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徐秀英在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做直肠瘤切除手术,手术后竟发现自己的右肾没有了。今年7月项城市人民法院判决被告项城市第一人民医院赔偿徐秀英伤残赔偿金等共计41万多元,但对此案刑事部分只字未提。徐秀英的肾去哪了,至今仍是一个谜。

这是都市快报近期的一篇报道。相信诸位看到这篇报道的第一反应肯定是愤怒。很可能,不少人会认为患者的肾是被医院盗割了,用于器官贩卖。实际上,这种情绪说不定就是该文作者想要获得的结果。

但该文却没有提及一个医学常识:肾在没有提前做配型的前提下,贸然植入是会产生排斥反应的。

实际上,由于手术位置离肾很近,所以肾消失很可能是因为术后创伤造成的肾脏自然萎缩,最终被吸收,而非医院把肾割走了。当然,具体肾是怎么没的,此事还应该由有关部门做进一步调查才能得出结论。但作为一个媒体,只是跟公众讲述“肾丢了”的结果,而不谈肾脏不见了是否存在其他可能的原因,难免有误导公众的嫌疑。

在此,笔者想通过几个案例来跟大家谈谈媒体的操守。

首先,咱们来说说大名鼎鼎的“中国老人日本碰瓷案”。这个案件,是由某网的首席记者最先揭露,然后迅速在中国引起剧烈反响。究其能迅速登上舆论热点的原因,无非是前几年轰轰烈烈的“彭宇案”所留下的恶果罢了。

笔者在这里不想去深究“彭宇案”,只是想说,老人碰瓷行为确实可恨,因为社会已经饱受了“碰瓷”所带来的恶果,作为媒体,揭露社会丑恶现象是理所应当的。但是,在连真相都没有弄清楚之前就预设立场,把舆论的矛头指向老人,这样的行为却是不可取的。

也许,该记者会说,对不起,这些我都没有考虑,我只是想给碰瓷者一个警告。可是笔者要说,作为一个媒体人,我们应该客观真实地去报道一个事件。当舆论的大棒抡向这位无辜的老人,你可知对她的伤害有多严重?这些,我想你都没想过。但是,请你记住,在报道新闻时,把客观真实放在第一位。

然后,咱们再来谈谈青岛“三八大虾”事件。这个事件也是最近讨论比较火热的一个事件,因为它与我们每个人的利益切实相关,而且里面存在的一些问题诟病已久,但我今天想说的却只是这次事件的一个小插曲。细心的人可以注意到,事件发生后,某些媒体开始炒作警察不作为的问题。这个我很是不能理解。

作为一个游客,在被宰的第一瞬间想到警察,这无可厚非,因为我们的第一反应,“有困难,找警察”。但是,作为媒体,在发表相关看法之前,不应该确认一下警察到底有哪些职能吗?是的,你们没有想到这些。你们只是凭借着自己的主观经验,臆断了警察的职能。于是,本该指向不作为的相关部门的矛头却指向警察,警察又成了这次事件的“受害者”。

最后,咱们来谈谈刚刚发生的“阎肃事件”。这个事件无关乎常识,只是媒体人的操守问题罢了。在医院没有对阎肃下达死亡通知的情况下,媒体居然单方面宣布阎肃的死亡,这在笔者看来,实在是不能忍。

作为媒体,全然不顾职业操守,为了能够发布第一手新闻,罔顾事实真相,进行不实报道,给社会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这样的举动,无疑是背离了媒体建立的初衷,也无疑降低了媒体新闻的可信度,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被宣布“死亡”。从长远来看,媒体失去话语权、丢失公信力的一定的,但最为重要的是,它对社会稳定的危害,首当其冲。

在自媒体如此发达的今天,媒体人似乎感受到了传统媒体的穷途末路。于是,一味地追求首发,一味地抓人眼球,就成了他们所能够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就这样,各种缺乏常识、各种不实的报道层出不穷,而作为媒体人,我们所追求的理当是事实真相。媒体人,请让真相飞一会。

如果你们不作改变,不难相信,长此以往,你们的话语权必将被颠覆,而媒体这一行业,也必将遭人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