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安生谈天下(十五):远交近攻-青年力

做好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物质准备,以台湾为中国武力和资本输出的突破口。

大国的势力范围是只能用大炮划定。改变中国暴力在全球的格局,需要从突破第一岛链开始,具体突破点是台湾。

大陆对台湾不应抱有幻想。国民党也好,民进党也好,都是离不开美国支持的精英代理人政治集团。台湾是美国围堵中国大陆的关键战略点,美国决不会允许台湾与大陆统一。作为被美国支持的政治集团,无论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都决不会主动要求和大陆统一。

作为来自大陆非台湾本土政治力量,国民党自然倾向维持两岸同属一国的现状,以保证其存在和执政的合法性。但是,国民党执政也需要美国的支持。因此,自然会维持不独不统的政治路线。除非彻底切断美国与国民党之间的政治联系,剥离美国对国民党的政治支持,并垄断国民党的外援渠道,否则国民党决不会主动统一。

相比之下,土生土长的民进党,没有维护合法性的政治压力,在美、日的支持下,自然倾向独立。美国将扼制中国作为战略主线以后,民进党的势力必然不断抬头。虽然大陆支持国民党,但是民进党抬头是大势所趋。有美、日的支持,民进党最终迟早压倒国民党。大陆的军事高压,是民进党不敢越过红线的唯一原因。这样的背景下,一旦大陆发生任何动荡,无力采取大规模军事行动,民进党必然跨过政治红线。

考虑到这样的政治格局,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基本无望。

“打下来的,比谈下来的稳当”.解决台湾问题,必须立足于武力解决。即使以打促谈,最终的底线也必须实现解放军进驻台湾。为了长治久安,解放军必须登陆台湾。登陆后必须逮捕、审判、追究战犯,建立军事基地,派驻宪兵,实行军管,剥夺台独分子财产,占领军事要点,警惕美军反扑。剥夺台独分子财产,把这些财产无偿分配给台湾底层民众,实行现代“土改”,彻底铲除产生精英政治的土壤。美国插手别国政治,控制别国经济,都是通过培育、拉拢当地精英(也就是当地社会金字塔尖极少数人)。铲除精英集团滋生地土壤,美国就失去了扶植代理人,插手当地政治,控制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可能。

在国际社会上,台湾的主权几乎没有争议,武统台湾名正言顺。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包括美国)都承认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大陆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直接武装干涉中国武力解决内部问题,虽然符合美国金融资本的利益,但是缺乏合法性。在国内,也必然会获得多数爱国民众的理解和支持。台湾岛内,被台湾本土势力打压的“外省人”,也会给予必要支援。

彻底解决台湾问题,是中国走向世界的关键。抛开政治立场不说,单从军事角度看,毗邻大陆的海岛,是大陆的门户,既可以成为拱卫大陆的屏障,也可以成为遏制大陆的要塞,还可能成为进攻大陆的跳板。这样的岛屿的得失,事关全局:比如,如果拿破仑能够渡过英吉利海峡,那么就不会出现由英国资助和积极参与的多次反法同盟,即使出征俄国失败也可以东山再起,更不会有滑铁卢。再比如,如果当年纳粹不仅空袭而是不惜一切代价登陆英国,那么德国就不必两线作战,北非战场不会失利,没有来自英国的海上补给苏联能独立坚持多久也不好说,更不会有日后以英国为空军基地的战略轰炸和诺曼底登陆。进一步考虑,有了英国这个海外基地,德国海军可以在大西洋上与美国海军抗衡,而不是被封锁在军港内,仅靠潜艇发挥作用。

台湾是大陆的门户,对大陆的战略意义,不亚于英国对欧洲的意义。

台湾还是第一岛链的中枢。控制了台湾,就突破了第一岛链,控制了巴士海峡和台湾海峡。南海就是中国的囊中物,越南必然倒向中国,日本也不敢再次造次。中国资本应逐步向东南亚扩展势力范围。

以中国目前的军事实力,在没有突破第一、第二岛链以前,输出资本,将面临巨大风险。

中国资本能获得相应收益的范围,就是中国暴力支持的范围,出了这个范围就很难保证必要的收益。资本扩张宜稳宜缓,不宜冒进,应集中在临境接壤国家,步步为营,不宜经营孤悬海湾、本土无力支援的飞地。

中国的资本扩张应与以中国为核心的军事同盟扩张相结合。中国应与周边国家逐步建立军事同盟,在当地派驻驻军,建立军事基地,派出军事顾问团,为其他国家培养军事指挥官,在当地军队高级将领之中拓展人脉。中国与这些国家建立军事联盟,在其境内建立军事基地,必要时可以借道,局势紧张时可以防止这些国家反水,需要时可以要求其提供仆从军队作为辅助军。中国有必要向这些国家提供军事援助,以优惠的价格向这些国家提供战斗机、坦克、水面舰艇、雷达等军事装备,统一军事同盟内部的装备指挥系统。这既可以使降低国产武器单位研发、生产成本,也可以加强与这些国家的军事同盟。(这就是美国迫使土耳其撤销采购中国红旗9防空导弹系统合约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