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安生谈天下(六):自立门户-青年力

客户间的博弈,胜负取决于资本量。客户与金融机构之间的博弈,胜负取决于央行的态度。美联储倾向美国金融资本的态度是注定的,要改变这种局面只有颠覆美联储国际央行的统治地位。美联储国际央行的统治地位一旦动摇,美国金融资本与全球其他国家金融资本之间的主仆关系就会彻底改变--只要有一家央行与美联储分庭抗礼,就会彻底破坏由美国金融资本统治的金融帝国的基础。另一家央行与美联储分庭抗礼的关键,在于该国的货币能不能成为独立于美元体系之外的国际货币。

国际交易规则不是钱多就说了算的。国际金融贸易决定交易规则的是暴力,而不是资本量。外汇不过是外国商业银行账户中的数字,没有暴力支撑,没有任何优势。华尔街的主人永远是美国金融资本:中国没有海外暴力,外储再多也不过是华尔街的散户;有美联储的支持,美国金融资本永远是华尔街的庄家--游戏规则我制订,游戏过程逗你玩。

中国要建立一套独立于美元体系之外的金融系统并不容易。金融机构必然涉及到违约、欠贷、接受资产的问题。国际金融机构,发生纠纷都在境外。为了维护本国基本利益,国家必然要出兵海外。中国的金融资本想在世界范围顺利运转,必须做到:违我契约、欠我贷款、侵我资产者,虽远必诛!这些都需要解放军的支持。

相比之下,华尔街不用武力追缴贷款,只要保证美元垄断性的国际地位即可。维我契约、欠我贷款、侵我资产者,不再给你开户,冻结你的账户。全球都使用华尔街平台的时代,那些拖欠贷款的国家,无法再进行正常的国际经贸往来,被事实封杀。这样的国家会陷入什么样的处境,看看曾经被美国封锁过伊拉克和正在被封锁的朝鲜、古巴就很清楚了。华尔街要维护这种独一无二的地位,就必须彻底消灭任何潜在的竞争对手。决不能出现在华尔街被封杀的客户,在其他地方继续开户的事情。

想到这里,就不难理解中国的国际金融体系计划对美国核心利益的威胁。

一旦亚投行计划成型,必然触动美国金融资本的核心利益:

首先,美国不能事实上随便封锁违约、欠贷和国有化美国资产的国家。那样一来,目前这种控制关键战略支撑点,建立全球美元体系,封锁不听话国家的局面就会被破坏。美军将不得不全球东征西讨,为华尔街充当法警,海外的驻军总数和军费开支将极大增长。

其次,美国金融资本担任董事长的股份制垄断帝国内部的其他列强股东,难免骑墙。董事会的凝聚力必然下降。那时美国的金融帝国的管理方式将与英国日不落帝国无异。

再次,军费成本急剧上升的同时,金融资本的收益也会迅速下降。垄断的利润远远高于竞争,中美两大金融体系竞争,必然极大地压低美国金融资本的利润。

最后,中国有了自己的跨国金融体系,也不会再为美国打工,赚取除了购买美国国债、债券,被美国定期收割,没有太多用途的美钞。那时中国将输出商品,获取海外资产,不断扩张在海外的资本。

显然,如果中国亚投行成型,并不断壮大,那么美国垄断资本的全球统治基础必然遭受重创,甚至可能土崩瓦解。

中国输出商品也就罢了,因为中国的外贸盈余会变成外汇储备,其中大部分将回流华尔街,成为供美国金融资本使用的廉价资源。中国输出资本就是另一回事了。资本,说到底是以物为媒介的权力,拥有这种权力,就可以分配剩余产品,支配他人(甚至组织、国家)。那时,中国金融资本将成为美国金融资本的竞争对手,将直接威胁美国金融资本的既得核心利益。

美国社会是严重贫富分化的金字塔型社会,社会底层能安于现状不揭竿而起的原因,绝不是什么民主、自由,可以自由发表政治意见,而是由于美国占据世界金字塔顶尖,从全球攫取巨额利润,使社会底层的生活过得不太艰难,尚可忍受。一旦美国的霸主地位动摇,国内必然出现激烈的阶级斗争,必然发生内乱,甚至内战。

中国也面临同样的威胁。中国如果不大规模输出资本,无法从境外获得利润,经济增长就会停滞。那样一来,中国也会出现严重的社会问题。

于是,两个大国撞到一起。斗争的本质是中美金融资本争夺全球金融贸易主导权,斗争的目的是争夺世界金字塔的位置缓解国内矛盾,斗争的关键是本币的国际货币地位,斗争的方式最终必然是武力(或以武力为后盾)争夺势力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