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安生谈天下(十一):唇枪舌剑-青年力

经济危机必然诱发政治危机。用政治危机颠覆中国、瓦解中国,扶植建立傀儡政权,让美国金融资本控股的跨国公司控制中国的经济命脉,是美国金融资本的最终目标。

当经济萧条,大批年轻人失业的时候,社会就很难稳定。这时,如果有人煽风点火,年轻人就很容易把怨气倾泻出来。

美国资金控股的网络媒体和被其资助收买的专家学者,夜以继日地用大量的强调“官民二元对立”的自由主义理论给大众洗脑,使用造谣等手段否定历史人物和中共与中国政府的历史(历史是一切理论的基础,也是判断是非对错的基础,历史混淆或者说历史虚无了,就没有是非对错,就很容易误入歧途),煽动民间不满情绪,就是希望在关键时刻把怨气盲目地倾泻出来,彻底颠覆中国政府。这就是中国版的颜色革命。

强调“官民二元对立”的自由主义理论,是维护垄断大资本的利益的思想。按照这种理论,民间都是良民,只有政府压迫民众,政府是必要的恶,只要推翻政府实行民间自治便天下大吉。实际上,权力不会出现真空,民间有无数蠢蠢欲动的势力,这些民间势力蛰伏的原因在于有统一的权威。一旦失去统一的权威,这些势力就会冒出头来,争夺权力。东汉王朝垮台,军阀混战,生民百遗一。曹操说:“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当有几人称帝,几人称王?”失去统一的权威,这就是叙利亚陷入内乱的原因。强调“官民二元对立”,宣扬自由主义的网络媒体和学术界,显然不会把这部分真相说出来。当然,这些媒体和学术界未必要彻底颠覆权威,而是要建立金钱的权威,或者说有钱人对穷光蛋的权威--政府只要保障私人财产和契约神圣(比如杨白劳一定要履行和黄世仁之间的借据的神圣),剩下的事情不要插手。在这样的社会中,谁有钱谁控制权威,最有钱的势力的最有权。如果中国开放资本项,谁最有钱呢?显然是美国金融资本及其代理人。质疑自由主义理论的声音很多,但是因为没有掌握主流网络媒体和教育资源,所以不成气候,被压制下去了。

一些知名人士(演员、律师、播音员、专家教授、房地产商),或者得到境外力量的支持,或者得到网络媒体的推手,或者看到其中的利益,也积极充当美国金融资本利益的传音筒。这些人,有一定的影响力,俗称公知,是美国金融资本的宣传工具。

有人认为这些公知可以收编,这是有可能的。因为这些人中的大多数都没有真才实学,也没有的理想信念,并不是什么知识分子。他们成名完全仰赖境外金融资本的聚光灯聚焦在他们身上,让他们成名。于是,他们为境外金融资本服务。所以,只要给予他们更多地利益,他们自然不难为更换服务对象。但是,这些势利小人多数是资本的木偶,没有任何价值。这些人被收编以后,资本可以寻找新的宣传工具,把聚光灯从他们身上挪开,让他们重新默默无闻,淡出大多数人的视野。何况,这些人为利而动,还可能再次反水。至于那些家产亿万的房地产商,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代表其自身的利益,是怎么也收编不了的。再说,使用大量资源收编这些势利小人,却不选拔任用立场坚定的爱国者,必然会使爱国者寒心。所以,是否有必要投入巨大的资源收编这些势利小人,值得商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