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安生谈天下(十二):第五纵队-青年力

中国积极加强群团工作,也是看到了美国试图发动颜色革命的威胁。目前,中国的基层组织瘫痪,中央希望重新把手伸下去,密切联系群众,动员群众,形成最大公约数,保证经济发展,维护社会稳定。

相比之下,美国有网路媒体和自由主义理论,中国有组织,双方在意识形态领域激烈交锋。

仅有组织,没有理论是不够的,没有理论指导的人群不过是靠威逼利诱结合起来的乌合之众,很容易被分化瓦解,遇事骑墙,一哄而散甚至临阵倒戈。中国要宣传自己的理论和历史,美国要诋毁中国的理论和历史。想到这一层,就不难理解习总强调共产主义理想,以及前一段网络上的诋毁与宣传共产主义、邱少云、狼牙山五壮士等等话题的争论。

同样,仅有理论、传播渠道和一些公知充当精神领袖也是不够的。虽然在中国公开组织反政府组织不现实,但是随着网络的发展,大量以网络为平台的组织不断出现。比如前一段的“722威海文登”事件中,千里奔袭打人的纳吧成员。他们似乎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组织,但是他们彼此联络,筹集资金,策划、执行行动的组织能力,远远超过传统组织。目前各种主要网络通讯平台基本都是非官方的,潜在组织能力不可小觑。不仅如此,为了防止官方切断网络,美国还开发过供智能手机使用的蓝牙通讯软件。这种软件在香港占中过程中曾经投入使用,效果良好。可以预期,美国肯定会推出类似通讯软件的升级版,以强化特殊时期,反政府骚乱人群的组织、通讯能力。

此外,美国也没有放弃利用传统组织形式向中国民间基层(尤其是青年人)伸手,试图把他们组织起来动员起来。常见的是各种境外资助的非政府组织(NGO)和宗教组织。

有人认为宗教组织劝人为善,是无害甚至积极的组织。现实之中,信仰宗教就要交出自我判断能力。所以,宗教组织的信徒往往是虔诚的,而组织内部的高级僧侣或教主等宗教领袖则必然是世俗的,与政客没有本质差异。可想而知一群虔诚的教徒在世俗的宗教领袖的指挥下会做出什么事情。所以,信仰是个人的事,宗教是社会的事。宗教组织发展到一定程度,必然大量聚敛财富,并与暴力紧密结合,积极插手世俗事务,以谋求更多的财富和更大的世俗权力,出现政教合一的趋势。中世纪时期,教皇成为真正的统治者与欧洲国王争夺权力。不仅如此,宗教军团的基层成员几乎都是不怕死的狂战士,战斗力超过一般军队。如果不能理解这一点的话,可以看看中国、日本历史上的僧兵,欧洲的十字军、修道院豢养的雇佣军,以及目前的ISIS.

打仗要有兵棋推演和演习,验证作战计划的可能性,颜色革命也一样。台湾反服贸运动、香港占中事件,都可以认为是华人圈颜色革命的演习,用于检验自由主义理论在华人文化背景下对社会底层年轻人洗脑的效果,以及各种组织手段的动员能力,完善下一步将在大陆发动的颜色革命的行动计划。事实证明,在贫富差距扩大的社会中,社会地位难以改善、对现状不满的社会底层青年很容易被煽动起来--这些年轻人往往在学校中长期接受“官民二元对立”的自由主义教育的熏陶,又长期接受被金融资本控制的宣扬自由主义的媒体的影响,是美国垄断资本潜在的炮灰。在网络时代,遥控指挥他们,也不是难事。

花一点小钱搞思想传播、建立组织,然后颠覆一个大国,当多数人如梦方醒的时候,已经成为金融资本的奴隶。这种事情,美国连连得手,没有理由轻易放弃这种手段。

若干年前,美国曾经对中国搞过一次,没有成功,美国完全有理由再搞。美国暂时不对中国动手的原因,不过在等待时机而已。或者说,蓄势待发,等待中国经济下行,争取这次一击必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