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安生谈天下(八):力不从心-青年力

如果解放军不能突破第一、第二岛链,中国的资本就走不出去。如果要有脱离美国的金融平台,独立向海外扩张,那么就需要解放军的支持。有海外投资,就要有保安;如果要清欠贷款,就要有法警;如果要各国使用人民币,就需要占领生产关键商品的地区(比如产油的中东)。这些任务都要由解放军承担。不能突破第一岛链,那么独立于美国体系的海上丝绸之路的海外投资就没有保障。如果中国蛙跳发展,在海外建立相对孤立的势力范围,就很可能被上屋抽梯。孤悬海外的地盘得不到国内的援助,最终必然难以守住。

不能突破第一岛链,便不能染指中东控制石油。不能染指中东,控制石油,那么在新能源诞生并取代石油以前,人民币取代美元的可能性就很渺茫。

不控制关键商品,维护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更难。与海上丝绸之路不同,路上出兵维护境外权益,往往要借道其他邻国,借道难度之大,很可能不亚于突破岛链。除非结成军事同盟,否则一国不会轻易借道给另一国去攻击第三国。如果不能顺利借道,就要考虑武装吞并沿途各国。(当年纳粹德国为了闪击法国,需要借道比利时、卢森堡和荷兰。为了顺利通过,纳粹德国直接占领了这三个国家。这一方面是因为纳粹骄狂,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和平”借道几乎没有可能。)当今世界,一连串地吞并沿途其他国家,必然受到全世界的谴责,很容易陷入游击战的泥潭,重蹈越南战争、阿富汗战争的覆辙,无论从道义还是战争消耗,都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相比之下,美国有大批军事盟国,借道便捷程度远远超过中国。不仅如此,美国控制这些国家容易得多。因为绝大多数国家都需要使用美元、消费石油或进口粮食。即使这些国家不需要美元、石油或粮食,发动颜色革命扶植亲美政权,往往不是难事。用支票本煽动各国内乱,是美国的拿手好戏。这并不难,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是资本主义国家,都存在悬殊的贫富差距,都有巨大的内部压力,都很容易在外来煽动和资助下发生内部动乱。一旦美国颠覆原有政权,扶植一个亲美政权,中国在该国的投资就会全部打水漂。

有人认为,可以仿效美国,采取董事会的方式,组织亚投行,让各国利益均沾。以中国目前的实力,并不适合组织董事会。民主之后要集中,董事会内部没有权威,不能集中,必定内讧不已,很容易消耗大量资源,被分化瓦解。即使从长远看有利于全体成员的决定,在短期内也可能不利于少数具体成员。由于少数成员的极力反对,如果没有压倒性的权威,无法强制推行这样的决定。于是,这样的决定根本无法实施。董事长的权威来自压倒性的实力,要有能力让每一个不服从权威的成员都能感到不舒服,只有这样,才能有效贯彻权威。没有压倒性的权威,国家经济联盟会成为什么样子,看看欧元区和德国的窘境就明白了。这也是为什么美国不吸收中国、俄罗斯进入美国控制的董事会的原因--因为美国无力在董事会内部彻底压服中国和俄罗斯,通过并推行对其有利的决议。

不能突破第一、第二岛链,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和亚投行计划都将困难重重。

暴力是交易规则的制定者和维护者,也是交易规则的否决者。脱离了中国的暴力的支持,接受美国的暴力支持的游戏规则,自然难以获得对中国有利的交易结果。中国最终会发现离开解放军的支持,就无法建立对自己有利的国际贸易、金融体系。不论是加入美国董事会,还是自建董事会或者直接在海外投资,都无法维护自己的基本权益。

解放军走不出去中国资本就走不出去,只能老老实实购买美国国债、债券或者存进美国银行。

美军重返亚洲,日本、台湾、南海局势全线紧张,全力堵截中国;中国加入美国董事会不现实,即使加入也将面临被削弱、压制或暗算的局面;突破岛链,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武力不足;从大陆西进,面临借道的难题;搞董事会,没有绝对权威,不靠谱。以上就是中国面临的困境。

说到底,还是武力不足,没有压倒性的优势。

从海湾战争以后,解放军全力发展军备,大批新装备投产,但是缓不济急。这些新装备服役、制造一定数量,并形成战斗力都需要时间。再说,这些装备即使现在全部形成战斗力,与美军的装备在质量和数量上,也还有一定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