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南北战争的真相:种族歧视从未改变-青年力

最近,美国发生的骚乱,提到了南北战争。

发生在1861年-1865年美国的南北战争,究竟是一场什么样的战争?

美国的精英们一直以来只宣传是解放黑人奴隶的战争。实际上是南北方两种经济方式斗争的需要,是美国内部统一的需要。在统一战争的进程中,林肯看到战争中死亡的人数令人触目惊心,为了继续给人们一个抛头颅洒热血的理由,便提出了解放奴隶的宣言,这是北方为了壮大自己的力量,争取更多的黑人参加北方的队伍而采取的措施,解放黑人奴隶是林肯及其政府不得已的事。如果非说南北战争是为了解放黑人奴隶的话,那是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耶鲁大学的历史学家哈利.斯托特这样说:“林肯早就预料到,这场战争的死伤数字还会不断攀升。为了取得最终胜利,他必须给人民一个继续战争的理由,于是便打出了解放奴隶这张底牌。”

在美国历史上特别在殖民地时期,美国南方从非洲进口了大批黑人奴隶,建立了奴隶制基础上的种植园经济。在南方,广大的黑人被视为奴隶主的财产,没有独立人格,没有人身自由,过着悲惨的生活。这种状况在美国建国后仍然得到继续。美国的建国者们尽管提出了人人平等和自由的思想,但是并没有将之应用于美国南方的黑人。为了获得南方奴隶主阶级的支持,美国的开国者在建国时采取了默认奴隶制在南方存在的事实。美国的《独立宣言》就是在删掉了废除奴隶制的条款以后才获得通过的,这样就造成了美国在立国后70多年的时间里还存在的“自由人”与“奴隶制”这两制并存的“一国两制”的现象。

对于美国南方存在的奴隶制问题,北方资产阶级中的一些人士从发展资本主义的角度出发,不断地呼吁把奴隶解放成为自由人,变成可以自由雇佣的劳动力。但是,美国政府并没有把它提到日程上。这是因为,从乔治 华盛顿1789年就任美国第一任总统一直到林肯就任的1861年的这72年当中,美国15任总统里面有10个总统是奴隶主,其中有8个总统在总统任上还身兼奴隶主。另外有3个北方人总统是支持奴隶制度的极端种族歧视主义者,只有两个总统是北方人而且反奴隶制度。1836年5月26日,国会还以117票对68票通过了一个“钳口法”,决定再也不讨论任何关于废奴派反对奴隶制的提案。1850年9月,国会又通过了《奴隶逃亡法》,限制和惩罚奴隶的逃亡。

由此可以断定,南方存在的奴隶制度大家是默认的。不是南北分歧的主要原因。

那么,原因是什么呢?我们知道,从18世纪末开始,美国进行工业革命,到19世纪中期,美国的工业发展水平已经是仅次于英国、法国和德意志,名列世界上第四。美国的工业生产主要集中于北部和西北部。当时,全国工厂总数的85%在北方,工业投资、工资劳动者人数以及工业总产量中的比重北方也分别占到90.5%、91.5%和92%。而在美国南方,奴隶制种植园经济却非常盛行。18世纪末,由于奴隶制种植园经济效率低、成本高、无利可图,已经走向衰弱。1793年,美国人惠特尼发明了轧棉机,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发明。轧棉机发明以后,以蒸汽机带动,清除棉籽的效率提高了一千倍。当时,由于欧洲和美国北方工业革命以后纺织业发展迅速,对棉花的需求量激增,这样,就使得奴隶制种植园种植棉花变得有利可图,奴隶制种植园一下又兴盛起来。内战爆发前夕,南方的蓄奴州共有15个,有黑奴400多万人,主要生产棉花,而且大部分是出口到英国和西欧国家,用于换回价廉物美的工业品。美国北方的工业品由于成本比较高,价格较贵,南方人不愿意和北方人进行商品交换。由于经济利益的不同,北方和南方的矛盾也日益尖锐。一方面,北方需要掌握南方的市场,销售北方生产的工业品,同时,也需要利用南方的棉花等原材料,而且北方的资本家需要自由的奴隶——工人,希望解放黑人奴隶,扩充自由劳动力,提高黑人的待遇,让他们也能买得起北方生产的产品;但是,南方的种植园主却希望进口便宜的英国商品,更愿意把棉花卖到国外,获得更多的收益,同时,他们也希望有更多的黑人奴隶,发展更多的种植。当时的政府为了使南方购买北方的产品,大大提高了进口国外产品的关税,用以保护北方产品在南方销售。1828年到1832年,国会通过了提高对欧洲工业产品关税的法案。由于这项关税政策将对倚重对欧洲大量外销农产品的南卡罗莱那州及其他南方各州造成经济上的冲击,美国南方农业州担心欧洲各国会报复美国而提高对美国农产品的关税,因此被讥为“嫌恶关税”。另外,这项法案使三分之一的南方人缴纳四分之三的税收。所以南方人认为北方人经济上剥削了他们。对此南卡罗莱那州议会召开州代表大会,通过了联邦法令废止权条例,宣布1828及1832年的关税法于该州内无效。这种政治上和经济上的差异是美国南北战争的一个重要原因。

资本家和奴隶主之间经济利益上的深刻矛盾,反映在国家政治上就是南北对国家体制上有很大的分歧。美国建国以后一直是一个松散存在的联邦体制和各州分治的原则,法律没有必须定义它是绝对不可再分的整体,还是自愿则合,不自愿了则分的联合体。美国的存在形式和不断加盟的扩大,一向是非常自然的。新加盟的地区在一段过渡之后,都理所当然地得到自治权。在几十年里,美国维护统一的方法是“一国两制”,虽然加入合众国的有南方的蓄奴州也有北方的自由州,但在政府里大家平分权利,维持平衡,相安无事。一直维护到1819年,南部和北部各有11个州加入合众国,在国会里各有22个参议员。随着美国开发西部的进展,又有新的州加入,如何保持自由州和蓄奴州的政治平衡就成为问题了。1819年密苏里州申请加入时,是作为允许蓄奴州还是作为不允许蓄奴的自由州加入,国会争执不下,迟迟不予批准。直到1820年又一个缅因州申请加入时,才搞了个平衡:缅因州作为自由州,密苏里州作为蓄奴州,一起同时加入合众国。

1854年7月6日,反对奴隶制的辉格党等几个小党组成了美国共和党,1860年,共和党人林肯第一次当选美国总统。

林肯的当选沉重地打击了美国南方人士。他们觉得南方的利益已经不可能得到联邦的保护。于是,脱离联邦、自立政府的主张获得响应。

为了平息南方人的愤怒和担心,林肯总统在演讲中多次向南方递出橄榄枝。他声明,他希望南方人士要认识到限制奴隶制和废除奴隶制的区别。他的目的不是要废除南方的奴隶制,共和党也无意干涉南方蓄奴州的奴隶制度。他要求南方各州不要脱离联邦,而是在联邦内解决问题。当时共和党中的大资产阶级并不关心奴隶制的存废问题,他们关心的是自己刚刚到手的政治和经济权益,他们担心如果南方分裂出去,南方奴隶主所欠的2.11亿债务可能泡汤。

然而,南方各州因为不再愿意受北方的剥削,断然决然地宣布自组南方邦联政府。南方人认为,坚信自己有脱离联邦寻求独立的权利。而在这一点上,正是南北方的最大分歧所在。

南方人士认为,美国联邦是当初各州自由加入而组成的。现在各州仍然有权利自由退出。而北方人士则认为,各州既然已经加入联邦,就已经形成了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加入时需要全体联邦成员的同意,退出时也必须经过同样的程序。对这一统一与分裂权利的认知不同,就成了区别南方人士与北方人士的分界线而不是对奴隶制的认识。当林肯当选还没有上任时,有七个州于先后宣布脱离联邦。这些州分别是:南卡罗莱纳州(1860年12月21日) 密西西比州(1861年1月9日) 佛罗里达州(1861年1月10日) 阿拉巴马州(1861年1月11日) 佐治亚州(1861年1月19日) 路易斯安纳州(1861年1月26日) 得克萨斯州(1861年2月1日)。这些州于1861年2月4日集会于蒙哥马利市,8日宣布成立了美利坚诸州联盟,简称“南方联盟”。42名代表选举杰斐逊 戴维斯为总统,并且依据美国宪法建立政府。林肯就任总统时,美国南北分裂的局面已经形成。北方资本家的利益受到了极大损害。所以,林肯发动南北战争不是为了消灭奴隶制,正如林肯自己明确指出的那样,“这场斗争的最高目标是拯救联邦”。

在战争进行中林肯的表现也说明这场战争的目标不是为了解放黑人的。战争初期,如何对待和处置逃亡奴隶,保守派倾向于将一切逃亡奴隶遣返给南部,激进派则认为在战场上收容逃亡的奴隶,将他们充入军队,变为自由人。林肯开始是站在保守派一边的。1861年夏天,约翰 弗里蒙特将军率部与南方同盟军在密苏里州展开激战,为了打击敌人和武装的奴隶主,弗里蒙特8月30日发布公告:凡反对联邦政府和南方军合作的奴隶主,一律没收财产,其奴隶全部释放为自由人。对于这个局部解放奴隶(只是对南方反抗联邦政府的奴隶主)的措施,林肯并不支持,他采纳了保守派的意见,于9月2日要求弗里蒙特修改解放奴隶的条款。在弗里蒙特拒绝修改的情况下,林肯强行撤销弗里蒙特的命令,10月24日又罢免了弗里蒙特西部战区司令的职务。当时南北已经开战,如果林肯要想解放黑人奴隶,完全可以顺势而为,但林肯没有这样做,而是采取了相反的政策。同年7月25日美国国会还通过了《没收法案》,声称战争是为保存联邦而不是终止奴隶制度。再次强调这次战争只为统一,不为解放黑人。

美国南北战争就是在南北开始分裂的情况下开始的。首先在南卡罗来纳州的萨姆特要塞打响的。林肯是在1861年3月4日就职的,就在当天收到了萨姆特要塞司令罗伯特 安德森的求援急电。原来在3月3日,南方同盟总统杰弗逊 戴维斯命令皮埃尔 博雷加德率部队包围要塞。北方在要塞的部队装备和给养只能维持1个月。如果得不到支援,他们只好放弃要塞。

美国南北战争的真相:种族歧视从未改变-青年力

正在林肯犹豫不决的情况下,4月12日南方军队炮击要塞,迫使要塞守军于14日撤出要塞。历时4年的美国内战就此开始。

1861年4月15日林肯向北方各州发布命令,征兵75000人,5月3日又下令征召42000人。在两个月内,美国政府还征到310000名志愿兵。

按说以当时的情况,北方是很容易打胜这场战争的。战争初期北方掌握着政府大权,实力大大超过南方,北方有2234万人口,南方只有910万,而且其中有近400万是黑奴。北方有发达的工业,四通八达的铁路网和丰富的粮食,而南方几乎没有工业,铁路也很少。但南方有充分的军事准备,拥有装备及训练都较精良的军队。但北方政府缺乏长期作战的准备,他们以为3个月就可以结束战争(从开始招募服役期为3个月的士兵就可以看出)。而且,内战前夕布坎南总统(奴隶主的代理人)曾设法把大量武器和金钱输送到南方去。

所以在内战第一阶段,北方在军事上连遭失败。主要表现在两场战役上。

首先是林肯派欧文.麦克道尔将军率30000人的军队,7月21日攻击布尔河附近的马纳萨斯车站的22000名南方军队。但麦克道尔动作迟缓,南方军又用火车急派1.1万人增援,开始双方打得难分难解,后来南方军进攻北方军的右翼,并炸断北方军用于撤退时使用的卡布河大桥,结果联邦军队陷入慌乱争相逃命,溃不成军的逃回了华盛顿。此次战役,北方军伤亡2896人,南方军伤亡1982人。

布尔河战败后,林肯授命乔治 麦克莱伦指挥华盛顿军区组织起16万人的军团。但麦克莱伦只顾操练,按兵不动,幻想通过充分的准备一举攻下南方政府的所在地——里士满。在林肯的多次催促下,于10月下旬派爱德华 贝克少校带一只小分队试探出击。结果遭南方军队伏击,920名官兵几乎全军覆没。

1862年4月初,南方军1.7万人在半岛构筑了薄弱的三条防线。但手中握有10几万大军的麦克莱伦迟迟不发动进攻。直到5月4日才开始进攻。然而,南方军早已进行了战略转移。

与陆军进攻南方接连受挫不同,海军的进攻大有斩获。林肯接受美军司令温菲尔德 斯科特订的“蟒蛇计划”。他的计划是以联邦海军封锁主要港口来削弱南方同盟的经济;然后夺取密西西比河以切断南部。1861年5月,林肯下令对所有南部港口实施封锁,终止南方大部分国际船运,违法的船只及货物皆被掳获。到1861年7月底,北方海军部署了4只分舰队,封锁了南方8个主要港口。并在港口建立了军事基地,封锁阻止了大多数港口之间的交通,中止了棉花贸易,打击南方经济,引发了南方粮食及其他用品的短缺,加上南方联盟征收粮食引致南部恶性通货膨胀,使南方发生了粮食暴动。与此同时,海军还协助陆军夺回了哈特勒斯和希尔顿赫德两个重要战略要地,为联邦军挽回了一些面子。

1862年,北军发动进攻,西线由格兰特指挥,进展顺利,2月攻克亨利堡和多纳尔森堡,基本控制了田纳西州。4月在夏洛战役中击败南军,5月攻克科林斯和孟菲斯,攻克了南部最大的贸易中心和港口新奥尔良,解放了肯塔基和田那西。

然而,麦克莱伦指挥的东线北军则进展迟缓,林肯撤销了他联邦陆军总司令职务,让亨利 郝列克接替,仅让他指挥波多马克军团。

在总统林肯强烈要求下,麦克莱伦在1862年春季由里士满东南,约克河与詹姆斯河之间的维吉尼亚半岛进攻弗吉尼亚州。虽然麦克莱伦经过1个半月才到达里士满城外,但在南方集中的优势兵力面前,还是吃了败仗。6月27日南方军集中10万大军,在夜幕掩护下,突破北方军防线,打得北方军的9万部队溃不成军。在半岛行动胜利的鼓励下,南方军乘胜向北方纵声挺进,威胁北方中心地区。9月5日南方军总司令罗伯特 李将军率领北维吉尼亚军团45,000人越过波多马克河进入马里兰州,兵临华盛顿。林肯命令麦克莱伦进行还击。9月17日麦克莱伦在缴获南方军详细作战计划和部署后,和南方军在马里兰州夏普斯堡附近安提塔姆3英里长的战线上进行交战。北方军在强大炮火的支援下,南方军惨败。林肯要求麦克莱伦渡河追赶敌军,麦克莱伦寻找借口,拖延行动,拒绝追赶。11月7日,林肯解除了麦克莱伦波多马克军团的指挥权。

在1861年7月马纳萨斯和1862年夏的半岛战役中,北军损失惨重。北军虽然在西线取得一系列辉煌战果,从南军手中夺取了几个重要战略据点,但是这些战果都被东线的惨败所抵消。在北方军事上屡次失败、人员伤亡惨重的情况下,共和党内部的激进派及社会上的废权主义者提出解放奴隶和武装黑人的主张。林肯这才也意识到解放奴隶的必要性。

由此看来,为了取得战争的胜利,改变战场上的不利局面,在战争的进程中林肯和北方政府不得不采取一些措施解放奴隶,武装黑人。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解放黑人奴隶,是为了打赢战争,让黑人为北方战争服务。

1862年2月25日,禁止军队捕捉黑人和引渡黑人的法案,改变了过去用军队抓捕逃亡的奴隶,然后引渡给奴隶主的做法;4月16日国会又通过在哥伦比亚特区禁止奴隶制的法案;5月20日,又通过了“宅地法”,规定年满21岁的公民,不管是白人和黑人,只要交10美元的登记费,就可以获得160英亩土地;6月19日国会通过的法案宣布,凡准备新加入合众国的州,废除奴隶制,确定黑人子女有受教育的权利;7月17日国会通过没收法案,没收所有叛乱者的动产和不动产,其奴隶均解放为自由人,并授权总统可以使用奴隶去镇压叛乱者。这些法律和法案,虽然都不彻底,但都或多或少打击了奴隶制度,给了奴隶们以希望,使成千上万的奴隶逃往北方,有的参加北方军队,给本来人力不足的南方更加沉重打击,大大增强了北方军队的力量。

这种有条件的、试验性的解放奴隶的措施,是林肯看到了解放奴隶对于取得战争胜利的重要意义。所以林肯在1862年9月22日的内阁会议上,宣读了“初步解放奴隶的宣言”。1863年1月1日在元旦节正式发表了“解放奴隶宣言”。广大黑人们看到了光明的前途,大批逃往北部,踊跃参军,在南部和北部,建立起了58个黑人团队,黑人士兵达近4万人。他们对奴隶制充满了仇恨,英勇战斗,成为美国南北战争中一直锐不可当的战斗力量。

1863年开始实行征兵法,以代替募兵制,增强了北方的兵力。同时,林肯调整了军事领导机构,实行统一指挥,任命有卓越军事才能的格兰特为全军统帅。

林肯解除了麦克莱伦的军团司令后,任命安伯洛斯 伯恩赛德少将接替。伯恩赛德只想进攻里士满,不去向南方军队主力进攻。结果很快就在12月13日的弗雷德里克斯堡战役中被罗伯特 李击败,超过12,000名联邦士兵伤亡。后伯恩赛德被约瑟夫 胡克少将接替。胡克军队在数量上与南方军队比例超过2比1,但他在1863年5月继续执行错误的攻打里士满的作战计划。在昌斯勒维尔战役中。又败给了南方军。6月南军73000人在罗伯特 李的率领下企图向北挺进,开辟北方战场。接替胡可的乔治 米德率军迎敌。米德在7月1日至7月3日用密集的炮火击败了南军的多次进攻,炸的南军尸横遍野。演绎了美国内战的著名战役——葛底斯堡大战。这场战役,南军损失28000多人,北军也伤亡23000多人。这场战争被认为是美国内战的转折点,具有决定性的意义。从此以后,南方军不得不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御,战场上的主动权转到北方军队手中。

罗伯特 李在东线北进的同时,格兰特在西线包围了南军防守密西西比河的要塞维克斯堡,7月4日南军投降。7月8日北军占领哈得逊港,南军被分割成东西两部分。9月北军攻克查塔努加,11月又击退南军的反击。

1864年,北方最高统帅采用新的战略方针:在东、西两线同时展开强大攻势。在东线以消耗敌人力量为主要目标;在西线用强大兵力深入敌方腹地,切断“南部同盟”的东北部与西南部的联系。

1864年初,格兰特将军命令威廉.谢尔曼将军实施“向海洋进军”的作战计划。打到南方的内线,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和破坏南方的战争资源。

5月,谢尔曼率部轻车简从,迂回作战,绕敌前进。9月占领了南部最大的铁路枢纽和工业城市亚特兰大。11月16日,谢尔曼又挑选了62000名精兵,不带给养,长驱300英里,直插南方腹地。所到之处,烧粮食,杀牲畜,毁机器,拆桥梁,进行破坏性的大扫荡。南方奴隶主闻风丧胆,四散逃亡,奴隶们则兴高采烈,跟着谢尔曼的大军前进,走向解放的道路。

谢尔曼在1865年2月又发动新的攻势,掉头北上,继续实行战争恐怖政策,使南方奴隶主闻风丧胆,军事行动势如破竹。17日占领南卡罗来纳州首府哥伦比亚,18日又占领了查尔斯顿,3月又打退南方军的2次拦截,于4月中旬攻克北卡罗来纳的首府罗利。进军中彻底摧毁了敌人的各种军事设施,沉重地打击了敌人的经济力量,使南方经济陷于瘫痪。

与此同时,在东线,格兰特将军在1865年3月中旬,率领115000北军把罗伯特 李的54000人马围困在彼得斯堡,4月2日南方军撤出彼得斯堡,北方军乘胜前进,打进了南方“首都”里士满城内。

4月8日罗伯特 李纠集南方军3万余人,准备反抗。结果被7万多北方军团团包围,4月9日罗伯特 李见大势已去,便向格兰特投降。5月末,南方最后一支军队在新奥尔良投降。至此,历时4年的美国南北战争结束,美国得以完整保存,南北统一。

美国这场同室操戈的南北战争,双方参战的总人数约360万,占总人口的十分之一强。南方死亡约26万人,北方死亡约36万人,加起来等于美国建国以后历次战争死亡人数的总和,也比后来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死亡人数多得多。

但是,内战并没有彻底消除种族歧视,黑人在美国仍然一直受到不平等的待遇。不然不会有20世纪60年代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想”的要求平等的呼唤,并为实现民族平等献出了39岁的生命。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号“东方思想库”,原标题:美国南北战争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