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安生谈天下(七):狭路相逢-青年力

任何交易,都离不开暴力对产权的保护。本国资本向的扩张必然离不开暴力的扩张。无论是输出商品、保卫海外资产,还是维护本国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都离不开暴力。无法输出暴力,本国资本就走不出去。日不落帝国时代,军事影响力和资本是同步输出的,今天也是如此。价值符号说到底是国家的债权。能让其他国家接受本国的债权,必然需要本国暴力的支持。本国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需要本国暴力支持。(这就是许多实力不济的国家的资本主动投靠美国金融资本,成为仆从资本,借船出海的原因。)

今天的世界经贸结构是建立在美国金融资本及其附庸、盟友共同暴力平台的基础上的。所以,苏联解体了,以美国为盟主的北约和亚太地区的军事同盟仍然存在。今天,美国的经济同盟与其军事同盟基本是吻合的,各国在经济同盟中的地位与其在军事同盟中的地位也基本接近。

只要遏制了竞争对手的暴力,对手的资本就无法顺利输出,就可以有效遏制对手。所以,遏制其他竞争对手,首先需要限制其他竞争对手的武力扩张。美国对这一点看得很清楚。

这有两种方式:或者把其他潜在的竞争对手拉进自己主导的同盟,分一杯羹,让其变成自己的盟友;或者用自己主导的军事同盟牢牢地封锁竞争对手,不让竞争对手的暴力向往扩张。

前者如同美国对待英国、法国、德国、日本;后一种方式如同美国对待中国和俄罗斯。

英国、法国、德国、日本,各种潜力有限,潜在综合国力存在短板,不会在同盟中威胁美国的统治地位;体量小,分一杯羹就能喂饱;英国、德国和日本还有美国驻军,不能和美国翻脸。这些国家自然是美国笼络联合的对象。

与光荣的孤立的英国不同,美国追求股份制发展,自己占据董事长的位置,充分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资源,既增加自己能够操纵的力量,又减少自己的成本。当然,这并不全是观念问题,也与美国控制石油等关键生产、生活资料有关。生产力发展了,上层建筑必然发生相应的变化--石油取代煤炭成为主要能源,与煤炭相比,石油分布高度不均匀,这为美国建立新形势的统治体系提供了必要的条件。

中国和俄罗斯有完整的工业体系,国土面积辽阔,资源相对丰富,没有明显的综合国力短板,人口数量众多,一杯羹喂不饱,绝不会允许美国驻军,也不好敲打。这样的国家,一旦进入董事会必然争夺董事长的位置,决不能进入董事会,必然是美国围追堵截、肢解而后快的对象。

如此,今天的美军重返亚洲与当年北欧东扩不过是同一剧目在不同舞台上的演出。

美国的全球战略可以归纳为三点:控制全球关键节点(中东、巴拿马运河、新加坡);拉拢二流强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使之成为自己的盟友、附庸甚至仆从国;带领盟友全力围堵潜在竞争对手(中国、俄罗斯)。

目前,对中国的围堵主要体现在第一岛链和第二岛链,只要中国不能突破这两道岛链,中国难以向外扩张势力范围。其中第一岛链更为关键,包括日本、台湾、菲律宾等国家和地区。日本右翼抬头,台独势力抬头(不出意外的话,下一任台湾总统是起草两国论的极端台独分子蔡英文),南海冲突加剧,都离不开美国全力围堵中国大陆的大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