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四名中国男性青年身着二战日军制服,在著名抗日遗址上海四行仓库门前进行合照并上传网络,此事经网民转发和媒体报道后迅速掀起舆论风波。

一文讲清“四名青年抗日遗址前拍照”-青年力

合照

一文讲清“四名青年抗日遗址前拍照”-青年力

活动参与者的网络发言截图

二次元、cosplay与“精日”

二次元,即二维,“次元”即“维度”,该词广泛在ACGN(即Animation(动画)、Comic(漫画)、Game(游戏)、Novel(小说)的合并缩写)文化圈中被用作对“架空世界”的一种称呼,该用法始于日本,早期的动画、游戏作品都是以二维图像构成的,其画面是一个平面,所以被称为是“二次元世界”,简称“二次元”,而与之相对的是“三次元”,即“我们所存在的这个次元”,也就是现实世界。

cosplay是英文Costume Play的简写,最初是指利用服装、饰品、道具以及化妆来扮演动漫作品、游戏中的角色。经过后来在网络上衍生出了新的含义,往往被用来形容“假扮某类人的人”。

“精日”即精神日本人,指在现实中受国籍和移民政策影响不能做到,但精神上已经把自己视同为日本人的人群。除了穿着打扮,“精日”的言谈举止也很明显,尤其在观念方面更是与普通中国大众不同。他们中许多人以日本公民自居,在中国与日本有利益或是历史冲突时,旗帜鲜明的站在日本一边。

这三者的关系是,大量的日本二次元文化涌入使得一部分人成为“精日” ,cosplay所扮演的角色绝大多数来自于日本二次元,但也不乏一些“德棍”和“精日” cos纳粹和日本军人。此次事件疑似几名“精日” cos侵华日军军人在四行仓库拍照,据cos圈的网友爆料,此前这波人也曾在成都漫展闹事。

从“平成废物” 看二次元文化对青年意志的削弱

作为二次元文化的发源地,日本国内受影响最为强烈,以至于现在网络上许多人都把平成时代的日本青年叫做“平成废物”。

我们印象中崇尚武士道,残忍凶狠的日本军人实际上是昭和时代的老黄历了,现在的日本青年对于国家的概念可谓是让国人大开眼界,有青年直言“如果国家让我们牺牲那这个国家还不如灭亡”。

 

一文讲清“四名青年抗日遗址前拍照”-青年力

现在日本的青年越来越沉迷于各种各样的二次元产物,甚至连日本自卫队招兵都要用二次元形象。可能就是因为这些相对于他们的父祖辈画风完全不同的平成青年,平成时代的日本才被认为是最颓废的一代。

有点搞笑的是在日本cos圈,cos中国军人是一件很流行的事,以至于有人去日本旅行在街头就能遇到cos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日本军队。此前他们还曾举办过活动,cos八路军击败日本军人,然后组织庆功大会。

二次元的意识形态之争

一文讲清“四名青年抗日遗址前拍照”-青年力

二次元在严重削弱日本青年的意志,但这并不代表二次元只是不掺杂意识形态的纯净世界。《舰娘》就是一部极右翼意识形态非常浓厚的二次元作品。

《舰娘》这部游戏的人物是军舰的拟人化,原型是二战时期的日本联合舰队,通过将血迹累累的二战军舰拟成漂亮的女孩子,赢得众多玩家的喜爱,同时游戏里这些舰娘不再是法西斯国家侵略别国的战争机器,而是为了保卫人类的文明与繁荣的捍卫者,达到洗白军国主义日本的目的。

长期以来,日本在二次元文化上占有绝对优势,其文化作品中夹杂的意识形态也在一点点侵蚀着中国青少年。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二次元文化产业也在奋起直追,《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大护法》三部“大”动漫,让很多人高呼看到了国漫的未来,此外《万神纪》、《九九八十一》等弘扬传统文化的二次元内容也越来越受到欢迎。

一文讲清“四名青年抗日遗址前拍照”-青年力

二次元并非毒草,只是一种流行文化,他可以造就一帮“平成废物”、“精日”,也同样可以引导出一帮爱国“兔粉”。动漫《那年那兔那些事儿》将国家“拟动物化”,通过诙谐幽默又尊重史实的手法,讲述了中国近现代史,其中代表中国的兔子受到了很多青年人热爱。

cos能否能成为逃脱法律制裁的理由?

此前这几名“精日” 也曾在一些场合闹过事,但都以“只是cos”为名让人无可奈何。但cos真的可以逃脱惩罚吗?

据英国《卫报》8月6日报道,两名中国籍成年男子在德国国民议会大厦门口行希特勒纳粹军礼被德国警方逮捕,这两名男子将面临“使用非法组织符号”的指控,将处3年以下监禁或罚金。德国警方称,这两名中国籍男子不仅在国会门口使用纳粹军礼,而且还用智能手机拍摄,存在上传到网络空间的可能,因此进行了立即逮捕。

中国虽未有“使用非法组织符号”的相关法律,但4名“精日”把自拍上传网络炫耀传播并引发互联网公共场所混乱,千万网民义愤填膺,是否构成相关罪名呢?

消息显示,上海警方目前已介入,正在进一步调查。(文章来源:独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