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5日下午16时50分左右,全台突发无预警大停电。台北市、新北市、南投县、台南市、嘉义县、苗栗县、台中市等地都发生停电、跳电。

因为停电,各地出现不同程度的交通紊乱,多人被困电梯,受影响居民户数高达668万户。直到晚上21时40分,台电解除分区停电,全数恢复供电。

这种糗事发生在索马里,印度还有情可原,发生在中国台湾则令人有些意外,还有些尴尬。

没有风灾,地震等自然灾害因素下,民进党难辞其咎,如果不是它的倒行逆施,坑蒙拐骗,这种人祸本可以避免。

停电时期内,除了企业,医院,商场大受影响之外,还有许多人困在电梯中救援,苗栗甚至有一户人家因停电点蜡烛,不慎失火引发惨剧,七十多岁老母和四十多岁儿子一死一伤。

“经济部长”李世光被辞职,背锅下台。绿媒则在舆情上打起温情牌,比如某地交警抬着发电机指挥交通,消防员排除万难,四处营救电梯内受困民众……

李世光辞职为谁背锅?火线辞职能解决问题?

台湾网民苦中作乐,高唱:“你是电,李世光,你是唯一的神话……”

没有人在为老百姓谋划未来,凡事必先考虑自己政治利益,无论蓝绿一直如此。

辞职成了一种流行的甩锅方式:

全民健保涨价,杨志良辞职

八八风灾救援不力,刘兆玄辞职

八掌溪事件,游锡堃辞职

……

风头过后,他们又不声不响地继续换岗上位,这套路我们以前也见过,两岸一家亲嘛。

作为省里主要负责人蔡英文要做的是什么?

一,确保这起“人祸”危机彻底解除,追究责任人。

二,确保将来不会发生类似大面积停电危机。

做不到,赶紧鞠躬下台,然而蔡英文喊的是“继续分散式绿能发电。”

民进党靠骗术行走江湖,整新词是拿手好戏,“绿能发电”的确能唬住乡民,其实就是水力,风力,太阳能这些小比例电力。

前几年,台湾相关人士就预测过,2015,2016的电力缺口会增大,2018年台湾会陷入“电荒”。

电力与民生,与幸福指数息息相关。民众可以跟着绿营大喊“用爱发电”,但夏天没空调,再傻的人也会骂一声“X你娘的用爱发电!”口号和空调哪个重要?

但岛民们没办法,自己约的菜,含着泪也要吃完。正在专制的空调下发抖的我,偷偷围笑。

民进党上台前带着支持者在街头狂嗨,举起环保大旗,牢牢占据着道德高地,一呼百应,“反核”成了政治杠杆,是街头运动的“发动机”。

大停电,民进党要把台湾干回原始社会?-青年力

然而,民进党不仅只是“反核”,几乎能发电的他们全都反对。

核电站:不安全,有事故小岛就完蛋了,反!

火电厂:污染大,破坏空气质量,反!

水电站:破坏水文环境。反!

风力发电:破坏鸟类生息家园,反!

太阳能发电:亮闪闪,光污染,反!

这不是段子,这是真真切切在台湾发生过的,跟中了邪一样,每种说法都有人叫好响应。

民进党要作死由它作,说些台湾人都未必知道的台湾能源往事。

众所周知台湾岛缺能源,既想干净,又想电力充足,除了核能,台湾还有什么选择?

但这种声音是政治不正确,在政治正确狂热之下,“用爱发电”才能得到掌声,何必自讨没趣?

核红利

两蒋时代,台湾经济起飞之后,早期的电力,水力能源供应,已经难以满足城市工业发展需要。六十年代开始,逐渐用燃煤燃油代替了水电。

七十年代两次石油危机,引起油价飚升,台当局意识到过度依赖石油带来的能源结构危胁、

一,油价上涨,经济受损。

二,局势多变,供应不稳定。

无论从运输,贮存,污染程度来衡量,核电取代火电成为台湾主要能源在国民党内形成共识。蒋介石决心开发核能(关于台湾核武器以后有机会再说)

1971年,国民党在台北县(今天新北市)的金山乡石门村沿海地带破土动工,兴建第一核电厂。

1974年,在金山乡东面12公里处的万里村再建第二核电厂。

1978年,在屏东县垦丁地区的恒春再建第三核电厂。

当时征地,拆迁,环评都十分顺利,《中央社》舆论引导也相当到位,没有什么舆情压力。三座核电厂就是现在常说的核一,核二,核三,分别于1978,1982,1985顺利并网发电,进入商营模式,取得了社会和经济效益双赢局面。

到了解严的1987年,台湾省核能发电装机容量为514.4万千瓦,占总电量49%,不但在油价波动中避免了重大经济损失,也给小岛带来廉价,稳定,安全,清洁的电力。

台湾省实现了村村通电,这个红利,台湾人一直享受到2000年左右,当时有一首歌唱道:在那山滴那边,海滴那边有一群蓝精灵,他们活泼又聪明……

小聪明是有,但缺乏大智慧,蒋经国死后,台湾省政治上慢慢起了变化。90年代,随着经济发展,岛内生产和生活用电需要量大增,不断出现停电,限电情况。

三座核电厂显然无法满足这种需求,台湾电力公司1980年就预测到,至2003年左右,台湾年电力缺口将达到270万千瓦。要解决这一矛盾,必须再建一座核电站。

1980年台电向行政主管单位上报核四计划。1981年10月,当局批复同意。

1982年中美发表《八一七联合公报》,美国承诺减少对台军售。蒋经国因此大发雷霆,直接叫停核四建设,理由是安全,环境,核废料处理环节社会有质疑。

国民党自己给自己下了个套,操纵媒体造舆论。那么蒋经国真实目的何在?

因为核一,二,三的兴建,设备购置,维护保养,全是美国企业中标,通用电气公司(GE)和西屋公司(WH)都赚到巨额利益。

核四自然也应当是美国公司受益,但蒋经国为了报复中美《八一七联合公报》,对美国耍起小性子,想让美国恢复对台军售,否则这好处不给美国公司。

这些不能摆在台面上说,但又要向民众解释核四叫停原因,结果国民党文宣机构给自己挖了个大坑,在台湾社会炒作起“核威胁”概念,后来悔之晚矣。

核红利时代,随着蒋经国在1988年去世,也宣告将走入尾声。

奇葩“核四”

李灯灰接班后,用行贿手段打通法国内阁渠道,取得军火合同,1992年美国军工集团看得眼馋,花重金向国会游说,这样白宫恢复向台湾军售,一下子卖了150架F16战机,引发中美关系动荡。当然还有国际关系大格局的因素,不述。

军售一恢复,核四预算马上解冻,美国企业再度中标,但李灯灰还给日本留了好几碗菜。核四从此变得不再单纯,而是充满了政治和私利因素。

1992年7月,核四正式启动,这时,台湾已经扔进了1125亿新台币。

民进党当时已经颇具声势,主要阵地就是在街头,凡是国民党支持的项目,他们全部反对,而核四正是一张最好的“反核”牌。

1986年,民进党“反核环保”议题设置遇到神助攻,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厂爆炸,引发整个世界“核恐慌”。

民进党紧紧抓住这个机会,前主林义雄于1991年成立了“核四公投促进会”,1994年玩绝食,要求核四由全民决定是否投建。

然后发起“千里苦行”运动。

民进党这一系列动作,既将国民党置于道德批判地位,又抬升了自己的街头政治号召力。

“核四”对台湾真正意义已经很少有人去关心,到了一二十年之后,“反核”变成了一种政治站队,每个人都怕被指责为“不是人”,因为民进党口号是“不反核不是人”。

1996年5月年“立法院”通过“废核案”,这意味着前期核四一千多亿投入全部泡汤。

但从政治来说,民进党赢了,这是最重要的。

2000年阿扁上台,虽然在台下可以尽情忽悠,骗选票,但到了台上,阿扁要面临着能源危机的难题。然而,废核是他的承诺,总不能一上台就把拉的屎吃回去。

阿扁上台前放过狠话,不但要废掉核四,而且要关闭核一,核二,核三,要让核能发电从台湾永远消失。

骗子终归是骗子,上台才一个多月,“经济部长”林义信马上邀请岛内专家研讨核四,以决定存废。所谓存废其实就是存的问题。

但问题是来的18位专家并非全部是科技专家,还有的是社会名嘴。这会开了三个月,个个精疲力尽。

科学家讲社会成本,反核的问:人命多少钱一斤?

科学家讲安全可控,反核的问:一百年,一千年后,你敢保证吗?

科学家讲经济效益,反核的问:辐射会得白血病,药费你出?

反正鸡同鸭讲,不可能有任何共识。

结果“行政院长”唐飞由于支持核四,被迫辞职。唐飞是阿扁在观望风向之后抛出的一个牺牲品。

10月3日唐飞辞职不干后,阿扁想了个好招,既可以开工核四,又能甩锅给别人,他马上邀请连战见面会谈。

玩死台湾

核四是国民党当年的主张,其中利益纠葛极为复杂,连战作为国民党主席,又代表着财团利益。连战见阿扁不得不面对核四,觉得机会来了,赶紧带着一堆资料去见阿扁。

连战认为核四是大项目,应当有科学性,延续性,决不能停止荒废,阿扁表示理解认同。

等连战一走,阿扁又探测绿营风向,结果还是反核居多,又缩了回来,让“行政院长”张俊雄宣布停建核四,祭出“非核家园”神主牌。

这不是玩连战吗?整个国民党被激怒,要给阿扁好看。

2001年1月,国民党利用在民意机构多数优势,以134比70的悬殊差距强行通过反对停建核四决议案,引发政治动荡。

核四,一个事关民生的项目,完全沦为政斗工具,无论建与不建,这个单最终还是由台湾民众来买。

政治动荡带来第一波冲击就是股市暴跌,年初一万点,年底滑到五千点。

阿扁心里其实还是想重启核四,所谓“反核”民进党高层心知肚明那是骗选民玩的,对政客来说无非就是跟国民党之间的经济利益,政治利益分配问题。

从台湾的工商界,企业界来说,80%以上要求重开核四,因为这事关企业发展和财富。

从岛外来看,美国议员也不断对阿扁私下施压,要求他不要玩“反核”把戏,不要操弄反核言论。说白了就是,你别在干爹面前来这套,爹玩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赶紧开工,把合同续上。

美国一发话,阿扁立马认怂,下令核四开工续建,绿营高官也纷纷换了剧本,张俊雄还有脸跑出来呼吁大家冷静,科学,理性看待核四,要想想社会成本,台湾未来。

核四虽然陆续投入了三千多亿新币台,但跟老百姓已经没有多少关系,一切取决于政治利益。

他们想建,觉得私利上划算,就会引导民众“冷静,客观,理性”。

不想建,就极力煽动,玩悲情,装愤怒,带节奏。

台湾人傻吗?不傻呀,电信诈骗不是全球开花吗?但台上那帮家伙才是骗子中的独孤求败。

2001年3月,核四复工后,当时情景是,停工这么多天,每一天利息和维护成本损失是一千万新台币,而且预计完工延期至2006年。

按世界上核电站建设平均时间,一般为七年。台湾核四是从1980年申报,一直拖到现在。

到了2006后,台电又申请延后三年,预算成本再次猛增。

到了2009年,台电又请延到2011年,加钱。

到了2011年,台电又请延到2015,再加钱。

2012年,台当局说核四已完全90%,再加把力就可以发电了。

然而2014年,那个绝食老玩家林义雄又跳了出,再玩绝食,向马英九施压,愈发壮大的反核团队发起了“停建核四,还权于民”大示威。

反核从政治操弄,又变成了一些人的道德把戏。核四又在停与建之间徘徊。

核四扔进了三千多亿元,一度电也没看到,这些钱被谁吞到肚子里?蓝绿别看他们吵得凶,那是逗你玩呢,分钱时可全是哥俩好,只有分赃不均时才会死磕猛咬。

核四拖了这么久,进退全是死胡同。承建核区工程的是美国通用电气,但一号反应堆是由日本东芝承包,二号堆是日立公司,蒸汽涡轮机是三菱公司,基建还是一家日本公司,这是李灰灯干的好事。

这样的核电厂就等于是一架拼装玩具,后期整合远远超过一般核电厂的难度。但为了讨好美日各财团,台湾就干得出来。

时间拖了二十几年,有的老装备,老技术必定落伍,又需要淘汰更新,这笔钱怎么算?收益嘛,一毛钱也没见着。

在社会主义体制下,这种工程够好几个官员坐牢了。

在资本主义体制下,也免不了被起诉。

只有在台湾地区,这帮政客越折腾越有掌声,不但无罪,而且有功。嘴一张全是理,跟着“反核”自以为站在人类文明新高度的人,空调一停全在骂娘,骂谁的娘?归根结底还不是骂自己。

从企业利益来说,台电公司资本额是3300亿新台币,一个核四就够它破产了。

但台电是蒋介石时代的公营企业,为全民所有,损失最后算谁头上?

民众得到什么?

上街反核爽不爽?真爽。比打了鸡血还来劲,左民主,右自由,普世老牛挂腰间,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环保本来是个崇高的话题,但在颜色革命浪潮中,我们都已经看到它完全变味了,失去理性和科学,变成政治棍棒。

“苍穹之下”是什么玩意?她只是抓住了人们对环境污染的恐慌心理,精准的切入你内心之中,最后归结于体制,煽动人们的不满和仇恨。

虽然他们的主子是美国,但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大会,脸不红心不跳,这脸打得可怜,连疼都不敢喊。

发展与环境既矛盾又统一的辩证关系,大道理就不说了。

还是说台湾乡民吧,如果不要核电,你们必须接受电价上涨,这是市场经济,价值规律所决定的。

蔡英文说到2025年台湾要变成无核家园,那又要让全台湾有充足电力,还要清洁,绿色,只能用天然气来发电。那么到时电价涨三倍,台湾人是不是要庆祝一番?

2013年马英九当局宣布电价涨一成,民进党就死命攻击,很多台湾人跟疯了一样咒骂马英九。

电价不涨可以,那么电厂倒闭。核电不要,火力嫌脏,水力不够,风力,太阳能看天做事。

“用爱发电”是不错的,如果能成功,富兰克林,法拉第,爱迪生,特拉斯会从墓里爬出来围观。我也很期待。

当然蔡英文的本事不仅于此,她还有一招是“用闪电拼经济”,怕了吧?

核四还会在台湾闹下去,因为这里头的利益太大了。

很多人还是希望民进党能一直在中国台湾执政,我也是。

总有一天,他们能把台湾干回到原始社会。

到那天,我们去宝岛玩的时候,会发现这里的蔡酋长,披着兽皮,领着一帮包着树叶,插着鸡毛的小绿人来欢迎我们。

晚上体验纯手工钻木取火,来顿台湾烧烤。

吃完后,到爱河边围观“用爱发电”表演。

住在洞居民宿里,第二天,临走时,小绿人还给你挂上茶叶蛋项链,唱一曲《爱情骗子我问你》。

大陆要不要在能源上救台湾?对不起,帮不了这忙,这次台湾停电已经有人说是共谍破坏,人家有骨气不食周粟,你又何必自作多情?

台湾核去核从?自求多福吧。

闪电有的是,民进党等着天打雷劈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