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安生谈天下(十三):分道扬镳-青年力

面对美国步步为营,不断进逼的局面,中国应在外交、内政政策方面,进行全方位的应对。

应正确认识新形势下的中美关系。

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利用美国的金融贸易平台,取得了巨大的好处。这就如同企业利用银行贷款,获得了高速发展。今后,这种局面将不复存在。

当年,中美合作有三个目的,联手对抗苏联,中国获得美国的资金和技术,美国对中国进行渗透。苏联解体以后,联合抗苏的合作基础,不复存在。目前,经贸合作的基础也发生了变化:中国已经不缺资金,而是缺资源和市场,需要从输入原料,输出产品和资本,这些基本都在美国控制的经济圈之中。在两国中低端技术水平接近以后,美国也不会给中国高端技术。

现在,随着国际形势和两国实力的变化,分道扬镳在所难免。苏联已经解体,俄罗斯已经衰落成强二流国家。中国是潜在的超级大国,已经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这是无论也掩饰不住的。在美国看来,中国已经由战略伙伴,变成了最大的潜在的战略对手,中美再也不会出现联合抗苏的蜜月期。

垄断带来超额利润,美国金融资本一直追求垄断。虽然中国一再声明,两国不应陷入修昔底俄陷阱,但是美国显然不这么看。美国金融资本很清楚,任何在世界金字塔中与自己处于类似地位的国家的金融资本,都是自己的竞争对手,都会严重削弱自己的利润,威胁自己的统治地位。美国希望把中国融合为自己全球帝国的一部分,如果不能拆散,至少要限制、削弱中国,加紧对中国经济基础和意识形态领域的渗透,为最终瓦解中国作量变的积累。经过三十多年不懈努力,美国在这方面已经取到了相当的成果。

美国金融资本对中国的认识是基于真正的、毫不含糊的唯物主义。中国对此应该有清醒的认识。

在这种背景下,两国分道扬镳,分庭抗礼再所难免。所有战略决策都应该立足于独立自主,自我发展,步步为营,不断增强自我势力,不应再对利用外来积极因素实行借力式发展抱有太大的奢望。今天,苏联已经解体,中国已经被深入渗透,美国显然不会再给中国资本借用美国暴力搭建的平台发展壮大的机会。

世界是讲实力的,没有足够的实力谈不上平等的合作。毛泽东曾经热情接待美军派往延安的考察团,希望与美国合作联合抗日,但是并没有获得美国的认可。三十年后,中国打赢了抗美援朝战争,拥有了两弹一星和基本的工业化基础,积极抗美援越。结果,尼克松主动来北京访问,拜见毛泽东商量联合对抗苏联了。

未来,如果中国实力达到另一种境界,中美关系又将发生另一种转化。英美政治哲学一脉相承,看看今天英国如何入股美国的全球股份制帝国,就会知道如果未来某一天中国的实力远远超过美国,美国会怎么做。当然,一切的前提是那时的中国拥有压倒性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