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一篇雪一般洁净的爱国-青年力

这几天纷纷扬扬的大雪正随着冷空气南下,虽然我居住的江南小城大雪未至,微信朋友圈晒雪的寒气却早已咄咄逼人,我仿佛看到银装素裹的祖国在大雪覆盖下终于安静了下来,在一望无垠的洁净中,人们恢复到最原始的盲动,时光在雪地里来回穿梭,过去、现在、未来,都在此刻投影到无边无际、紧紧纷飞的大雪中,让人不由得想起很多很多:

公元1724年(雍正二年),山东德平县知县张钟子等查看圆明园风水:论地势“圆明园内外据查清楚,外边来龙甚旺,内边山水按九州象、按九宫处处合法------”,论外形“自西北亥龙入首,水归东南,乃辛壬会而聚辰之局,为北干正派,此形势之最胜者------”这样近乎完美的皇家风水宝地,一个多世纪后竟然无一兵一卒“驰往救护”,任由英法联军肆意抢夺,一位法国士兵在日记里这样写道:“两天中,我在值三千万法郎的绫罗绸缎、金银首饰、瓷器、青铜器、雕像中,总之是在珍宝财富中徜徉!我想,远自蛮族对罗马的洗劫以来,没有人见过这样好的东西。”

1860年10月17日,英法联军在北京城内竖起了要火烧圆明园的告示,五六百联军士兵进入安定门,登上城楼,升起英法两国国旗。大群从北京各个角落涌来观看的人们,黑压压一片人头,挤满了宽阔的大街,但是他们在英法联军的记忆里都是看西洋景的无声配角,没有人怒吼和抵抗,甚至连一句你凭什么烧圆明园的质疑也没有!10月18日下午两点,成群结队的联军士兵分成小组,手持火把奔向圆明园四处纵火-------

那一年应该也下雪了,但是再大的雪也掩盖不住圆明园的焦糊味,掩盖不住侵略者的军队在自己国土上肆意妄为的屈辱。

此后甲午海战我们的军舰被击沉了;此后“九一八”国耻,东北几十万军队不放一枪一炮弃守锦州;此后“攘外必先安内”,一国之安危竟然悬于一线------那些年也应该下雪了吧!纷纷扬扬的大雪想抚平这个古老民族的创伤,却一次次被重新揭开伤疤,反复蹂躏,反复鞭挞------

新中国的第一场雪还有人记得吗?那一年有多少人会把它作为苦难回忆的句号,又有多少人会扫开雪路,在一穷二白的国度卯足了劲重新生活?

六十六年过去了,从梦想着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到现在汽车手机、出门自驾,家的概念变得越来越具体,而一些人国的观念却变得越来越遥远。六十六年的雪是一样的白色,六十六年的心就不能一样爱国吗?

国是什么?国不仅是边境线,他还是看到苦难历史时的切肤之痛和奋发图强;他还是面对蔑视诋毁中华民族时的据理力争和顽强奋斗;他更是不参杂个人境遇情绪的自觉维护------

爱家容易爱国难,难就难在能否像雪一样纯洁?

纷纷扬扬的大雪快点下吧,让它再一次覆盖这片刚刚愈合伤口仅66年的国土吧!让所有的中国人在雪地里看看历史的投影,在心里写一篇雪一般洁净的爱国,谋划一个中华民族复兴的梦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