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安生谈天下(十四):仗剑经商-青年力

对不依赖解放军支持的境外资本扩张,不要寄予太大的期望。

所有的交易,都是在暴力搭建的市场平台上的交易,资本的竞争永远离不开暴力对产权的支持。我的地盘我作主--在我控制的暴力搭建市场平台上交易,我就是庄家,其他人都是散户。在被大资本控制的暴力搭建的市场平台上,自然是大资本压倒小资本。在本国资本控制的暴力搭建的市场平台上,自然是本国资本打压外来资本。

在别国资本控制的暴力搭建的市场平台上,希望本国资本获得应有的收益,甚至不断激烈竞争,最终压倒别国资本,是不现实的。最终必然难免付出沉重的代价,却难以获得应有的收益。实际上,用本国暴力在世界范围搭建市场平台需要巨额的投资,如果没有相应的投资收益,何苦搭建这样的平台。没有足够的收益,这样的平台一刻也维持不下去。想到这一点,就应该明白,借用别国暴力搭建的平台,必然支付相应的代价,并且受制于人。(暴力所有者为了维护平台的利润,有必要维护暴力平台的唯一性和垄断性,遏制任何其他潜在的、可能搭建新的交易平台的资本和暴力。这既包括削弱其他资本,也包括遏制其他暴力。)

中国希望加入SDR,借助美国暴力搭建的金融贸易平台向世界范围输出资本的计划,最终难免碰钉子。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美国的金融贸易平台是为美国金融资本服务的。如果人民币加入SDR,很可能会削弱美国金融资本的影响力,美国为什么答应?因为中国承诺将放开资本项。这将为美国金融资本做空中国提供极大便利。所以,美国要中国以放开资本项作为人民币加入SDR的交换条件。如果中国不落实放开资本项,美国估计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再者,中国加入,必然减少其他三方(欧元区、日、英)的份额,进而间接影响其他货币的国际地位。现在的问题是,减少谁的份额?怎么减少?美、日有望在中国开放资本项以后,通过做空中国,获得利益,英国和欧元区能得到什么?如果他们不能分一杯羹,他们为什么要减少自己的份额?如果他们不肯减少份额,那么全靠美、日减少份额,对每日来说,比例显然又太高。考虑到这两点,就不难理解为什么IMF在是否接受人民币进入SDR问题上犹豫不决。

从短期看,美国一直酝酿对中国实行金融打击,顺便收割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众所周知,如果央行突然收紧银根,银行就会陷入困境;如果银行突然收紧银根,企业就会陷入困境。同理,美国金融资本做空中国,只要大进大出即可。国际金融资本来时泡沫高涨,走时一地鸡毛。外汇期货的杀伤力将远远大于股指期货。因为股指期货在境内,可以随时强行关闭。外汇期货在境外,除非禁止资本项自由流动,否则关不掉。推高泡沫,然后刺破泡沫,国内崩溃以后,外资进来抄底,然后酝酿另一轮崩溃。如果美联储12月加息,中国、马来西亚、俄罗斯、土耳其、墨西哥、巴西等新兴市场经济体都将面临极大的困境。本币贬值、本国资产贬值、通货膨胀,都是可以预期的事情。对此,前一段经历过美国经济制裁的俄罗斯人的描述是“除了本币、股票、债券和房产,其他商品都涨价”.

从长远看,放开资本项就是意味着美国金融资本可以自由进入中国。美国资本进入中国进入中国以后,如果中国暴力不干预,美国资本完全可以利用资本量优势。向中国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积极渗透。最终,美国资本必然收编中国资本,控制中国上层建筑。整合、吞并比较弱的资本,控制上层建筑是资本的本性。中国最终必然不能容忍美国金融资本,必然会支持中国资本抑制美国资本,限制美国资本向上层建筑渗透,那么美国完全可以在国际范围报复。最终,决定胜负最终还是暴力。国境线以外是美国金融资本说了算,国境线以内是中国资本说了算。

无论是加入SDR,还是推动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建设,最终效果都仰赖解放军的支持。只要中国暴力在世界格局的地位不改变,中国资本的世界地位也很难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