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下了一天又一天

树上的年轮多了一圈又一圈

游乐场里的人换了一轮又一轮

我又想起了

我们都是回忆里的“死小孩”-青年力

--北京

我想起了在北京吃到的第一碗炸酱面,我并不熟练地搅拌着碗里的面,然后舔干净手上的酱汁;我想起了我养的第一只小麻雀,我撑着伞将被松树枝困住的它“解救”出来;我想起了我逮过的第一只蚂蚱,我穿着显得宽大的白裙子一屁股坐在草地上,看着它“臣服”在我的手指间,不理会屁股上的绿色斑记;我想起了无数个寒冷的早晨,我坐在一辆破旧的老式自行车上,背着红色的米奇书包,把通红的小手放在前面宽大背影的棉袄口袋里;我想起了在北京看到的第一场雪,我赤着手钻进雪地踩着咯吱咯吱的雪声,和左邻右舍的小伙伴扔雪球。

我们都是回忆里的“死小孩”-青年力

我去过香山,天安门广场,没去过故宫,长城;我走过熙熙攘攘的菜市场,没看过胡同,四合院;我见过四季公园每天如期而至晨练的老人,见过手挽手的爱人聊着生活琐事,见过小孩子学走路摔倒在地上哇哇大哭。我见过所有平凡的场景。

那些所有称为生活的场景。

那时生活里有少儿频道,有大风车,有红果果绿泡泡和金龟子姐姐。那时生活里还有哈哈大笑。

--濮阳

你有为一杯炸土豆条气喘吁吁跑上两条街吗?你有为在回家前完成功课在学校的旗杆下奋笔疾书,直到太阳落山吗?你有为买最喜欢的明星的贴纸拼命攒下零用钱吗?你有为去见一位最好的小伙伴拿上最后的一块零花钱买两袋橘子味汽水吗? 你有在学校里和一群男孩子疯狂地嬉戏打闹直到老师走进教室吗?你有课间把冻硬的矿泉水冰棒砸碎了分给一人一块吗?

你还记得收到的第一封情书吗,还有课桌里偷偷放进去的糖和男孩涨红的脸。你还记得送出的第一封情书吗,还有信封上画的爱心和偷偷递给他的作业本。 我不记得用火点过多少次柳絮 ,不记得吃过多少次街角的麻辣烫,不记得买过多少次五角钱一杯的土豆条,不记得独自走过多少个清晨去上学。 我甚至都不记得这座城市了。

我们都是回忆里的“死小孩”-青年力

八年后我又去过一次原来住的那条街,它的变化太大,街上没有我熟悉的店铺,对面没有了那家小卖部,只有道路两排依旧挺直的垂柳。 那时的生活里有玩笑,有好朋友,有让人惦记的小吃,有垂柳街和理发店里来来往往的形形色色的人。

- -[后来]

初中,我和一个莽撞的女孩在操场找她丢掉的钥匙然后骑着电车风驰电掣地回家;我和班里一个学习好的男生在放学后讨论恼人的物理题被路过的女孩窃窃私语;我和很多同学一样报了辅导班榨尽脑汁地高负荷运转,为一个个公式证明他们存在的意义。那一年我考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奖励是我梦寐以求的mp3.

那时的生活里有我想要的全部,或者说,大部分。

高中,我走进教室,看着诺大的校园,看着许许多多的人,捧着书快步行走。学校里的生活没有手机,没有阅读器,没有笔记本电脑, 却可以自己哼着最爱的歌。

第一次住校,我像个习惯了一个人生活的人一样异常地冷静,看着同宿舍哭哭啼啼的女孩子。 我第一次在艺术节上登台,穿着黑白的抹胸连衣裙。走上舞台走进灯光的那一刻,我不安地看着四周,直到看见他穿着西装拿着萨克斯冲着我笑。我尽力唱好了这首歌,当掌声响起来我走下台去,他安静地站在台阶下,手里拿着一朵玫瑰花。我不是公主却以为遇到了王子。

直到最后被他丢下,承受所有的处分和责骂时,我才知道,他只不过是一个逃兵罢了。我没学会控制把所有的泪咽到肚子里,但我学会了反思。我想了所有的事才知道自己的付出就像是在淡水里养一只海龟。

我们都是回忆里的“死小孩”-青年力

直到现在我仍然没办法不痛不痒地讲出和他的故事,不是因为爱,只因为他踏过我的青春,而青春是最让人难忘的部分。只是如果会下一次见到他,我会用当初没用出的勇气甩他一个耳光,不是还记恨,只是让他记住他曾经背弃过一个女孩。

你尝试过在黑暗中哭着奔跑的滋味吗?你有躲过一束束手电筒的光亮翻跳出校园的高墙吗?你失去过曾经最在乎的女孩吗?你看过友情毫无征兆地轰然崩塌吗?你曾因为怕失去承认了本不属于自己的过错,还大义凛然地为自己的“壮举”颁奖吗?我有一段你们都不曾拥有的青春,所以我会成为现在的样子。 那时的生活充斥着太多的恐惧和不安,我失去了我最想拥有的东西,我只有无法预料的明天。但我还是愿意相信我想要的都会来的,只是时间还未到。

后来,我仍然喜欢吃土豆,土豆丝,土豆片,土豆块,土豆条,土豆泥。

我仍然喜欢养小动物,喜欢乖巧的狗狗,软软的小仓鼠。

我仍喜欢一切美好的风景,清澈的蓝天,白云,遍地的白百合。

我仍喜欢唱歌,喜欢听慢的情歌和欧美流行乐,喜欢周杰伦。

我仍然喜欢下雨天撑伞漫步,不管鞋上和腿上的泥水印。

我们都是回忆里的“死小孩”-青年力

大学,我爱上了一个男孩子,他并非帅得一塌糊涂却一眼就走进了我心里。我喜欢他所有的一切,包括他指尖的温度和眼里的温柔。我说不出更多的话来形容他出现在我生活里为我带来的一切。有时候我真想带他走进我的过去,让他看看他究竟改变了怎样的一个女孩。我们一起旅行,一起在雨中漫步,一起追赶列车,一起登山,一起说我爱你。虽然他并不喜欢慢歌,并不喜欢周杰伦,并没有像我一样对土豆痴迷,可是谁又说得出为什么呢。

庆幸我现在拥有的事物,无论是自行存在的或是争取来的,至少他们都是真实存在着的,而我一向不喜欢存在过的东西。 我再也无法拥有那年北京的第一场雪,再没养过小麻雀,也再没砸碎过冰冻的矿泉水瓶。十八年。 我今年十八岁。 我丢掉过童年,丢掉过爱,丢掉过不值钱的友情,丢掉过一个真实的家。想想,这些都是我曾经拥有并引以为豪的宝藏。我明白自己无法奢望拥有每一样我想要的,尤其是那些与生俱来的事物,但我仍然可以拼命争取那些可以后来得到的东西。

因为我从未丢掉信仰,关于明天,关于以后。

我们都是回忆里的“死小孩”-青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