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老师:请给高考改革点时间好么?——与《失败的浙江高考改革》商榷(附原文)-青年力

刚读了一篇网上流传的文章——《失败的浙江高考改革,北大院长怒批“嗅到危险味道”》。文中伊始,作者先是提及新一轮高考改革“文理不分科”、“语数外三科必考,其余科目七选三”、“取消一二本等批次区别,录取不分批次,按专业平行投档”等情况介绍,然后笔锋一转,开始从多个方面分析浙江新课改如何成为败笔的。

文中提出了一些浙江新课改中出现的一些问题,这无可厚非,不过,作为一个中学一线的老师,我对该文章中的一些悲观情绪颇有不解。鉴于学识有限,谨从以下几个方面阐述一些个人的粗浅认识。

一、存在问题不等于失败

任何改革都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一般都是先有一个理论,然后在小范围的试点进行探索与实践,若感觉还可以,然后进一步扩大试点的范围,再反复的用实践去验证,修正,完善理论,最终全面的展开推广。那么对于新课程改革来讲,经历过上世纪末启动第八次基础教育课程改革——2001年/2014年大范围的开展课程实验——2011年修订义务课程标准——2014年修订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等多年的积累。面对进一步深化课程改革的新一轮探索,2014年上海、江苏首批试点后,今年又陆续加入了北京、天津、山东、海南将作为第二批次的试点城市接过接力棒,继续探索。文中用了失败的字眼,似乎颇为不妥,新课程改革即便在江苏试点中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总的来说,算是平稳收官,而那些产生的问题,也得到一些相关部门的重视,并出台了相应的改良举措。

江苏主要作出了三方面的调整:一是考试时间调整到每年的1月和6月;二是选考定在高三学年;三是学考与选考分开。假如真如网文中说的浙江课改失败了,那么2017年为何还会继续扩大试点的城市么?显然失败这一结论得出的很是草率的,况且价值判断通常在一个事物终结后才好评判,如今新课改依旧在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实践中,不断的试错,调研,调整,完善,这是个过程,直至今日也还处在改革深化期,并不是终结了,如何评判失败了呢?

二、改革动了谁的奶酪呢?

网文中写道。“与当初的美好设想不同,现实中月月大考,考生疲惫不堪,分班一片混乱,高校选择权有名无实,从考生、家长、学校到高校,基本一片怨声沸腾”,然后文中进而直言改革有倒退现象,说学生选择权仅为噱头,作者大约是想论证下现实与理想总有差距,这本也无可厚非。不过我以为任何一个新生事物刚刚出现的时候,总是现实滞后于理想的,总不是说因为现实中的一系列配套措施还没有完全的建立好,所以就别改革了吧?正是因为对之前的高中教育大家有很多不满,所以才有这一轮的改革,对于这种纠偏的改革,是否有必要采取悲情的态度呢?

反对声的确有,但赞许声声浪更胜,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因材施教的传统,让学生按照自己的兴趣去选择学习的科目有何不可?文中说有些学校只看重优势学科,资源有倾斜,我个人以为,哪个学校没有点自己的积淀和特色呢?难道大杂烩就好了?倒逼一些教师提升专业学科素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啊,有的学校的确有的学科师资很强,比如某个学科的特级教师由于学识高,吸引更多学生来听,好多人都选择了这个学科,然后呢?教室坐不开了,学校有意识的给这个老师个大报告厅,这算是资源倾斜么?是这个特级老师的错?还是学校的错?学生个性化自主选择有什么错呢?

不论是在这次改革中,哪些学科,哪些高校,哪部分人被动了奶酪,大家应振作起来,从自身身上把压力变成动力,提高自身的适应力,逐步去应对未来的学生选择和报考大学走势的新变化,努力不怨天尤人,拖改革的后腿?相信们老师和学校都会努力,中国的高校拥有很多的精英学者,他们会用他们的聪明才智消化那些还不够完美的部分。

三、文理平分秋色,就是理科受打压么?

文中称,“理化受到严重削弱,江浙考生数理水平明显下降。自南宋以降,江浙历来是中国文脉所系,也是近现代中国理科基础学科人才培养最重要的基地。”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承认长江以南人才辈出,特别是宋朝以后,科举出身的祖籍在江浙地区的进士比例颇高。然而到底是理化受到严重削弱了?还是文科从近现代以来特别是近几十年就严重被挤压了?

从历史上看中国古代大约是文科的天下吧,不论是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还是南宋以来程朱理学成为官方哲学,古代中国的标准教科书多是四书五经文科主打的,自然科学不太受重视,特别是明清以来自然科学甚至被当作奇技淫巧被低估了,例如考状元的试卷是八股文,内容皆出自儒家经典,恐怕不是考理化生,这才是历史的真实啊。

近现代是工业文明下的理科的天下,文科又被挤压,如今号称学会数理化走遍全天下的时代也将成为历史了。况,之前的理科教育,在被改革之前,又有多少人点赞呢!我认为二者应该均衡发展。与其说文科崛起了,不如说长期被低估的人文素养终于回归到正途,这不是东风压倒西风,而是一种平分秋色。

根据浙江省实行“7选3”2017年数字统计,理化生学科总人数加起来为31,5013人,史地政人数为29,5039人,表明浙江省文理科的选考人数已经接近了1:1,文理科差距逐渐缩小。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现象。文理本应该均衡发展,不可随意偏废其一。

文科的回归并不仅是因为新课改,而是国家关注民生以及社会和谐稳定的内在要求。这意味着自新中国建国以来的量化考核转向人性个性化评判。建国后党中央为了实现工业现代化重理轻文也是当时社会的人才需求,有其合理性。而今天时代变了,全球化,网络信息化,毕竟人不是机器啊,近些年来社会道德滑坡,幸福感缺失的现实,重塑道德和人文素养是时代要求,后现代主义时期,无法继续工业革命以来的机械化思维,而要凸显“人”和“人文的价值”。

今天习总提倡立德树人,似乎新课程改革学科核心素养理念至少表象上就是朝着这一目标迈进的。核心素养的理念更强调人的基本能力,而不是简单的考试成绩单一评价。这似乎虽然不一定是进步,但至少还不能定义成退步吧?

总之我们要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提到的要坚持把立德树人作为中心环节,把思想政治工作贯穿教育教学全过程,实现全程育人、全方位育人(这正是加强文科建设的必要性)……相信新一轮课程改革会逐步完善,为实现立德树人的目标迈出重要的步伐。

Nancy,中学老师,青年力网专栏作家

附原文《失败的浙江高考改革》——

为了试点推进教育改革,2014年上海、浙江作为试验区最先进入高中教学新一轮改革。和以往改革的“小手术”不同,这次改革可谓是大刀阔斧,推出了一系列比如“文理不分科”、“语数外三科必考,其余科目七选三”、“外语和选考两次,成绩两年有效”、“ 取消一二本等批次区别,录取不分批次,按专业平行投档”等大动筋骨的措施,改革效果也为众人所期待。

然而三年后的2017年,改革后的第一届高三学子完成了高考,但结果却差强人意,和预想的“为考生提供更多机会”、“提高高校招生自主权”等当初的美好设想不同,现实中月月大考,考生疲惫不堪,分班一片混乱,高校选择权有名无实,从考生、家长、学校到高校,基本一片怨声沸腾,北大考试院院长秦春华更是直言“嗅到了另外一丝可能的危险味道”——省招办一家坐大,大权独揽。

有网友评价:“这样的改革,让人不寒而栗!”

浙江省招办独揽大权,北大教授称“嗅到危险味道”

根据浙江省教育厅的解读,改革方案的核心理念是在确保“公平、公正”的前提下,“扩大教育的选择性”。首先考虑是否有利于学生选择,是否有利于高校自主权扩大。“因为好的教育,必然是在学生、学校不断的选择中实现的。”这的确是一个相当先进的理念。如果能实现,必将是中学基础教育和大学招生录取改革的重大突破和福音。

然而,北大教授一行人在浙江调研的过程中,却发现改革实际的效果,可能出现当初政策制定者意想不到,乃至和改革初衷完全背道而驰的情况。

比如,高考招生录取的选择性涉及两个方面:大学和学生,二者相辅相成。令人遗憾的是,浙江方案几乎完全排斥了高校在招生录取过程中的主动选择作用。招生录取的主体应当是大学,现在变成了省教育考试院。

从表面上看,方案似乎给了高校一定的选择权——高校可以根据自身人才选拔和培养需求,预先提出招生录取的相应科目需求。但实质上,高校在两年之前提出科目要求之后,就完全丧失了主动选择学生的任何可能性。它最终见到的仍然是“分”而不是“人”。

坦率地说,按照这一方案,高校招生办公室可以取消,只需将录取通知书交给浙江省教育考试院,由其按照专业和考生成绩顺次填写录取名单并寄给考生即可。录取通知书既不需要大学校长的签名,也不需要由大学招生办公室寄送——那样反而增加了不必要的成本。按照《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精神,省级教育考试机构的职能应当是逐步弱化的,为什么现在反而要进一步强化呢?这难道不是改革的倒退吗?

学生选择权仅为噱头,实际控制权在学校手里

学生的选择权同样不可能得到完全实现。对学生而言,选择性体现在,除语、数、外3门高考科目之外,学生可以在高中学业水平考试的7个科目中自由确定3个选考科目。从理论上说,7选3存在35种组合。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扬长避短,文理交叉,选择自己最擅长的3门作为选考科目。但这完全是书斋里的想象,而且只推演了最好的一种结果。

实际上,由于多个利益相关者从各自不同的目的来行动,有可能出现多种复杂甚至是坏的情况。

在面对人生最重要的一次高考志愿填报的选择上,中学(老师)就掌握了相当大的控制权。也就是说,学生的选择权在很大程度上将被中学(老师)的选择权所替代,他(她)们可以左右甚至决定学生的选择。

为了考出最优成绩,学校很可能不会允许学生去“自由选择”,而是代替学生进行选择,在7个选考科目中整体性地选择本校师资力量最强(或顶尖学生最擅长)的3个科目,然后将全部资源投入到可能产生成绩最大化的这3个科目上,对学生进行集中强化训练,从而在激烈的竞争中取得压倒性优势。同时,在高考填报志愿过程中,引导甚至强迫本校学生全部选择这3个科目——除少数学生外,绝大部分学生也会接受这样的要求,因为他(她)们在这3科上所接受的训练更充分,又何乐而不为呢?

文理不分成泡影,分科“集训”更严重

如果大学所要求的科目高度集中,例如工科院校要求物理、化学和生物,文史类院校要求历史、地理和思想政治——那么,中学仍旧会将资源投入到这6个传统科目上。所谓“文理不分科”就成了纸面上的表述,中学在实际教学过程中仍然会“文理分科”,而且可能分化得更为严重。原因很简单,分工产生效率。资源越是集中到某一学科,专业化训练程度越强,学生所取得的考试成绩就可能越高。

一年三大考,教师和学生不堪重负

所谓的一年两考其实是一年三考,由原来的一次冲刺,变成了现在的反复冲刺。十月份冲一次,四月份冲一次,六月份还要冲一次。折腾得所有考生、教师和家长疲惫不堪,奄奄一息。

正常的假期没有了,正常的休息没有了,正常的生活没有了,变成没日没夜没完没了的应付考试的机器。

为了赶进度,没有自修课,没有活动课。

铺天盖地的模拟考,周考,综合考,联考,考得昏天黑地,考得日月无光,考得学生快要吐血!

为了在考试中占得先机,寒暑假开始提前上课,星期天加班加点,节假日完全取消,就像一列喘着粗气的老火车,日夜狂奔!

当初的设计者可能会认为,人就像机器一样按照他在办公室里拍脑袋想出的程序亦步亦趋,可是他完全不知道社会的复杂性和人性的复杂性,人性天生是趋利避害的,人性天生是自私的。这种决策者估计不是生活在真空里,就是外星来客。不知道他们自己的孩子有没有参加现在的高考。

理化受到严重削弱,江浙考生数理水平明显下降

在目前突出强调公平的社会环境下,特别是高校普遍尚未积累起足够的进行综合素质评价的知识和经验的条件下,顶尖大学将很可能最终按照语、数、外3门高考成绩录取。

由于语、数、外3科在总分中的权重较大,中学势必会选择将其作为应试训练的主要科目,物理、化学、生物等基础性理科教育将受到极大削弱。这一现象已经在江苏省前几年的高考改革中出现,曾迫使北大、清华等顶尖大学不得不大幅削减在江苏省的高考招生指标,并相应大幅增加自主招生名额。

事实上,自从江苏高考改革以来,江苏籍学生进入大学之后的数理水平呈现出越来越明显的下降趋势,在参加物理、化学等国际奥赛的顶尖学生中,已渐渐难觅江苏籍学生的身影。自南宋以降,江浙历来是中国文脉所系,也是近现代中国理科基础学科人才培养最重要的基地,

产生了一大批学贯中西的学界泰斗,江浙籍院士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规模最大的群体。如果因为招生考试制度改革而影响到江浙学生对数、理、化等基础学科的兴趣,进而削弱其能力,对于中国未来长远发展将产生难以估量的影响。这个问题应当引起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

考生自述:我们这届就是被坑的小白鼠

“我是浙江新高三生,7选3真的就是扯淡,在我们学校这种垃圾地方成绩偏差的学生根本没有自助选择权,学校为了凑整一个班级会不断施压让学生换科,威胁说什么走班根本不会有人管这门课,没办法安排。”

“我刚参加完新高考,对此颇有感触。第一,宣扬的减负成了每年数次高考(十月,四月,除此以外加上月考期中考)总的看来15天一大考;第二,对人不公,两次机会,投机者,有实力却失误者,有实力完全发挥者,这三种人成了两个阶级;第三,对于家长 数次考试,数次心理煎熬,作为学生压力山大已成习惯,而家长三头两头的担心确……此外,新高考对于喜欢文科的学生占据很大优势,语文,英语都是拉分点,更严重的是数学偏向简单化。选考的三门课很明显史地政更容易取得97,100。在报考大学时有些专业对选考只有稍许限制,若一人只想考个好大学,学史地政的人去报了理化生,可笑可笑。”

“什么时候能停止这种瞎折腾!让那些所谓的专家吃屎去吧。弄的谁都不满意,这教育改革。现在的孩子,没几个能吃苦的,有多少会选择物理。而物理对于大学有多重要还用说么!都不学物理,大学那些理工科专业都关闭。将来都到社会上刷笔杆。国家建设谁去!在浙江试点已经可以说失败,还要在全国铺开。这些人就该枪毙。都没长脑袋。”

亲,对这一问题,你怎么看?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