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安生谈天下(五):国际散户-青年力

中国希望人民币国际化,一是为了在全球范围获得更大的利润,二是为了摆脱被美国金融资本剥削的不利局面,三是为了打破美国金融资本为中国设定的玻璃天花板。这一部分讨论前两个目的。

工业革命时期,大批设备被淘汰,资本不断增加投资。投资高潮结束后,市场经济需要外部市场获得利润,平衡有效需求与潜在产能之间的缺口,转嫁问题才能平稳运转。

由于存在不消费利润,必然有一部分商品滞销。在金银时代,资本为了实现利润,需要大量出口商品,换取金银。当时,中国不许英国用鸦片换金银,于是英国就打进来了。商品卖不掉,劳动力就会失业,这些人口留在国内就是不稳定因素,为了维稳必须把他们远远打发出去。所以,不但有滞销的商品,还有多余的人口。早期的英国大量输出商品和人口,输入金银。

英国积累了大量金银后,其他国家无力再用金银购买英国的商品。于是,英国开始用金银购买其他国家的资产,向其他国家投资。为了保护在当地的投资,或者追缴债务,英国建立殖民地,扶植殖民政府,大量驻军。

英国海军东征西讨,初期是为了砸开其他国家的大门,输出商品,后期是为了保护英国在海外的投资,不被当地人没收或者赖账。(相比英国,美国只要保证美元的霸权地位和其他国家不敢赖账就可以了。所以,美国的统治相比英国要相对文明得多。)

现在,中国也面临类似当年英国面临的问题。

中国企业整体要盈利,如果不考虑启动印钞机对内刺激经济,就要大规模出口输出商品。今天中国企业赚取的不再是金银而是美元。这些美元结汇以后,成为中国的外汇储备。与当年英国大量积累金银不同,今天中国积累的是可以不断印刷的,不能窖藏的美元。

中国获得美元,便陷入美国金融资本的陷阱之中,获得的美元越多,陷入越深。中国获得这些美元,最初是买美国国债。后来发现美国国债不断缩水。于是想买资源,结果买什么赔什么。中国买什么资源,什么资源涨价,中国买完了,这些资源就开始跌。美国金融资本用期货,收割中国的外汇储备,中国每次都买在山顶上。于是,中国希望直接购买海外资源,投资海外。于是,中国在哪里投资,哪里就会出现战乱,然后投资打水漂,血本无归。直接投资不行,中国便想试试买美国金融资产,既然美国金融资本收割全球,那么中国入股,搭美国的顺风车行不行?于是投资黑石,套了若干年。中国即使投资美国金融资本也是散户,散户的命运就是被庄家收割。

中国的投资方向转了一圈,只好回到购买美国国债的老路。

于是,又有中国人提出要争取定价权,这还是老思路。还是认为市场交易,拥有资本量多的一方有资格要求更好的交易条件。这些人不知道各种主要资源的生产销售和交易平台基本都由美国金融资本(或其盟友)控股的跨国公司垄断。中国的需求量虽大,但是撤销垄断性的外贸公司以后,国内需求方都是散户:即没有庞大足够的仓储能力,也没有资格与境外跨国垄断公司讨价还价。再说,即使有垄断性的外贸公司和庞大的仓储能力,中国也是出于劣势:对美国金融资本来说,不成交的后果无非是利润下降,对中国来,则是生产循环被打断。这种情况下,中国怎么可能有定价权?

小儿持美金,游走于闹市。吃了不少亏,上了不少当,损失了不少钱,最终只能老老实实把钱存进银行或者购买债券(当然也可能是购买美国国债)。

挣了钱,没有地方投资,只能定期被收割,这就是散户的命运。散户用谁的平台,就是为谁提供资本,被谁收割。中国拥有的资本量再多,也是直接或间接在华尔街开户,为美国金融资本提供利润,并被其收割。美国金融资本既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又是游戏的参与者,不断收割散户。在这样的游戏中,中国没有任何胜算--储户账户中的钱再多,也是银行的客户,也斗不过银行,这个道理很简单。

问题的关键,在于金融机构与客户的身份有本质差异。金融机构提供平台,客户提供资金,金融机构获得利润的绝大部分,客户获得利润的零头,偶尔还被金融机构收割。以金融机构的身份进入国际金融市场,便注定了其统帅的地位。以客户的身份进入国际金融市场,便注定了其炮灰的地位。两种地位相差悬殊,收益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中国不想当被散户,要当庄家,要让自己的资本为自己带来相应的利润,而不是被定期收割。领悟到这一点,就不难理解中国迟早必然决定建立独立于美元体系之外的,由自己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这就是亚投行计划诞生的历史必然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