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在中国社会出现一些反常现象让许多人看不懂。其中,“港独”为何在香港有一定市场?反党反政府言行为何在内地能得到某些人的响应?不少专家学者对此进行过过评论。笔者得到两份资料信息,很受启发,也试着谈谈看法。

一、妖魔化香港的三大谬误,扭曲真相,祸害香港

由新西兰人奥尼尔创办、在全球华人界极富影响力的《亚洲周刊》,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为《妖魔化香港的三大谬误》。文章认为:

香港社会之所以出现一些乱象,是因为一些国际媒体和台湾媒体与香港反对派里应外合妖魔化香港所致。他们的妖魔化效果使得一些没有到过香港的人以为香港正陷入了水深火热、万劫不复的境地。而不断抹黑香港的反对派,让香港社会,特别是香港的年青人产生英国殖民时期的优越,现在的“不自由”和“民不聊生”的扭曲的认识观。

妖魔化现实与抹黑历史是两把邪恶之剑-青年力

亚洲周刊的文章(8月7—13日)。

  文章列举了妖魔化香港的三大谬误:

一是,“香港的新闻自由进入了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在回归二十年后,香港媒体都被中国大陆势力牢牢控制,港人再也没有回归前的新闻自由。”

但客观的事实是:香港的新闻自由,在回归二十年的时刻,上升到历史的最高峰,比起回归之前,不知道高出了多少。举例来说,回归前,香港的媒体绝对不敢批判或毒骂英国女王。但回归之后,香港的一些主流媒体,以《苹果日报》为代表,每天都是以毒骂中央政府或香港政府为卖点。但更令人瞠目结舌的,则是由香港政府出钱、纳税人付钱的香港电台,都是站在反对派的立场,每天以严厉批判特区政府和共产党为主旋律,让维护美国国家利益的美国之音都被比下去。有听众调侃说,有香港电台,香港政府还需要敌人吗?

二是,“回归后香港没有政治自由——一些国际流行的舆论与香港的一些反对派都强调,由于香港没有全民普选,所以没有政治自由。”

但客观的事实是:香港拥有很多国家与地区都没有的政治自由。来香港的游客就会发现,在大街与车站地区,都会看到一些反对中央的政治势力的海报与巨大的标语,如邪教FL功的标语"天灭ZG",特别显眼,更不要说FL功组织在街头的游行,高举痛骂中央政府的标语,人数有时高达千人,在弥敦道等主要干线出现,沿途都有香港警察引导,维持秩序,让外来的游客啧啧称奇。有这样的情景,还可以说香港没有政治自由吗?

三是,“回归后香港没有法治——这也是西方媒体的一些‘传言’,强调中央利用人大释法,导致六位当选的立法会议员都被褫夺资格(Disqualified)‘DQ’了。”

但这些议员其实知法玩法。全世界都没有一个议会,可以容许让议员在宣誓时"渎誓"。就以反对派所崇拜的美国来说,如果美国的议员宣誓时玩香港反对派的这一套,肯定立刻就会被宣布无效,根本就不需要法院来决定是否合法有效。其实从另一个例子,可以看到香港的司法独立。七名香港警察在占中期间被一名社工在高地的暗处淋下不明液体,后来这几名警察将这社工拉到一旁对他动以拳脚,但过程被电视记者拍到。最终检方将这七名警察起诉,尽管政府内部与民间都有不少声音力挺这七警,认为他们是遇袭在先,但后来法院还是判决他们有罪。司法界认为,从美国的判例来看,这七名警察不可能罪名成立。香港有这样的判决,还可以说香港没有法治?

文章最后通过对香港20年前后事实的对比,证明了香港社会的“自由度与国际化”不仅没有下跌反而有了极大的提升。同时揭露西方媒体历史上妖魔化香港的事实。

文章说:“其实将香港妖魔化,早在回归前就开始。美国着名的《财富杂志》(Fortune Magazine)就推出封面故事《香港之死》(Death of Hongkong),预测回归之后,共产党政府就会将民主派领袖全部关起来,经济一落千丈,人民都移民逃跑。事实上,香港的媒体在回归前都说‘九七大限’;这与‘香港之死’的论述相互呼应。但讽刺的是,回归二十年,香港的经济不但比一九九七年好多了,香港的自由度与国际化也比以前上升。”不久前,美国传统基金会评定香港是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也是全球最有竞争力的城市。

“香港的高铁明年通车,港珠澳大桥也将通车。香港股票市场的市值比二十年前增加了八倍。香港的基础教育,从小学到高中都是义务教育,香港的公共医疗也是全球最价廉物美。”而英国驻港的领事吴若兰(Caroline Wilson)月前离任前,也不得不公开称赞“香港的一国两制运行成功,指出港独的主张是无厘头。”

《亚洲周刊》的这篇文章,实际上向人们诠释了引起香港社会乱象,是反对派与舆论界的“功劳”这一真相。目前,鼓吹“港独”闹得最凶的多是一些香港回归前后出生的年青人。他们对香港过去历史的认知,多来自于一些“反国民教育”、“殖民时期繁荣”等反对派的扭曲洗脑,对于今天的香港并没有一个真正的认识。而这些人又得到了西方不断的吹捧,提供各种国际场合让他们抹黑现在的香港。

二、抹黑中国革命历史,搞乱人们价值观、破坏正确判断

这几天,境外许多媒体,特别是一些流亡境外的“民运”媒体,都报道了一条著名刘姓军旅作家的“绝笔文”。这位刘姓军旅作家在上个月(7月)31日去世,为何这时忽然爆出他的这篇“绝笔文”?

妖魔化现实与抹黑历史是两把邪恶之剑-青年力
  法广新闻的报道。

按说,对于一个已过世的人,可以不再作过多的评论。然而,针对现实的一些社会状况以及这位著名军旅作家的过往观点对中国社会的影响,对于这篇“绝笔文”可能带来的影响,笔者以为,有必要稍作评论,以正视听。

这位刘姓军旅作家,1949年12月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曾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后在《解放军文艺》担任散文组副组长。这期间,他并未成为“著名作家”,但参与编写了歌颂人民解放的文章。如,解放军进军四川的“抢渡乌江”,解放重庆的“山城拂晓”,成都战役阻止胡宗南10万残军西窜的“不让敌人逃往康藏”等,还有关于解放军剿匪的“大破铜鼓寨”,“巧袭观音庙”等,以及朝鲜战争的“司号员到指挥员”、“在医疗战线上”、“上甘岭的一支车队”、“光荣的道路”等文章。对于这些文章,在他后来认为都是“在规范下”写的,所以他似乎为此流露出甚为遗憾之感。当然,这些也并未让他成为“著名作家”。

真正让他“著名”是从其九十年代初进入《炎黄春秋》杂志社担任副总编后开始。这以后的他一改其以前的风格,开始专门写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负面军史”。他的这一改变,果然收到极为“理想”的成效:他的多篇文章为攻击中共势力提供了很好的“子弹”,为一些猎奇者提供了极好的养分。于是,他不仅开始“著名”,而且名声越来越大,甚至被所谓的“民主派”和“国粉”称为“铮铮铁骨军旅作家”。

那么,他所写的人民解放军军史又是一部什么样的军史呢?

在他的笔下,被世界赞叹的两万五千里长征是“流窜中一路的TZQ”;著名的“四渡赤水”是“碰壁川军之后的大逃窜”;中共和平解决“西安事变”是“支持少壮派....丑闻”;抗日战争是“打了几个小仗”;抗日战争结束,太行山下日伪的“土围子”还在顽抗,八路军最终通过强攻打开,是“令人毛骨悚然的DTS”;解放战争是“在东北制造了令人心冷齿寒的死城、鬼城、血城”等等,

这就是刘姓作家笔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新中国成立前的“军史”!

在他的笔下,“南京路上好八连”之所以“好”,是因为“解放军战士如同蹲在大上海的一座小监狱”所致;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战争仅是“为金日成火中取栗”;反击自卫战是“惩罚手段很丑恶”;林彪集团的垮台是“林彪反党集团不存在,《571工程纪要》是一篇有先见之明声讨DC者的檄文”;林立果建立杀害毛主席的组织“小舰队”是“敢向毛泽东头上动土的壮举”等等,

这就是刘姓军旅作家笔下的解放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史”!

一个曾经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中共党员向世界描述的竟然是这样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

他笔下所描述的“军史”只是仅仅的“负面”吗?显然不是,而是严重的歪曲和诋毁、抹黑。如果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他笔下的那样一支部队,如何完成举世瞩目的长征?如何参与打败日本侵略者?如何击溃比自己强大的国民党部队?如何取得抗美援朝和自卫反击战的胜利?如何在香港“花花世界”得到香港98%以上香港市民的拥护?

看了上面的内容,大家就知道了,为何境外媒体会在这个时候竞相报道这篇“绝笔文”。因为,这确实是它们攻击、颠覆中共和中国政府难得的“好证据”。而刘姓军旅作家的这些观点,正是近年来历史虚无主义、诋毁民族英雄、恶毒攻击中共和国家缔造者现象严重泛滥的重要原因之一。它搞乱了人们原有的认识观和世界观,严重歪曲了已界定的历史事实,直接导致了近年来舆论界、思想界的混乱,更在无论是主观上还是客观上配合了境外反华势力颠覆中国党和政府的企图。

也正是如此,这位刘姓军旅作家,自九十年代起,就是境外企图颠覆中国党和政府势力最欣赏的人之一,他的许多文章一再出现在这些势力的媒体上。

之前,笔者曾写过一篇“别让人民英雄纪念碑流泪”的文章,有的读者留言指出是小题大做,也有的认为危言耸听。但看了上面这些内容,还会坚持这样的观点吗?

前苏联一夜之间的轰然崩塌,正是在之前长时间地歪曲苏联党、军队的历史,抹黑苏联民族英雄的基础上得以发生的。前车之鉴,教训惨痛!

其实,妖魔化现实和抹黑历史,近年来一直都在不断出现,因为这是颠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最有效的两把恶毒之剑,如果不加以警觉和防范随时都会刺来。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