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文人公知及其追随者们,大概一看到这个题目就要暴跳如雷。他们一直都是浮躁的很,根本就不考虑即使墙倒,也是先把他们自己砸死了。这可不是骂人哈,真有这种可能哩,你墙里一伙墙外一伙很容易出事故的。再说么,我辈信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看重自己的名节,怎么着也不肯把自己降到如公知那么下作的档次:天天高举着“民主·自由”的牌子却只会干嚎几句西方已烂了尸的“普世价值”,要么就是堆砌一些发泄仇恨的句子,拿不出一点有用的理论;而对于有不同观点看法的又总是咬牙切齿地诅咒辱骂,自己先把“民主·自由”的脸打得啪啪响。

公知玩的“民主”很弱智,“自由”很无耻-青年力

且说这文人公知的“民主”为何弱智。其实关于这方面,多年来一直有我们真正的马列毛主义同志在揭露和批判。为省篇幅咱就不去大段摘录和阐述,只作一点补充,就是说:“公知”们本身就是一个弱智的群体。为何?话一说破就非常好理解。这么多年了,公知们除了原原本本反反复复翻弄着西方那些个“民主”“普世价值”的破铜烂铁,可曾拿出过一点新鲜的属于自己独立思考结果的“理论”?没有,从来没有。而西方那些个霸道“民主”,世人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传到那里就给那里无尽的灾难。伊拉克、南斯拉夫、利比亚、乌克兰、叙利亚等等。

公知们原以为,朝廷里有那么多同盟者,身后又有美国主子撑着,克日实现西式“民主”不在话下。可是没想到这儿老在原地踏步,于是气得经常发狠话,“让美国来保护中国”,“民主了杀你全家”这样的话也公开说了。

其实这就是公知弱智的表现。首先他们就不懂中国顽劣难改的“官性”——能上不能下。凭什么?“民主”了我“坐”哪?你们(公知)是同盟军没错,若非因为你我同一阵营,会给你们那么高的待遇?会纵容你们“污毛反共”?会由着你们做汉奸?

但公知不懂这个——弱智么。其次他们还不懂“特色”。按理说任何国家或地区政治经济道路都有自身的特点,不可能有两个完全一样的模式。因此“特色”语录本来是一句废话。就是这么一句被当成了“真理”的废话,尽管公知们都有着很高的学历,却没有弄懂的。要我中华复制美国的“宪政民主”,却不知历史背景和时代环境、人文社情等无一样复制得了,强行照搬美国的所谓“民主”,必将搅得天下大乱血雨腥风。当然公知不在乎这个,就盼着我中华亡国裂土。可是公知却不懂大乱之时他们自己也性命难保,很可能战事一来先被除了“奸”;有幸不过就是跑去美国做奴才——可是何不现在就直接去了——省了在这里没完没了地折腾?说白了众多的弱智公知还只能在“特色”下活得这么滋润,过去了只怕生活来源都难找;再说美国主子给的任务岗位也在这边。

公知之智最大的“弱”,是不知道自己的“蠢”而以“精英”自命之,认为自己比任何人都高明,所以就总是拿着从西边地里捡来的垃圾玩“忽悠”。起初因为一些五花八门的“砖家叫兽”的名片,着实迷惑了不少人。尤其几个善用“温水煮青蛙大法”的直到现在还被不少人看好,如资老太这样的。概因其贩卖西化意识时不同于其他弱智那么激烈。

时间长了,公知“忽悠”的本事不但没见长进,还把自己“忽悠”到臭不可闻,象茅于轼、袁腾飞、贺卫方这样的在人民大众眼里都早已成了垃圾。拿出的文章或演讲如初中差班生的作文,逻辑混乱文理不通不说,且造谣污蔑加辱骂泄恨无所不用,充分显示出他们的反动本质和弱智无耻。

这还不够,公知们本事没有却在祸心下包裹着天大的野心。他们认为,只要实行西式的人手一票所谓“民主”,天下就是他们的了——或许觉得有美国主子撑腰就稳操胜算。这是多么地弱智啊!凭着几篇初中水平的文章或演讲,凭着跪舔西方认贼作父的德性,凭着无耻得没有底线的话语,“救美国就是救中国”“告别革命不如告别大一统”“衔石成痴绝,沧波万里愁——为汪精卫辩护”“当兵要当美国兵”“不要用我交的税造航空母舰”“假如日本统治中国中华民族将更壮大”“爱国是一个邪恶的字眼”“让人家来殖民三百年”,等等等等,无耻的话语太多太多了。

再没有比这群公知愚蠢的了——民间称“弱智”实际上就是“愚蠢”。公知们就不想一想,就算实行人手一票了,凭着一个个汉奸嘴脸的德性,试问,有良心的中国人会把票投给这样的人么?除非比公知更弱智!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连自己快要被国人的唾沫淹死都不知道,竟然还妄想依仗“民主”“上位”,这不是弱智是什么?所以么,人们总是说人的德性和智愚程度跟学历没有关系,跟地位也没关系。

可惜糟蹋了“公共知识分子”这个好词。

自从“公知”成为一个专用名词以来,公知们不但糟蹋了“公共知识分子”一词,他们还糟蹋了“民主”“自由”这样本来颇为神圣的字眼。中国当代这群公知实在是太无耻了。前面我们已经在公知们无数的无耻话语里随便提了几句出来,证实了他们是一群无耻到没有了底线的汉奸和带路党。

可就是这样一群汉奸带路党却偏偏天天闹着要“自由”。

问题是——他们要的“自由”是怎样的货色呢?

这方面公知们从来不曾掩饰——全盘西化。既然无耻到没有底线了,当然就不在乎脸面了。恰好最近有个叫张维迎的跳出来,7月1日在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毕业典礼上,作了题为《自由是一种责任》的演讲。恰好这个“演讲”把多年来公知们对“自由”的无耻演绎到了极致,使得更多的人进一步看清了公知们的洋奴本性,看清了公知们妄想绑架青年为其所谓“自由大业”冲锋陷阵的险恶用心。张公知因此而遭到前所未有的揶揄和批判,输得好惨。估计公知群里免不了有人暗骂:真TM弱智!

其实明眼人一看那演讲就知道,张公知那里是在讲“自由”,分明是直接跟共党老大对阵。你纪念××××周年,我攻你一攻,老子就没把你放在眼里。这样说的依据就是张的“演讲”内容,铁证已铸就,抹不掉了。(虽然有些网站删了“演讲”,但多数网站没删。)张公知敢这么猖狂自然因为背后有相当的力量支持,只是话说得太过愚蠢,以至于弄得自己里外不是人。不过特色群里早已习惯了——见怪不怪——死不吭声。

那么张公知到底说了些什么蠢话,蠢到何种程度呢?好在张公知这回的“演讲”很短,要看的话不需很大的耐心,网上也很容易查到。我们这里简录几句,以见一斑。

“我必须强调,自由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当心灵不自由的时候,行动不可能自由;当言论不自由的时候,思想不可能自由。只有自由,才有创造。”

我们常说中国用世界7%的可耕地养活了世界20%的人口,但我们需要问一问:中国何以做到这一点?简单地说,就是大量使用化肥。中国人食物中大约一半的氮来自无机化肥。如果不使用化肥,一半的中国人会饿死。

张公知在演讲中胡乱列举了一些历史上的“发明”事例,凌乱不堪,甚至罔顾事实信口雌黄把西方宗教改革的非自由夸成自由,把人人皆知的农业科学进步、作物优良品种的培育成果简单归于化肥的使用。张公知也许是真无知,因为可以想见他这种人通常只阅读美国的“普世价值”之类的东东。可是你不知道的东西就不该胡乱喷出来啊,难道为了证明上面那句“不自由”的话,颠倒了逻辑打了自己的脸也顾不得了?这岂不等于直接告诉大家你是非常的“弱智”么?

由张维迎代表的公知无耻也正在这里显现出来;别的不说,三十多年,张公知及其跪舔西方的洋奴派,几曾“心灵不自由”?“行动不自由”?文章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想骂谁就骂谁,如同这篇演讲矛头直指共产党也从不见“党”说过什么,包括贩卖鼓吹西方的“心灵”也从未有过追究,却哭喊心灵与行动具无“自由”,世上兴这种无耻么?什么‘当言论不自由的时候,思想不可能自由’,分明就是倒打一耙的诬赖。几十年来,中国的公知们方方面面什么话没说出来?如前面举出的汉奸言论,如“炎黄春秋”长期造谣污蔑革命领袖,如公知们打着“自由”的幌子虚无历史、诬陷革命英雄,如文学领域全盘西化丑化中华,如助推娱乐界腐朽至上;政治、经济、外交、教育、法制、工农业、市场等等,凡中国社会各个方面,哪一块少了公知的声音?哪一次不是站在美国立场上发出的声音?哪一次不是贬我中华损我中华?谣言出自公知们的笔端,祸心表现在字里行间,“自由”到了故意加肆意胡言乱语的程度而无任何部门追究,世界上还有没有第二个这样自由的言论环境?叫公知们的美国主子说说看!

至于说到“思想自由”,就更是地球人都知道,公知们把自己看成“救世主”,“让最优秀的人来治国”,却从来没有自己独立的“思想”,永远都在重复着西方的“理论”——已被无数事实证明包裹着重重危机的谬论。你自己没有“思想”,拿不出新鲜的可为这个世界所用的“理论”,你怎么反诬世上没有“思想自由”?世上兴这种无耻么?

其实,公知们叫喊“民主”与“自由”只是一种为达野心目的的一种手段。多年来他们已经占据了“话语权”的制高点,他们与资本利益集团相结合,各种舆论工具各种媒体无不为他们所用。上层建筑领域意识形态部门纷纷为其开着绿灯,任凭公知们制造谣言、强奸革命、虚无历史、抬举汉奸、侮辱英雄、赞美侵略、跪舔美日、诅咒人民等等。其“自由”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其无耻之极绝对空前。另一方面地球人都看到这些年受打压的是“救党护国”派,否则也不会出现这么多汉奸和带路党。唯一没让公知得逞的就是西式的“宪政民主”制度——不管公知们如何叫卖加绑架都不得实现。没实现就是没给他“自由”,这就是公知们评判是非的逻辑。

话说到这里,我们又要回到公知们“弱智”的话题。今天看到一篇《为何总是文人公知鼓吹不爱国》,结尾那句话说的非常有道理:“奉劝文人公知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别总意淫当总统的春秋大梦,离开体制、离开国家也许你就是街边一棵白菜”。

文人公知不但“弱智”到不知自己的斤两,他们甚至不知道正是由于他们的“鼓噪”,激怒了曾受过毛泽东思想教育的亿万群众,激怒了体制内天良未泯的正义之士,人们越来越多地投入到反公知、反带路党、反汉奸和第五纵队的斗争当中。不管公知们如何不服输,不管公知们将如何继续做西方的走狗——策应美国“围剿”中国的阴谋,不管公知们今后还会使出任何花招“死磕”到底妄想实现其春秋大梦,人民都会以实际行动明确地告诉公知——你们,永远没有机会!

“白菜”,被扔在街边,说明是已经坏了的菜,结局就是被环卫工人清除运走,很快就腐烂化为泥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