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世界上死状最惨的总统?萨达姆还是卡扎菲或是萨达特?都不是,而是玻利维亚前总统何塞。托雷斯。

1976年6月,托雷斯在布宜诺斯埃利斯被暗杀,凶手将他的头颅切下扔到了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手臂扔到了圣萨尔瓦多,双腿和躯干扔到了巴拉圭亚松森。

毫无疑问,能做出如此灭绝人性举动的只能是恐怖份子,那么作为玻利维亚前总统,托雷斯到底得罪了什么力量?会死得如此之惨?

其实他这一生只做了两件“错事”:一,在1970年执政时撤消了美国设在玻国的军事基地;二,将矿山收归国有,摆脱美资控制。

他的总统只做了一年多,1971被亲美势力推翻下台。但他的影响力依旧在拉丁美洲不断持续,所以有人必诛之而后快,用如此之狠毒的杀人分尸手段,就是为了警告当时一切在位的拉美各国领袖,:不要当爱国贼,不要反美,OK?

那么问题来了,恐怖份子是谁?托雷斯遗孀埃玛。奥勃莱娅斯在亡夫遗骨归国安葬时,曾说过:“……最卑劣的渣滓残害了托雷斯将军,美国中央情报局为这些人提供了资金,并不断发出政治指令,行动计划,制定追捕名单,政治暗杀已没有国家界限,犯罪和野蛮,反民主行径正在国际化……”

是的,你没有听错,这位勇敢的妇人指证了媒体不敢直言的凶手:中情局。

民主灯塔到底是如何在全世界推销民主?托雷斯的下场已经给了答案。但仅仅是托雷斯吗?不,还有1981年的巴拿马总统罗尔都斯,巴拿马国民军总司令托利霍斯,秘鲁陆军总司令路易斯,这三人全死于空难,共同点都是不服华盛顿指令。

我们都知道卡斯特罗命很大,暗杀对他来说就像一场场闪躲训练课。华盛顿一直在反思,反思技术上的失误,指望白宫反思良知和公理?反思人权和自由?那是缘木求鱼。

下面进入本文的正题,中情局在对古巴领导人暗杀一一次失败的恼怒中,将目标瞄向了平民。

1976年10月6日,古巴航空公司的KY-455航班被当空炸毁,机上无人幸免。如果不是CIA特工的小失误,导致行动组被捕,这将是一次极圆满的“空中送民主”活动。

关于此案,先了解一个问题,为何是KY455航班?

KY455并不是包机,但不是一趟普通航班,它载着古巴击剑队全体精英,他们刚刚在加勒比海击剑比赛上拿下了团体金牌和一系列个人冠军,哈瓦那正在准备一场盛大的欢迎仪式,卡斯特罗将出席并讲话。如果让这些运动员死于非命,对古巴人的精神打击可想而知。

美国中情局在选中目标后,将计划交给了一名古巴侨民波什去执行,波什原是一名古巴医生,1960年离开古巴到了美国后,被中情局吸收,并逐渐成为针对古巴恐怖行动的头目之一。

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迈阿密警方曾经多次以非法持枪,私藏爆炸物等理由逮捕过此人,但每次都被中情局关照放人,1974年底美国将波什安排去了智利,负责袭击拉美各地的古巴外交及商业机构。

1976年9月CIA指示波什前往委内瑞拉,与驻加拉加斯的CIA另一名特工卡利莱斯(委内瑞拉国籍)接头,会面地点在首都郊外的拉斯帕尔马斯别墅,也就是CIA的指挥协调中心。

9月10日,卡利莱斯将一名叫里卡多的小报业余摄影师介绍给波什。波什对里卡多表示满意,并交代了行动目标,并为了确保成功,让里卡多再拉一名同伙,这样里卡多的朋友费雷蒂。卢戈(也是小报业余摄影师)加入了行动组。

二人行动组以里卡多为组长,报酬同为25000美元,这笔钱在当时是大数目,美国人很厚道,除了钱还有当时最先进的爆破设备。10月5日晚,波什将自已的计划报知CIA获准之后召集两名“民主斗士”,商定最后行动细节,他们总是这样民主。

KY455的航线是从圭亚那飞往古巴,中途经停三站,分别是特立尼达多巴哥,巴巴多斯,牙买加,波什上报的计划是,两人在特里尼达多巴哥的皮亚科机场登机,因为这个机场安检最松。登机后安放定时炸弹,到了巴巴多斯两人下机,轰!大功告成,全身而退。

会后,当晚午夜两人拿着准备好的机票,飞往皮亚科机场,先进城住宾馆过夜,10月6日上午,再赶回机场购买前往巴巴多斯机票。售票小姐告知他们古巴飞机稍有晚点,而别的航空公司马上可以到,两人拒绝了这份好心建议,坚持要等前往古巴的航班(售票员后来的证词)。

上午11点左右,两人顺利通过安检,登上KY455,卢戈坐位为27D,里卡多27C,同排其它为空位。飞行途中,卢戈将塑胶炸弹安置在坐椅下,里卡多将一枚改装成晶体管的极小型超强炸弹安置在机尾洗手间,飞机抵达巴巴多斯希乌埃尔机场后,两人迅速坐上出租车赶往市区(司机作证两人下车是在美国大使馆附近),另据古巴情报人员调查,与他们在使馆会谈的人是美国人麦克里埃德,内容不知。

KY455机长佩雷斯和机组人员丝毫没察觉这将是他们的人生尽头,当时机上共有73人。离开跑道八分钟后,希乌埃尔机场塔台收到了佩雷斯机长报告:KY455在说话,KY455在说话,机舱起火,机舱起火,要求降落!

塔台马上准予返航降落。机长所说的起火,按事后技术调查,是卢戈座位上那枚炸弹。佩雷斯机长完全有能力和信心让飞机安全返航,不致于马上摔入海中。当五分钟后,里卡多藏在洗手间那枚也炸了,整架飞机直直栽入海中,当时离岸仅数海里,海滨浴场上的很多游客满脸惊恐的看到了这一幕人间惨剧,永生难忘。

无人幸免,久久没等到冠军凯旋的哈瓦那机场欢迎人群,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种不敢说的不安,当噩耗传来时,机场上到处是痛哭声。美国人赢了,拿平民做目标的胜利,不知按今天的标准,亲美人士如果知道他们的CIA丰功伟绩会怎么看?

但事情并没有完,两名凶手(对不起,没定罪我不该这么说)离开大使馆后,住进了假日酒店,并用酒店电话打给了委内瑞拉的波什,打算报喜请功,但波什没有接电话,再打卡利莱斯也没有打通。里卡多自作主张将电话打给了女友维加斯,将与波什约好的暗语报知她,并让她去找波什,要求尽早撤离,有人监视。

高度的精神紧张,使得两人看谁都像暗探,他们退掉了房间,转移到了乡村酒店(名就叫乡村),在那里卡多再拔通了女友电话,当女友说无法找到波什时,两人决定马上飞回特里尼达多巴哥,再回委内瑞拉。抵达特里尼达多巴哥后,机场已无去委内瑞拉的飞机,两人只能叫上出租车前往酒店暂住一晚。

在车上,卢戈犯了致命的错误,高度的紧张令他一直喋喋不休,不停的用西班牙语向里卡多说炸机的事情,里卡多制止了他,但卢戈坚信司机只懂英悟,而不懂西班牙语。

但卢戈错了,司机埃里克曾在波多黎各打工,完全听得懂西班牙语,尽管卢戈是用暗语隐句来对话,但司机明白他们讲的事情意味着什么。当他们在酒店(也叫假日酒店)门口下车后,埃里克开车飞奔到最近的警局,报告了这可疑的两人,分局同意司机的判断,再呈报首都总警局。

警方迅速安排窃听酒店一切通话,里卡多在105房,还不断向波什,还有女友打电话,这次波什接了电话,依旧是暗语,分析对话后,警察局长马上布置了抓捕行动。10月7日早八点,一大波便衣冲向了酒店105房间,踹开房门宣布两人被捕。

对两人的审讯由局长助理拉姆达胡埃尔负责,也许有逼供,卢戈死活不招,但另一间的里卡多却全招了,他供出了指挥者波什。这样委内瑞拉警方迅速抓捕了来不及逃往美国的波什和卡利莱斯。

警方神速破案,令整个拉美媒体兴奋不已,但也有冷静的记者分析出隐隐约约的幕后黑手,这时,谁能控制媒体,谁能掌握话语权,谁就能黑白颠倒,混淆是非。

《迈阿密先驱报》第一个跳出来,声称已有恐怖组织宣称对此事负责,其它美国报刊亦纷纷跟进,总之,不断有五花八门的恐怖组织认领了这桩大案。有股力量在言论场制造出一片混乱,CIA慢慢退出了人们的视线,而人们开始津津有味的猜想到底是哪个恐怖组织?

11月15日,有人给特里尼达多巴哥一家大报打电话,声称如果不释放嫌犯,将接着炸毁英国西印度航空公司飞机,11月22日,委内瑞拉一家大报被另一个电话告知,如果波什被判有罪,将炸毁比利时航空公司飞机。

大多数人的逻辑推理一下被彻底搞乱,看来恐怖份子不一定只针对古巴,连英国和比利时也不放过,这种媒体的心理暗示非常明显,就是美国不会干这种事。

特国警方立了大功,但特国政府却吓得不轻,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怎么说?里卡多和卢戈两人如何处理成了最头痛的事情,白宫不允许特国审理此案,而哈瓦那坚决要求引渡两人到古巴审判。既然飞机是在巴巴多斯炸的,那就让巴巴多斯审吧,但巴巴多斯也不敢审,最终只能将两人按国籍交回委内瑞拉。

在飞回本国途中,里卡多接受了美国安排的记者飞行采访,他表示,他是一名热爱生活的摄影师,爱好自由,喜欢旅游,关爱小动物,听到飞机失事,而自已幸运逃生,心情沉重。记者问为何是两个人?他说,那是共同的摄影爱好走到了一起。记者问钱是哪来的?平时辛苦攒的。

一切读者想要知道的嫌犯细节,美国人一一帮大家问过,两位无辜而善良的小羔羊形像跃然纸上。抵达委内瑞拉后,警方在11月10晚九点,将四人集中用装甲车押送到卡蒂亚模范监狱,全副武装的一百多名特警一路护卫。天黑而极其严密的押送,缘于波什提出的建议,波什担心自已会被灭口,因为只有他是与CIA在此次行动中有直接联系。

委内瑞拉检察长在1978年7月,要求判处四人有罪,波什监禁25年,其它三人22年。就在法院即将判决时,一大波美国请来的律师来了,他们的水平远远不是当地律师所能比的,原先的一些证据也莫名其妙开始一件件失踪。1980年9月,委内瑞拉军事法庭宣布因证据不足,四人无罪。

卡斯特罗对此判决表示了愤怒,他认为判决结果比恐怖行为本身更为恐怖。80年10月1日,苏联塔斯社谴责了恐怖份子幕后黑手。美联社随即表示要尊重各国法律,继续追查真凶,扯到最后,人们渐渐淡忘了此事。

总结这样一件悲剧不是容易的事,但作为中国人我们必须看到,受害国古巴人的声音根本无法传递到全世界,他们再有证据又能如何?而美国人的话筒一直响彻云宵。宣传力量如同军事力量一般,与美国相较,中国还很弱,我们的声音还传不远。

以托雷斯将军的分尸案来说,百度查不到,通过谷歌也只有“In early June 1976 general Torres was kidnapped, shot and assassinated, most likely by right-wing death squads associated with the Videla government but also - it has been argued - with the acquiescence of Hugo Banzer. His murder was part ofOperation Condor.”,一位总统最终被人分尸,居然在今天信息爆炸的互联网时代,找不到相关内容,更别提他遗孀的话。

从古巴民航被炸案,看民主外衣下的恐怖主义-青年力
同样可怕的是,这样一起针对民航的恐怖袭击,居然也搜不到,在外文网站搜到也只是轻描淡写,与中情局丝毫无关联。反过来也可以印证,今天的网络世界是谁在控制?为什么我们只能看到不断被美化的西方世界,只能看到不断被丑化的华夏家园,历史如此,现实如此,未来更是如此,我们已经听过无数遍中国必将崩溃论。

25000美元能让人下此毒手,那么250000000美元呢?或者更多,那会如何?

信仰可以背叛,伟人可以诋毁,英雄可以抹黑,那么我们中国人还有什么可以值得骄傲的?来生不做中国人,这种话是什么网络平台在推送扩散?

黑变成白,白变成黑,恐怖分子说成民主斗士,法西斯国家说成民主灯塔,爱国者说成爱国贼,这决不正常,意识形态领域斗争,虽无硝烟,但严重性决不亚于战争,国人皆守土有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