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雪乡宰客依旧嚣张:旅游千万避开这样的穷乡僻壤-青年力

前段时间,东北雪乡临时加价宰客的事情,引发举国舆论哗然。谁能想到,这一负面舆情尚未平息,雪乡又流出了当地导游逼迫游客买高价票的视频:

视频一开始,女导游就直言“雪乡九个月磨刀,三个月宰羊”,并且大言不惭地表示,“羊”指的就是游客。

然后她试图在逻辑上论证雪乡宰客的经济基础,因为在这3个月里,雪乡得“把一年的钱赚回来”。

中间她还顺便黑了一下三亚老乡,最后还升华了一道,用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进行收尾,顺带恐吓不租雪服的下场:“男的被冻到高位截瘫,女的不孕不育“。如此强大的攻势,换谁谁也扛不住。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东北人,我想指出,视频里的女导游在胡说八道。

凡是在东北生活过的人都知道,东北虽然冷,但只要穿着正常,冻掉手指都困难,冻到不孕不育更是瞎扯。但不得不说,该导游吐字清晰,恐吓到位,富有节奏感,逻辑自成一派,结束时无缝衔接到收费环节,文案扒下来就能发咪蒙,堪称表演艺术家。

而在雪乡刚刚爆出的另一个视频中,因为游客不肯通过导游买雪地摩托的票,游客直接被导游扇了几巴掌:

在这个音频中,导游直接向游客要钱,被婉拒后,反复逼迫游客交钱,质问游客“这钱能让我挣你为什么要让别人挣?”,脏话不断,甚至骂游客“犯贱”。

雪乡宰客事件发酵后,雪乡的声誉受到了很大影响,一些旅游网站已经出现了雪乡客房退订的情况。当地政府也迅速表态,表示要做好舆情监控。

东北雪乡宰客依旧嚣张:旅游千万避开这样的穷乡僻壤-青年力

雪乡宰客的上一轮风波还没有过去,究竟是谁给了这些导游勇气,让他们在敏感的时间点顶风宰客?

翻看以前的案例,我们会发现这样的事情并不罕见。一个地区的宰客之风并非一个人或者一个团伙违法犯罪那么简单,而是有着坚实的经济基础与环境因素。在强大的本地势力面前,互联网舆论的作用微乎其微。

一日宰客,日日宰客

雪乡不会被舆论打倒,就像丽江也从来没有被舆论打倒。

2015年,丽江发生导游骂人事件,在这起事件中,因为团内游客消费的比较少,被导游大骂“你们连脸都不要了”等羞辱性语言,引起网络舆论声讨。

2016年,丽江发生打人毁容事件,引起网友们的极大愤慨。

2017年,丽江一游客在客栈被蚊子咬醒,跟前台反应情况时被告知“蚊子是客栈养的宠物,打死一只赔偿一百块钱”。

在这些新闻事件之间,网友们对丽江的控诉,以及丽江的负面新闻从未间断。

比如著名坑爹路线拉市海。拉市海号称国国际湿地公园,主要旅游项目是骑马,价钱则坐地起价,几百米的路程,从六七百到八九十,全看你会不会讲价。

东北雪乡宰客依旧嚣张:旅游千万避开这样的穷乡僻壤-青年力

拉海市国际湿地公园入口

那这段时间丽江的旅游业发展如何呢?

从2012年到2016年,丽江接待游客数量翻了两翻多,从1599万人次增长到3520万人次;丽江的旅游业总收入从211亿元增加到609亿元,年均增长31.7 %。

这些事件无论舆论怎么发酵,都不会改变当地的宰客现实。网友的大量谩骂与讨论,只能换来“不要报低价团”“只去正规景点”“结伴出行”等建议。

除了丽江和雪乡,国内其他地方的坑爹景点也各有千秋。

泰山就有一家名为“牛拉面”的馆子,当游客点的碗价格不菲的“牛拉面”到手之后,只要看一眼碗里,当时游客就想跳崖——这碗面里,还真的只有面,纯之又纯的面。

追问老板:牛呢?

老板的回答只有简短的3个字,却掷地有声——

“我姓牛。”

东北雪乡宰客依旧嚣张:旅游千万避开这样的穷乡僻壤-青年力

我有一位同事在黄山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他在景区一家饭馆里的菜单上看到了一道名为“黄山一绝”的菜。

老板一再表示此菜牛逼,吃了就不虚此行

他问老板:这菜到底是啥?

老板神秘地说:你吃了就知道。

我这位同事心地单纯得……就像个200斤的孩子,他又看了一眼菜单上不菲的价格,又看了下菜名“黄山一绝”,终于还是下定决定点了这道菜。

在等菜的过程中,他惴惴不安又充满期待,就像第一次约会的女孩。究竟是什么样的当地特色菜,才能被称作“一绝”呢?

他不禁浮想联翩……

过了一会,老板端上来一盘蕨(此字念jue)菜。

暴富的穷乡僻壤,能坑一个是一个

这些景点的共同特点是采取能坑则坑的套路,他们的字典里没有“经营”二字,什么叫细水长流,能宰一个是一个,坚决不养回头客,所谓一期一会,大概就是如此。

东北雪乡宰客依旧嚣张:旅游千万避开这样的穷乡僻壤-青年力

雪乡没有回头客,雪乡的黑导游和黑旅行社正是笃定了这一点,他们坚信,来到这里的游客,一辈子只会来这一次。所以不宰你宰谁呢?不多宰点我就亏了呀。

毕竟,在黑龙江本地,哈尔滨人去太阳岛,牡丹江人去镜泊湖,而雪乡接待的游客大多来自南方。千里迢迢,只是来看个雪景,南方人来了一次,未必会来第二次。那就更要往死里宰,宰到一个是一个,这就是雪乡一些黑导游、黑旅行社的逻辑与做法。

再加上如导游所说,一年只有3个月的赚钱“档期”,3个月要挣够一年的钱,那就要宰羊(游客)。不止雪乡如此,在内蒙古著名胡杨林景点额济纳旗,也是因为一年只有十几天落叶可看、一次就要挣够一年钱而疯狂宰客,曾因此被《内蒙古日报》点名批评。

东北雪乡宰客依旧嚣张:旅游千万避开这样的穷乡僻壤-青年力

也就是说,在雪乡或者丽江等接待大量外地游客的著名景点,大家做的是一次性生意,黑一拨客人对自己未来的生意并没有什么影响。

而在苏杭、普者黑(昆明人爱去)、镜泊湖等地,做的是省内和临近省份的度假生意。宰客肯定是要影响生意的。不同的商业模式下催生不同性质的服务,也是理所应当的。

宰客不分国内外。国外的贫穷地区,宰起游客来也毫不手软。

比如说越南。越南按理说是一个消费挺低的地方,但我的朋友金快乐表示,同样是七天旅行,他在越南花的钱并不比在澳大利亚少。

在越南,金快乐遇到了一种完全仿制正规出租车的黑车,从车的外形到内部布置都一样,唯独计价器不一样。普通出租车的计价器跳数字,该黑车的计价器直接跳小数点(越南盾面额通常很大),一不留神,小数点就往左瞬移一位,吓得金快乐几乎要跳车。

另一位同事郭不换,因为长得像越南女孩,一开始在越南的旅游体验还不错。她第一次在越南买椰子冻的时候,没有说话,把一叠钱递给摊贩,摊贩只抽了相当于人民币四块钱的越南盾。但当她第二次去同一个摊位买椰子冻的时候,不小心问了一句话,暴露了自己外国人的身份,就被收了双倍价钱。

此外,老挝、缅甸、柬埔寨,也都是游客体验不太好的国家,柬埔寨海关人员甚至会直接向华人索要小费。

杀鸡取卵式的旅游服务,是特殊经济发展阶段的产物。在这个阶段里,景点一方面摆脱了过去无人问津的淳朴状态,另一方面没有经历长期的商业磨合,秩序尚未建立,人们刚刚解决温饱,突然发现有大把的钱可以捞,自然就开始狼吞虎咽,也就是所谓的吃相难看。

想要避开这类宰客圣地其实很简单——

出门旅游,千万别去太穷的地方。尤其是别去新开发出来的穷景区,开发时间长的景区,就算原先经济差点,经过多年的开发与管理,好歹基础设施和硬件能跟得上。当地的旅游部门好歹也点经验,真出个什么事情,投诉的时候也不至于没人搭理。

越是以旅游业为生的地方

旅游业就越坑

人们总以为,越是新出现的旅游景点,越是远离现代都市的偏远地方,民风越是淳朴,对外来的游客也就越友好、热情。

很可惜,现实和人们的美好愿望恰恰相反。越是这样的穷乡僻壤,一旦开发之后,当地经济对旅游业的依赖就越大,而这对于游客而言,绝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通过分析国内的数据不难发现,一个地方的旅游业占GDP比重越高,这个地方的服务水平也就越差。

旅游业占比高,说明这个地方缺乏其他产业,经济条件落后,当地人只能紧紧抓住旅游这个新饭碗。

以雪乡为例,在“全面禁伐”之后,旅游业几乎成雪乡的全部。

2016年,雪乡旅游收入2.3亿多人民币,这个曾经只有138户人家的林场,从一个拖欠伐木工人工资的地方,摇身变成了如今“连神仙都愿来”的5A级景区。

随着旅游业的不断发展,雪乡过去千元就能买到的房子,现在涨到了上百万元。而这个地方也在互联网上迅速超越了丽江,成为了口碑最差的旅游景点。

东北雪乡宰客依旧嚣张:旅游千万避开这样的穷乡僻壤-青年力

再看看丽江,当地的旅游业对GDP的贡献超过了68.7%,这还是2008年的数据。2016年,丽江国民生产总值310亿元,而同年的旅游收入则高达608亿元。

丽江旅游业的差评绝不只是网民们随口说说。毕竟直到2016年9月,国家旅游局才发出通知,撤销长达11个月的“对丽江古城5A级景区的严重警告处分”。

而恰恰是一些我们所不屑停留的“旅游城市”,旅游业所占的比重反倒不高,其他产业的发展也比较均衡,根本不需要旅游业养活自己。而正是这些城市,因为基础设施完善,旅游行业竞争充分,在旅游服务上获得了良好的口碑。

北京和上海的旅游业占总GDP的比重分别仅7.3%和7.5%,但在《中国旅游城市吸引力排行榜》上,上海和北京分别位列第一和第二。

至于经常被内地个别网民恐吓“没人去旅游看你们怎么活”的香港,其旅游业对总GDP的贡献仅为4.7%。香港也常年被评为最受欢迎的旅游城市。

东北雪乡宰客依旧嚣张:旅游千万避开这样的穷乡僻壤-青年力

至于其他城市旅游业占总GDP的比重,三亚是29.3%,西安是18%,厦门是9%,南京是7%,感受一下。

同样是旅游,在不同的地区有着不同的经济逻辑。越是经济发达的地方,越不依赖旅游业的收入,对游客的待遇也就越趋近于本地待遇。越是依赖旅游业的地方,就越是依赖你兜里的钱。

在强大的本地经济逻辑面前,互联网舆论显得十分无力。从成都摔狗到玛丽苏女律师,从北航性骚扰到雪乡宰客,在互联网舆论的作用下,摔狗者被家门泼漆,女律师道歉,陈小武被撤职。

唯独雪乡不但没凉,还曝出了更多宰客行径,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这种现象,绝不是处罚一两个导游或者旅行社就能解决的。在一个高度依赖旅游业的地方,畸形的经济结构导致人们“杀鸡取卵”式的经营模式。

所谓的民风,无论是好是坏,都不是当地人与生俱来的性格,而是在后天的经济环境下,一点点塑造出来的。作为游客,我们无法改变一个地区的经济结构,即便在网上写满差评,也改变不了一个地区的旅游生态,我们能做的,只有一点——

别去。

田园牧歌式的淳朴、热情、好客,只存在于城市白领们的想象中。真正见识过田园生活的白领,恨不得马上回到城市。

旅游,也是如此。贫穷和交通不便,从来不等于淳朴,也不可能带来愉快的旅游体验。城市——而非乡村——让旅游更美好。

所以,旅游时,最好选择交通方便的城市或其周边地区,越是交通方便,说明经济越发达,基础设施越好,当地旅游业从业者的服务意识也更高。

如果一定要去贫穷的、新开发的旅游区,那么,请选择当地最好的酒店。这不仅仅能保证你在住宿上不被坑,熟悉当地情况的酒店工作人员也能为你提供良好建议,助你避开旅游陷阱。

旅游小贴士

雪乡的改变,怕是等不起了,但是如果稍加留心,起码可以在出行时避开坑人的景点。

如果是跟团游,请选择正规的、有规模、有口碑的老牌旅行社,并且,排除掉价格明显不合理的低价团。

在选择景点的时候,如果你只是想玩的尽兴,而不是想探索人类极限,在国内或者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现行环境下,最好还是选择一些更成熟的景区。

这些景区通常有着以下特点:

1.离城市比较近;

2.开发比较早;

3.本地人愿意去;

4.名声在外。

满足以上三条以上者一般会比较靠谱。至于那些近两年才火起来的穷乡僻壤……你可以试着对自己说那句万能的话——

“出来玩嘛,开心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