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摩限电”是在摸民生的老虎屁股吗-青年力

北京市4日宣布本月11日起长安街及其延长线等10条道路将禁限电动自行车和其他电动车。此前深圳于上月展开全市范围的“禁摩限电”行动,该市的主要整治目标是超标和非法营运的电动(机动)三轮车。这些禁限行动引发舆论的大规模骚动。

针对深圳的行动,反对声音普遍将主要依靠电动三轮车送货的快递行业抬出来,强调该行动打击了成长中的快递业务,影响了许多农民工出身快递员的生计。深圳交警方面则回应称这些说法是夸大的,指出近日罚没的电动三轮车都有驾车人没按照规定获得驾车许可的情节。交警方还承诺增加快递公司的电动车配额,以保障快递业务不受影响。

针对北京限制电动自行车的行驶道路,部分舆论对底层群众今后上下班和出行可能面临困难表示同情。此外无论深圳还是北京,都受到为何不在作出决定之前举行听证的质疑。

但是另一方面,支持深圳和北京治理电动车的声音也有很多。这部分声音认为电动车带来了交通混乱,而且的确导致大量事故,禁限它们对城市交通安全有着现实必要性。

对于未举行听证就作出涉及民生的决定,一些人深感遗憾,也有一些人认为这种事情搞听证只能“没完没了扯皮”,不如由政府担当起责任,科学拍板。

电动车的确是中国城市的一大特色,说好听是一道风景线,说难听是城市脸上并不美的褶皱。很多亚洲城市是摩托车的海洋,它们对交通规矩的遵守通常低于汽车,且噪音、污染巨大,在给驾驶者提供出行方便的同时,也往往成为城市感觉的负分。中国城市没有深陷在摩托车的泥潭里,总的来说是一种幸运。

中国城市对摩托车的那部分需求朝着小轿车和电动车分流了。这促进了轿车市场的繁荣,也造就了电动车队伍在全球几乎独一无二的崛起。先要说,这一分流本身值得肯定。电动车至少比摩托车环保,危险也小很多,它们代表了中国社会现代化路上无可超越的一段里程。

我们的城市里还有很多不富裕的人,电动自行车为基层社会的无数家庭带来了方便和快乐。电动三轮车则构筑了中国网购终端配送的成本基础,没有它们的贡献,无论马云还是刘强东大概都要比他们今天站立的位置低下去一大截。

然而中国离开了“自行车王国”,大概也不会在“有电动自行车特色的国度”里久留。会有各种条件和动力推着这个国家往前走,深圳和北京也许就是在迈出这样的尝试步子。

因此不要轻易否定深圳和北京的“试验”,尤其是不要从价值观的角度给两地的行动定性。提出具体的意见很必要,其中合理意见的提出和采纳会减少城市交通体系升级的代价。比如深圳增加快递公司电动车配额就是值得肯定的补救措施。有人批评为何不提前把所有细节都想到并安排好,能够做到如此缜密当然再好不过了,但现实往往是经常有些没预计到的情况出现,或者问题的严重程度超出预期,能够及时补救也应给予鼓励。

中国国家大,城市也大,城市之间的交通和城市内部交通恐为中国社会治理永恒的主题之一。中国高铁短短几年从卖不出票变成买不到票,大城市再疯狂的筑路也会被新移民的涌入抵消掉。设计得好好的路口,电动车和行人蜂拥一过,规矩所剩无几。中国马路上站着那么多交通协管员,这也是我们社会的一大特色。

在中国永远都有理的事情,似乎只剩下网上吐槽了。该吐槽还要吐,不吐槽管理者的压力何来?更何况如果“禁摩限电”影响到我们的个人方便。然而大家心里也应共同认一个理,那就是要允许这个国家在各种争议中保持持续的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