控制中东,控制石油,间接控制世界,而不必像英国那样直接驻军。其它大多数国家如果不想回到第三次工业革命以前的时代,就要屈从于美国。

要成为一个独立的大国,能源和粮食必须能够自给自足。能源安全和粮食安全对国家安全的意义不亚于军队。粮食安全很大程度上也仰赖于能源安全。没有能源安全,即使有现代化的强大的军队,也难以长期作战。一旦遭遇封锁,能源禁运,那么国家的战争能力将迅速下降,甚至土崩瓦解。

从国家安全和全球战略的角度看,即使美元恢复强势,全球能源价格下跌,中国也决不能放松对新能源技术的研究,对热核聚变等新能源技术研究的投入只能加大。

进一步考虑,在下一轮工业革命中,如果热核聚变取代了石油,那么美国目前的统治模式就将失效。生产力发展是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工业革命时期新能源、新技术层出不穷,原有技术优势不复存在,是潜在的全球霸主发生变更的时期:英国成为日不落帝国的动力来自第一次工业革命;美国取代英国,与第二、第三次工业革命密不可分。以目前的科技水平,中国很难彻底挑战美国的霸权。中国挑战并颠覆美国的霸权,必须借助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时机。

为此,中国有必要加大对新能源技术的研发力度,争取在新工业革命时期处于领先主导地位,彻底取代美国的霸主地位。此外,考虑到月球上丰富的氦3资源是未来热核聚变技术的燃料,中国应积极发展探月工程,提前为将来武力争夺月球上的氦3资源做好充足的技术储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