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了前三季度GDP数据。从数据上看,整体增长速度为6.9%,“保7”的目标没有能够实现。对此,国内经济学界、媒体界一片哀鸿。曾有不止一位经济学家跟笔者谈起经济的时候表示,对中国经济的未来极为悲观。媒体界甚至有人以“自由落体”式下滑来形容经济增速上的不如意。对此,笔者有点懵圈:我们还在增长啊。比过去的增长速度确实低了一点,但无论从增速还是增长总量来看,我们仍然在全世界独占鳌头啊。怎么就“自由落体”了呢?好比爬山,过去最快的时候,单位时间爬十步以上,现在同样时间爬六步多。确实比过去慢了点,可还是往上走对吧?自由落体那是指跳悬崖好不好?

再者说,速度慢了这么一点点,真的很可怕吗?

咱们可以看看都有什么因素影响到经济增速。

比如说能源,2014年中国消耗石油5亿多吨,折合20多亿桶。去年年中一桶原油一百美元以上,结果下半年崩盘,今年上半年平均价格只有50几美元,比去年均价几乎腰斩。仅此一项,中国在石油贸易中少产生几百亿美元的GDP。

再比如煤炭,2014年全年产量近40亿吨,今年煤炭价格下滑,每吨下降了两百元以上。三个季度里造成GDP减少恐怕也有上百亿美元。

煤价低、油价低,钢铁冶炼成本就下降。钢铁业总体产能过剩的前提下,成本下降一定导致价格下降。这部分又要减少多少GDP?

这部分GDP的减少真的是恶性的吗?原材料降价对制造业难道不是好消息吗?物流成本降低难道不是有利于流通的吗?

再比如说,这两年房地产价格受到遏制,不再疯长,一些二、三线城市的房价甚至有所下降。在过去,扶摇直上的房价对GDP增长有极大正面作用。那是好事吗?现在这样的增长停顿真的是坏事吗?

记得前几年,经济学界反复说的就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不合理”,应该“减速增效”,不要再“唯GDP”、“唯增长”。那么怎么会增速降到7以下,又一面倒的嚷嚷“药丸”呢?是我糊涂了,记错了,还是“经济学家”们忘性太大,记不住两三年前自己说过什么?

今年经济增长上,严重拖后腿的是山西和辽宁。黑龙江、吉林、河北等省的数字也不好看。咱们知道这些省的资源经济占的比重都很大。现在国家搞环保,要调结构,旧的、不合理的产业要限制,新的、低污染高附加值的产业建立要花时间。那么这几个省在经济上得过两年紧日子难道不是情理之中的吗?

前两年说中国铁路建设快要“资不抵债”了,因为建高铁砸了多少个亿下去。现在呢?花大钱建起来的高铁系统成了赚大钱的良性资源,成了谁都想咬一口的唐僧肉。辽宁、山西等省的困境,会不会也是暂时的呢?好比说辽宁现在正在努力发展装备制造业,这不就是未来的增长点吗?何必现在就急赤白脸的说咱们的经济跳了悬崖,“自由落体”了呢?

这种情况,让笔者想起一位著名的“经济学家”。在他所有文章中,几乎每一篇都充斥着中国经济“药丸”这个观点。而支撑他观点的证据基本只有一个,就是“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搞笑的是,无论这个指数是涨是跌,在那位“著名经济学家”笔下都是中国经济面临重大麻烦的证据。

稍做考证就会发现,所谓“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仅仅是国际航运业的一个经济指标。确实是经济景气程度的指标之一,但也仅仅是“之一”。仅仅靠这一个数据就招摇撞骗多少年,观点被很多主流媒体引用,本人也被尊为“经济学家”。这种情况实在是搞笑至极。

那位“经济学家”是野路子出身,以前是玩传媒的,不是经济学科班出身。但中国经济学界,乃至整个社会科学界其实都存在类似问题。就是有一大批人无论如何不肯为中国说话。学历、地位越高,这种人占的比例越大。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原因也简单。

中国学术界,无论是拿学历还是提职称,都有个绕不过的关卡,就是在国外著名学术期刊上发表文章。这代表的是国际学界的认可。自然科学方面,这种要求或许没问题。社会科学方面也做此要求,问题就大了。

你不按人家的价值观、世界观来写文章,人家能让你的文章上?甭说别人,要是有个老外要到《党建》上发表文章,宣传西方普世价值观,咱能让他的文章上?结果呢?跟人家一条心的,按人家规则来的,才能拿着学位,才能提得了职称。否则免谈。长时间积累下来,中国社会科学领域完全沦陷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吧?

正因为中国整个社会科学界都被西方“专业学术期刊”过了一遍筛子,不符合西方价值观的,不按照西方人规矩说话的基本都被筛掉了,中国6.9%的增速才被说成“自由落体”,而其他国家,哪怕仍然负增长,仅仅少下滑了一点点,就被说成“强势复苏”。

农民伯伯有句话,叫做“听蝲蝲蛄叫,难道还不种地了”。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确实存在,是好是坏咱们确实应该认真研究。但咱们肯定没有“自由落体”。谁愿意跳悬崖,让丫自己跳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