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贵应当敬畏历史!-青年力

中国近代邮政事业的历史充满着屈辱。从清朝末年建立邮政开始,就被洋人把持着,由法国人任清朝的邮政总办。这是清朝海关总署被英国人赫德把持之后的又一个国家命脉受制于帝国主义。而这段屈辱历史的一个最重要的历史见证——清朝邮政总局旧址——小报房胡同五号、七号院就在东城区崇文门内大街。

1997年,北京市邮政局对这两个院落原貌修复,并建成了颇具特色的北京第一家邮政博物馆。此馆内雕梁画栋,古色古香,庭院幽深,历史气息浓厚。馆内陈列收藏着中国百年邮政的史料与珍贵文物,是一处研究历史和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开馆后影响极大,在文博界和广大群众中有着极高的声誉,并被东城区人民政府定为“文物保护单位”。

2011年3月7日,北京市第八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单经市政府批准后正式公布。新公布的31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中,“大清邮政总局旧址”(东城区崇内大街小报房胡同7号)赫然在列。在东城区第二轮修志中被郑重载入《东城区志(送审稿)·文物编》之中。

为了核实《区志》的记载,笔者于近日乘兴奔赴小报房胡同,欲一睹这个重要文物的风采,感受百年邮政历史的沧桑。不想却是败兴而归!

我到了小报房胡同五号、七号院外,却怎么也找不到“北京邮政博物馆”的踪影。却只见高墙巍巍,铁门重重,不见古文物的幽深雅致,有一种非常“低调的奢华”之气逼人。我逡巡再三,不能去去。旁边一位在秋阳下晒太阳的老者见我如此情景,便问我干什么?我问:“这里是小报房胡同七号院吗?”他说:“这里就是,你干什么?”我说:“怎么北京邮政博物馆不见了?”老者听罢黯然一笑:“唉!你还找什么邮政博物馆,早没了!这个地方2003年就让一个高官看上,改建成他的官宅了!算上你,这几年得有大几千人来寻找邮政博物馆,但是早没了!”这时,旁边的一位妇女也插话:“当时改建的时候动静可大了,大兴土木,气焰冲天!把我们街坊的房子都震坏了,我们找了许多单位,无人敢管!”周围的群众渐多,大家都对这种损坏文物,自建豪宅的做法恨恨有声!我问大家是谁有这么大胆量,敢于毁坏文物建自己的安乐窝?大家愤愤喝道:——“周永康!”

啊!我惊得半天无语!一个主管全国政法战线的最高领导人竟然无视《文物保护法》,肆意践踏法律,侵占文物。昭昭法律明条,悠悠百年历史,就在一个贪腐之辈的肆意妄为中都化做了乌有!

但是,历史是那么好欺辱的吗?未见得!想当年太史公为修《史记》而游历天下,他在过齐国孟尝君故地(薛)的时候,就听到当地百姓对这位战国“贵公子”的恨恨之声,太史公都记入了《史记*孟尝君列传“论赞”》之中。后来宋朝著名的政治家、文学家王安石在其著名的文章《读孟尝君传》中直揭孟尝君是“鸡鸣狗盗之雄”!其实这议论是上接太史公的论赞的,连口气都得其仿佛。

历史告诉我们,一些权贵当时看起来显赫一时,特不过是“鸡鸣狗盗之雄”耳!后来直落得个“骂遗千古”!看看现实周永康之辈的下场,不就证明历史的真理吗?!所以,权贵应当敬畏历史,才能避免在历史上“骂名千古”!但是,我们的历史为什么老让这些“鸡鸣狗盗之雄”所侵占呢?治史者当深思耳,而治世者更应熟虑焉!如果朝中“鸡鸣狗盗之雄”不清除,那么列强“虎噬狼吞”的历史就要重演!

想想齐国之亡于暴秦的历史;看看清朝之受制于列强的陈迹,噫!可忧虑哉!

是到了该“大清扫”的时候了!毛主席说的好:“扫帚扫不到的地方,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我们的党究竟还要“蒙尘”多久啊?!

现在,蠹贼已经落网,而文物依然被占,我们不禁要问,我们东城区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何时复建?!

(作者系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副会长;来源:昆仑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