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几尊南北战争时期的雕像,整个美国社会被逐渐撕裂,双方人马各有各理,互不相让,特朗普跟媒体之间的龃龉再次展现在公众面前。

美国媒体忙着宣扬“和解,宽恕”,尽量去淡化这场无法淡化的冲突。

特朗普则选择中立,没有迎合“政治正确”套路去自觉站队主张拆除雕像一伙人,虽然从冲突经过来看,他们是受害人,但他们握有宽恕的权力。

特朗普在记者会上反问:华盛顿是奴隶主出身,要不要拆除他的雕像?杰斐逊呢?

这是高喊拆迁有理的“正义”一方无法回答的问题,如果他们认为拆除罗伯特.李将军的雕像行为合理合法,理由是李将军身为1861年南方维护奴隶制的代表人物,在“反歧视,求平等”的大旗下,拆他雕像符合时代潮流动向。

按这个逻辑,奴隶主华盛顿更应当被打倒,扫入历史垃圾堆中,按公知一惯语境是:不审判华盛顿,不反思南北战争,美国人民就永远生活在恐怖之中,而失去免于恐怖的自由。

然而2017年,白人们站了出来,虽然中间夹杂着“白人至上主义”“纳粹主义”等“坏蛋”,但特朗普认为这些人整体不是坏蛋,他们有自己的合理诉求。反过来对方那伙人也不全是善类,他们中也有暴徒。

特朗普刚说没多久,果然有黑人牧师呼吁芝加哥市政府把“华盛顿公园”“杰克逊公园”改名,我个人建议改为“解放公园”和“向阳公园”比较妥当。

改名,是一种意识形态上的较量,像中国台湾省的“中正广场”就在2007年被摘下了“大中至正”牌匾,换上了“自由广场”,虽然地方还是这个地方,它像征着阿扁的权力和民进党的意识形态。

不能改的就砸毁抹黑,除了中国台湾,乌克兰当年也改掉了很多跟红军有关的建筑物名称,还搬移了库兹涅佐夫烈士墓。

美国虽然整个国家意识形态没有被动摇,但社会上族群矛盾正在进一步激化。

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历史不长,野蛮生长,发展迅猛,二战之后,一下子就进入了领跑地位,九十代初搞垮苏联后,一直称霸全球。

黑人与白人的社会关系,在越南战争之后,随着反战白人左派运动兴起,反种族歧视从嘴上呼吁变成现实抗争,黑人们视马丁.路德.金为领袖。

而美国统治集团以退为进,将主张温和,合法,以不破坏秩序为运动框架的马丁.路德.金给予偶像化,而杀死主张暴力抗争的黑人团体“黑豹党”领袖。

所有这一切都在FBI操纵范围之内,美国相对平稳地渡过了可能爆发的全美种族冲突,白人和黑人社会地位得到短期平衡。

所谓政治正确从这一系列运动后,深入人心,在白左们推动下,平衡渐渐又被打破,变成了黑人压迫白人权利的情形。

在占有经济优势前提下,白人们忍受政治正确带来的社会变化,但是经过2008年金融危机,白人在经济的优势不在明显。

这些人明显感受到了“政治正确”带来的另一种不平等,黑人不但不可冒犯,而且成了易碎的玻璃品,任何不符合“政治正确”言论都有可能引发舆论谴责,甚至诉讼。

这个不可冒犯群体并不仅仅指黑人,还包括同性恋团体,环保团体,动保团体,宗教团体……

难以言说的愤怒经过几年积聚,终于在2016年大选找到突破口,虽然媒体不愿承认这是特朗普最大的民意基础,但事实上特朗普比谁都清楚他是如何击败希拉里的。

当初他的疯狂言行,远远偏离了西方传统的“政治正确”路线,欧洲一片哗然(除了极翼政治势力)。

种族平等才是美国社会秩序的关键,什么是平等?欧洲做错了,美国也做错了,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做错了,因为他们走向了反面。

以黑人来说,猴子不能说,吃西瓜不能说,萨克门托国王队在中国猴年春节出于好心,在观众席上摆放一个个卡通猴子,结果黑人球员愤怒地认为这是歧视,搞得不欢而散。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所谓种族平等已经被异化为黑人至上,弱势方反而是白人。

但美国真正无法解开的死结是历史问题,华盛顿这些奴隶主国父们,要不要做一个历史结论?开个大会写一份《关于美国建国以来若干历史决议》?从政治上统一认识。

历史问题并不仅仅是历史问题,而是会直接影响到当今美国社会,愈演愈烈的冲突,将是美国秩序崩溃的导火索。

中国为什么要警惕历史虚无主义?因为我们将1949年之前的历史演变过程已经做了结论,是与非清清楚楚。

现在有人试图为国民党反动派翻案,神话张灵甫,神话国军,攻击土改一系列舆论动作,最终目的都是想用历史来扭曲社会秩序。

不制止,不警惕,有人就敢给皇军涂脂抹粉,有人就敢穿着日军军装四处挑衅,反共媚日学者就没人敢处理。

美国历史不长,但南北战争这段历史,美国始终是含含糊糊面对。当年如果不让南方联盟同情者去修建这些南军领袖雕像,也许就不会有今天的困境。

白人对黑人到底是什么态度?抛开白左圣母们不说,单单以美国历史上最畅销的小说《飘》来说,说明人们潜意识里是完全认同白人女作家米切尔对黑人歧视的。(关于小说,改天另写一篇)

改编成电影《乱世佳人》之后,同样风靡全球,但电影里将一些恶毒言论给剥离了,只剩下了情与爱的纠葛。

米切尔是亚特兰大人,当年谢尔曼大军打败南军时,以胜利者姿态进行焚城,北方佬的屠杀和血腥,对南方种植园主人而言是刻骨仇恨。

米切尔以此为背景写出《飘》这部小说,最能引发谁的共鸣?决不是黑人。

《乱世佳人》1936年首映式放在了亚特兰大,而且还请来许多九旬高龄的南军老兵来参加,轰动全球,几百万美元投入,换来了4亿美元的票房回报,这在当年比《战狼2》的奇迹还要神奇,因为它引发了人们的共鸣。

再说这次美国社会冲突导火索罗伯特.李。

他本来无所谓好与坏,南北战争不是阶级斗争,只是统治集团内部利益之争,南方农业主想保持他们的生活方式和财源,而北方新兴工业巨子想扩大市场。

林肯从1861年起就是为了美国统一而战,奴隶解放只是战争后的附带作用,而不是初衷,另外1864是林肯大选年,他才发了狠,以南北战争为最大赌注。

罗伯特.李(1807到1870),是南军主帅,很多美国人现在也不了解他,媒体拿他岳父(奴隶主)炒作,也就跟着喊。

李将军18岁就进了西点军校,22岁毕业,他老爸是弗吉尼亚州州长,跟着华太祖打过江山,是独立战争时期的少将李三世。

李毕业后,在美国与墨西哥战争中立过战功,退隐后去了西点军校当校长,这一年他45岁。

1861年南北战争爆发,林肯马上请他出山,但他倾向于南方独立,拒绝出任北军总司令,回到弗吉尼亚。这是他的选择,历史没有如果。

到了8月,林肯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罗伯特.李成了南方五虎上将之一,统率北弗吉尼亚军团进攻北方。

他的第一场大战是1862年在空气香甜的马里兰州安提塔姆战役,极为惨烈,重创北军。

第二场是1863年的葛底斯堡大战,也就是南北决战。激战三天,北军获胜,林肯发表了历史性的《葛底斯堡讲话》

1865年,李将军出任南军总司令。4月12日向北军主帅格兰特发出《投降信》率两万多名官兵投降,导致南军无心再战,最终北军获胜。

李将军跟北军谢尔曼等名将都是来自西点军校,私下就很熟悉,就跟国共主将很多来自黄埔军校一样。

他的投降影响了战争进程,在战后,他成了华盛顿大学校长,另外在国会大厦中,他与他的另一外投降主将约翰斯顿成了两尊雕像。

美国历史并不复杂,人物评价其实也不复杂。

但历史问题不厘清,美国有得闹。

衷心希望黑人们起来革命,不要就知道拆雕像。看好你们,“颜色革命”早晚要十倍回报到美国身上。

美国革命搞好了,对中国来说,又是一次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