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战争,如何颠倒美国种族歧?-青年力

1865年美国南北战争结束,一个统一而强化中央集权的美洲国家驶入了工业化快车道。

从国际上来说,美国对外政策仍然奉行“门罗主义”,不干涉欧洲,也不允许别人来干涉美洲。

在国内,金钱成了决定人们社会地位的唯一条件,这跟欧洲或亚洲并不相同。美国优势在于它没有君主,没有世袭贵族对体制的牵绊,不用付出像法国大革命,英国光荣革命那种社会代价。

美国就像一只脱缰的野猪,体型硕大,凶猛快速,随着经济的高速增长,整个国力也冲进了世界第一阵营。

今天美国两派群众武斗,根子并非出在这一发展时期。黑人虽然得到了解放,不再是奴隶身份,但存在着后来所说的“种族歧视”。

所谓歧视就是不平等,是特权群体对非特权群体的压迫。抛开宗教信仰,种族差异不说,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经济地位。

举个简单例子,英国贵族子弟可以进伊顿公学,哈罗公学接受优质教育,而平民则不被接纳。这是种族歧视吗?这是由血统和经济地位决定,因为他们同样是白人,所以不被认为是种族歧视。

美国则将处于经济附属地位的黑人和其它有色人种视为贱民,完全将这种现像归结于“种族歧视”,实际上是美国统治阶级有意回避阶级斗争本质。

用种族歧视来掩盖阶级斗争,最明显的差别就是:前者是社会问题,可以用温和手段协调,后者会引发暴力革命。

为了维护资本主义制度,在年复一年舆论引导下,人们接受了“种族歧视”这个说法,并向全世界推广。

为了维护美国社会安定和秩序,这无可厚非。但是美国跑偏了,从一个极端慢慢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越战冲击

在1964年至1972年间,人类有史以来最富裕、最强大的国家动用最大限度的军事力量,使用了除核武器之外的一切武器,为了构筑东南亚共产主义防火墙,陷入越南战争泥潭之中。

同时在美国国内出现了最大规模,持续时间最长的反战运动。

1964年8月初,约翰逊总统与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向美国公众宣布:北越鱼雷艇攻击了美国在越南东京湾的驱逐舰。后来事实表明,所谓东京湾事件只是一个发动战争的骗局。

另外,美国国会就东京湾“挑衅”事件马上通过一项法案,授权约翰逊总统在东南亚采取军事行动权力。众议院全票通过,参议院只有两票反对。

这样便出现了不是由宪法授权的国会宣布战争状态的情况。

一个公然谎言和一个违宪行为。导致美国社会不可能出现像二战那样紧密团结在罗斯福总统身边同仇敌忾的气氛。

最初美国反战人士并不多,他们不断向联邦最高法院请愿,要求判决战争行为违宪,但被最高法院一次又一次拒绝。

这样,反战运动开始向民间蔓延,企图动员社会力量来逼使白宫做出让步,结束战争。

想要发动社会力量,原先怨气最重的群体迅速被纳入了反战轨道。这些群体包括黑人及其它非白人种族,地下同性恋者,小资左派,环保,动保,反核等等。

这场长期持续的运动,改变了“种族歧视”现像,对后来美国及西方社会形成了一种“反歧视”,黑人等弱势群体变得说不得碰不得,最后演变成一种“政治正确”行为。

“反战”只是成了一个凝聚力量的口号,事实上,越战结束之后,这场运动还在不断高涨。

越南战争,如何颠倒美国种族歧?-青年力

这场无望取胜的肮脏战争,对美国人心理冲击是相当巨大的,红十字会天天告诉人们战争死伤多少人,而各种信息渠道也在不断发表战争最为残酷的新闻和图片。

1968年3月16日,美军在越南美莱四号村将500多名老人,妇女,儿童推下一条小沟内,挨个进行枪杀,甚至连吃奶的婴儿也不放过。

美军以杀人取乐的暴行被士兵罗恩·莱德诺尔曝光后,美国媒体保持集体沉默,但反战团体还是用自己传播渠道公开了这起暴行。

在一系列暴行曝光之后,约翰逊总统无论公开出现在哪里,都有一大批的反战示威者来抗议。没有人再相信这场战争跟正义有着一丝一毫的关系。

反战与政局

1968年约翰逊不得不宣布放弃下届总统大选,同年承诺将美军带出泥潭的尼克松赢得总统大选。

但尼克松上台后加紧了对越南的进攻,他想以体面的,胜利者的姿态结束战争,结果还是拔不出腿。

1970年,美国国会政客们出于对民间反战力量高涨的恐惧,议员们以选票得失为出发点。国会通过法案:不经国会同意,尼克松不得动用美国军队扩大战争。

而在此之前,黑人们传单是:密西西比河两岸的黑人同胞们,在结束种族歧视之前,不要为白人跑到越南送命。

各地白人学生组手拉手上街,打出标语“哀悼越南儿童。”我以前写过一篇那张著名的照片:一位越南女孩在汽油弹爆炸后受伤疯跑的故事,就是那个时期的经典照片。策反杰作:一张震惊世界照片背后的故事

1971年,三万多人聚集在华盛顿,以反战为口号,瘫痪首都交通。

这场运动名字,就是今天港独份子最爱的:公民不服从运动。

港独份子觉得这名字能唬得了别人,其实是在捡美国反战运动的烂鞋。现在美国媒体还在提议给这帮SB诺贝尔奖,当年美媒可是替白宫洗地洗得吐血。

回首当年,诺贝尔欠美国异见人士们一个和平奖。

一,1965年11月2日下午,在五角大楼门口,3个孩子父亲、32岁的罗曼·莫里森全身浸透了煤油,站在大楼第三层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办公室的窗台下面点火自焚,抗议越战。

二,同年,82岁老太太艾丽丝·赫斯在底特律自焚而亡,以表达她反战之心。

这两位为什么没机会拿奖?甚至被淹没在历史之中,因为他们反的是美国,根本不可能被塑造成英雄。那帮港独份子还有脸说自己是“公民不服从”运动?早该死了。

在七十年代初,美国一场反战集会,全国经常能聚集起两百多万人。对政客们来说,他们看到了选票,纷纷改头换面,扮演起反战支持者角色。

此后,美国反战运动滑向了另一个方向。

弱势群体反攻

1970年美国资深律师团队将近一百人参加反战运动,律师是美国高级白领的风向标,说明事情正在起变化。

1971年6月,美国媒体开始反水,《纽约时报》曝光一份长达7000多页的军事文件,这是兰德公司员工非法复印的,尼克松政府以《反间谍罪》起诉盗取机密者。

结果联邦最高法院以言论自由为理由,反而裁定白宫违宪在先。这是美国政治内斗的表现,矛盾直指尼克松,后来的“水门事件”并非偶然。

如果三权分立是真的,那么越南战争早已经被叫停。最高法也不用现在跳出来装反战同情者。

然后,各路明星,教会组织在观望一阵后,也纷纷加入反战阵营。

从反战群体分布来看:

一,在1965到1970年五年间,中小学教育程度者占绝大多数。1970年之后,大学教育程度者占了多数。

二,前五年,极端反战群体,以50岁以上黑人男女为主,后来则以白人为主。

三,老兵团体不断涌现,成了反战主力军。

值得注意的是,在前五年,大多数美国知识阶层是支持向越南派兵的。

1972年尼克松在迈阿密演讲时,两名受邀老兵推着轮椅到会场,然后高喊反战口号,被特工制服。但这次举行大大激励了老兵团体的全国行动。

尼克松后来在回忆录中承认,反战运动造成了美国舆论大分裂,如果越战再持续下去,非但取胜无望,而且会造成美国社会撕裂。

虽然战争结束,但抗议运动已经远远超出了越南战争问题本身,一场重大社会改变,正在悄悄来临。

性解放运动

在“反战运动”这面大旗之下,美国掀起各色各样,前所未有的社会运动,不断冲击着旧秩序和旧观念。

美国虽然有种种宗教束缚,但它并不是禁欲社会,就像《飘》的女主人公思嘉丽一样,尽管她并不在乎贞洁,但那只是她个人挣扎沉浮的一部份,并不是为了淫欲而追求享乐。

美国社会并不提倡宣扬淫乐思想,从当时针对好莱坞的《海斯法典》里可以看出。

而且白人世界还有一项性禁忌,就是白种女人与黑种男人发生性行为是不可容忍的事情,涉事黑人往往会受到极其残酷的惩罚。

而性解放运动又跟女权运动紧密相关。

1967年前后,随着民权运动、学生运动的展开,妇女们也开始举行女性集会。

1968年初,华盛顿数百名妇女高举火把,到阿灵顿国家公墓示威,举行了一场“传统女性的葬礼”,以表示美国女性进入独立自主的时代。

1968年底,一个叫“激进女性”发起抗议“美国小姐”运动,称她们是男人的性玩物,是妇女受压迫的体现。示威妇女们把胸罩、吊带袜、假睫毛、假发统统扔进了“自由垃圾箱”,还将“美国小姐”的桂冠戴在一只母羊头上。“女权”成了最游行的词语之一。

1973年妇女们在法律上赢得最重要一场胜利,联邦最高法院裁定除了妊娠最后三个月不允许堕胎之外,之前可以由女人自己决定。

而在此之前堕胎被禁止,包括欧洲也是如此,这是不仅是法律问题,实质是宗教问题。而在社会主义国家,把流产权力交给了女人自己。

风起云涌的女权运动,对美国妇女社会地位提高,人身安全保障有着非常积极进步的一面,但最终却走向了泛滥和极端化。

性解放运动伴随着妇女独立意识的唤醒,最初出现在校园里的激进学生之中,然后向整个社公辐射。

美国人性行为发生了惊人变化。婚前性行为不再是可耻的事情,反而,处女成了老土的像征。性生活可以公开而坦率的讨论,自慰也成了可以公开谈论,甚至还得到了鼓励。

同性恋异军突起,男同性恋者和女同性恋者各种组织互相呼应,起来反对针对社会对他们的歧视,从此同性恋者赋予自己一种团体观念,以用来战胜羞耻感和孤立感。

到今天为止,同性恋都不是个体,而是一个群体,这些团体在一些国家成了西方的政治工具,如俄罗斯。

教导男人和女人如何获得性生活满足的图片和书刊愈加畅销,像1953年创刊的《花花公子》在这一时期进入了事业高峰期。电影在表现性方面也不再有所顾忌。

性开放,代表着一种新的,走在时代前沿的生活方式,特别是在年轻人中间,集体性行为方式开始流行。

原本存在于西方宫廷,贵族,上流社会中的淫荡生活,飞入了寻常百姓家。

是好是坏?见仁见智,只要客观看待,无论赞美还是谴责,都可以理解。但千万不要跟着公知去跪舔美国,那会精分的。

性解放运动+反种族歧视运动,使得白种女人与黑种男人之间的性行为变成了一种常态,并以此作为平等对待黑人的实践行动。

性解放运动被带到了纯享乐主义道路之上。而女权运动也愈来愈带着政治色彩和利益输送,包括环保,反核,动保组织后来也走上了这条路。

而传统保守主义的大本营--天主教教会,也出现了松动,有的修女公开表示要追求性爱,要结婚,生子,甚至连手续也不办理,直接脱离教会。

人们怀疑一切,美国社会陷入了一种深深的不安全感之中。一些组织发起反对防腐剂、垃圾食品和欺诈广告运动。政府被迫禁止在媒体上做香烟广告。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性和毒品从七十年代开始在美国泛滥,波及整个西方社会。

其它国家在美留学生,在这种气氛之下,有的无所适从,有的回到原藉国主动宣传这种思想,并将自己视为时代潮流引领者。

而美国国内的“种族歧视”走向另一个极端如此顺利,是由于政治,法律等权力机构为迎合,调和社会矛盾,采取一系列手段使其固定化,合理化,合法化。

但种下的恶果总有一天会爆发,直到怒火将一切化为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