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还在吃草,你却…….-青年力

随着缅甸大选形势的明朗,缅甸据说马上就要实现“民主”了,不管这“民主”是真是假,但从一群兴奋莫名的中国公知上窜下跳的劲头来看,我却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别忘了,缅甸人民还在“吃草”!

请大家不要误解,说缅甸人民“吃草”并非是侮辱性说法,更非林叔原创,林叔只不过借鉴了公知的说法而已。公知动不动就说咱国家西部人民还在“吃草”,我大概查了一下,正在“吃草”的西部人民的人均GDP远远高于缅甸。例如,云南的人均GDP是2.77万元人民币、四川的人均GDP是3.54万元人民币、西藏的人均GDP是3.04万元人民币(2014年),而缅甸的人均GDP是915美元(2013年),所以,虽然林叔数学不太好,但也知道,如果按照公知的标准,西部人民真的在“吃草”的话,对于缅甸人民来说,能“吃草”就已经是件很幸福的事了。

但“吃草”的缅甸人民,近些年却对“民主”有着特别的热情,难不成“民主”真的如中国的公知所说的那样,“比食物、空气、水”更加重要?在缅甸,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情形,成群结队的人走上街头游行示威,甚至瘾大到大半夜觉也不睡,而是点着蜡烛游行,可能有人要“友邦惊诧”了,为啥要点着蜡烛游行呢?其实,原因很简单:没电!都没电了,都穷成这样了,回去好好发展发展不行吗?游行就能把电游行出来了?

游行当然游行不出电,却可以把电给游行没了。缅甸有着丰富的水资源,对于缅甸来说,水电这样的清洁能源应该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但是,对不起,游行的人认为水电会“破坏生态”,所以,坚决不行,话说密松水电站就是这么被搞没的。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水电破坏生态,那么比水电更污染生态环境的火电显然就更不行了,那么核电呢?开什么国际玩笑?说这种话的人,小心被游行人群揍个生活不能自理,到时候可别怪林叔没提前提醒。既然水电、火电、核电通通不行,那么只能默默的选择“纯天然”、“原生态”的蜡烛了……这就是“民主”的力量。

说到这里,大家可千万不要认为林叔“反民主”,反对游行这样的形式啊,不然公知可要分分钟拿出五四运动这样的事来抽林叔的脸了。说老实话,林叔恐怕比那些整天哭着喊着叫着“民主”的公知更深知民主的重要性,但是,如果在“民主”和食物之间选择,林叔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因为,民主可以慢慢来,但一天不吃东西,我会饿得难受。

当然了,林叔这么说,可没有说穷人就不能追求民主,穷人就不配享有民主的意思。林叔的意思是,要追求民主,起码应该先弄明白什么是民主。如果民主就是没事能上街喊两嗓子,可以无忧虑的与政府对着干,那民主简直太容易得到了。所以,真正的民主显然不是这么简单,否则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卢梭也不会说“真正的民主现在不会有,将来也不会有了”,既然理想中的民主并不存在或很难达到,就更不存在什么特定的“民主”形式了。

换句话来说,即便民主的形式真的存在(林叔倒是深信民主的形式一定存在),但以“民主”的名义行搞破坏之实的行为实在是玷污了民主这样美丽的字眼。如果对此表示怀疑的话,不妨将视线转向“民主”后的乌克兰、伊拉克,看看这些国家是啥状况就准明白了,这样的“民主”谁爱要谁要,反正林叔肯定不要。

林叔当然是支持缅甸人民追求民主的,勤劳善良的缅甸人民也应该享有真正的民主,但是,让林叔忧虑的是,缅甸人民追求民主的方向是否南辕北辙了。

不过话说回来,不管缅甸人追求的民主是真是假,也不管现在的“民主”进程是否会尽如人意,但是用缅甸老百姓的说法“昂山素季就算再差,也比台上的那群王八蛋强”,这应该是缅甸老百姓当前的真实心声。

缅甸如今的贫穷与落后,虽然与“民主”人士的破坏分不开,但却也证明缅甸执政的巩发党(巩固与发展党)离缅甸老百姓的期望相去甚远。所以,与其说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全国民主联盟)有多好,倒不如说,巩发党实在太差。因此,完全可以理解缅甸人民“换换手气”的冲动,对他们来说,哪怕明知是上当受骗,也要相信昂山素季一次,至于结果是福是祸,现在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昂山素季作为西方媒体包装出来的“民主女神”,她的形象确实深入缅甸老百姓的人心。

昂山素季虽然已年逾古稀,却依然有着优雅的外貌,难怪奥巴马在见到昂山素季的时候,也会不顾及形象,搂着昂山素季不停的“么么哒”了。更重要的是,昂山素季还有“高贵的血统”,作为缅甸“独立之父”昂山将军的女儿,昂山素季从政有着天然的优势。虽然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来说,当年昂山给中国远征军造成的巨大伤害,至今依然让很多人耿耿于怀。但是,站在缅甸人的立场上,昂山对缅甸的独立却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现在,缅甸人把对昂山将军的热爱转移到昂山素季身上,并不让人意外。

除了昂山将军,昂山素季还有一个身为外交官的母亲,这使得昂山素季从小就受到了政治的熏陶,所谓“家学渊源”,她早早就习惯了“大场面”,也深谙政治的各种阴谋阳谋,所以,昂山素季虽然看似柔弱,实则却有一颗异于常人的大心脏,她的优雅绝不是刻意的做作,而是早就已经养成的一种习惯。

但是这一切并不代表,昂山素季成为缅甸的“实际最高领导人”后(根据缅甸宪法,配偶是歪果仁,则不能当选总统),缅甸人民就可以改变“吃草”的命运了。昂山素季虽空有一身“情怀”,但截至目前,却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昂山素季有啥治国理念和执政能力。

昂山素季作为一个反对党领袖,她的表现足够优秀,因为反对党的任务相对简单的多,无非就是丑化执政党形象、攻击执政党执政能力,没事再熬些“鸡汤”给那些“吃草”的缅甸老百姓补补身子,这就是我们说的,搞破坏总是简单,搞建设总是困难的道理。

一旦昂山素季的角色从反对党领袖转变为执政党领袖,成为事实上凌驾于总统之上的“摄政女王”,她所要做的就复杂也困难得多了。

比如说,昂山素季执政后,她总不能再继续呼吁“国际社会对缅甸的制裁应该继续”了吧?她总不能没事再呼吁老百姓走上街头游行示威反对政府了吧?恐怕就更不会说“制裁只制裁到贪官,不会制裁到人民”这样的混帐话了。她过去所“需要”的,都是她之后深恶痛绝的。因为,对于执政党来说,最需要的,就是一个稳定的、宽松的执政环境,只有这样,才能把精力集中到经济建设和改善国计民生上去,才能尽可能带领缅甸人民走出“吃草”的困境。

但是,同样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缅甸的巩发党在成为在野党后会“安分守己”,不然怎么好意思叫在野党呢?如果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无法在短期内改变缅甸积贫积弱的现状,那些此刻支持昂山素季的缅甸人,必然会走到她的对立面。或许,那个时候,昂山素季才会发现,原来所谓的“民主”竟然和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无论如何,我们应该相信昂山素季对缅甸的感情是真挚的,但是空有感情于事无补,作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缅甸人就算再渴望“民主”,却也没有渴望富庶来得强烈。

历史或许会给昂山素季一次机会,但绝对不会给她第二次,因为“民主之花”就算再绚烂,可一旦遭遇现实的困境,也会迅速枯萎,直至凋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