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冠缨,大四学生,青年力网专栏作家

         “1949年以前,北京的地名是北平。“北平”这个地名随着新中国的诞生而成为历史,但位于北平以北的“平北”这个名词,却承载着浴血抗战英烈的壮举而历久弥新”。在朋友的力荐下,我观看了由导演艾辛执导的电影《北平以北》。

电影讲述的是在1938年至1945年的抗日战争期间,发生在北平北边即以北京延庆为中心的广大区域,一批北平学子投笔从戎,保家卫国,创建平北根据地,染血长城内外的故事。纪录电影以纯白描的手法讲述那段历史,贯穿全片的是翔实的史料、数据、文物和深沉有力的旁白,将真实发生却少有人知的英雄事迹和一段承载着一代青年学子报国情怀、青春甚至生命的悲壮历史鲜活的呈现在观众面前。直指人心的影片宣誓的是我们的初心与来路,让人铭记历史、催人奋发。

80年前,他们选择投笔从戎,硝烟花季、义赴国殇!-青年力

(纪录电影《北平以北》)

影片中,给人感触最多的莫过于其主人公白乙化等一批青年的英雄事迹。白乙化原是在北平中国大学就读的大学生,然而,在日军于“九·一八”事变占领东北后又将战火延向华北,偌大的北平城已经容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少小虽非投笔吏,论功还欲请长缨”,以他和才山、王波、王亢等为代表的一批青年学生选择了投身抗日救国的洪流。80年前,他们选择投笔从戎,硝烟花季、义赴国殇!-青年力

(“小白龙”白乙化)

从作为学生领袖组织参加“一·二九运动”,到直接拿起枪组织游击队在北平北边敌情极其复杂、有着“一县三国”之称的延庆一带创建根据地,他们作为北平的青年学子在国家危亡的关头,没有离开,而是冲在抗日的第一线,为北平的解放抛头颅洒热血。北平城以北一带是冀东地区晋察地区的要冲,在这里交汇的三个日伪政权以残酷的手段镇压人民、荼毒百姓,八路军三出三进平北地区创建根据地和敌人周旋,而作为先锋的挺进军第十团的团长及团里的主要干部,正是白已化和与他同一批投笔从戎的青年学生。

电影《北平以北》,之所以会给人以很大的震撼和感动,其原因之一,就是观者可以从电影中真切的感受到80年前青年人们的选择。这种选择,不是现在很多文学作品中所谓的非常空洞的“历史把人推向了潮头”,而是一种自发的情怀和执着的想法。

80年前,他们选择投笔从戎,硝烟花季、义赴国殇!-青年力

(八路军进入平北地区)

战火来袭时,北平的大学生可以选择南撤,去到重庆云南的大后方,去到西南联大继续学业,很多人就是这样做的,其中不乏后来的“名家”。但是,80年前的大学生青年白乙化等一批人没有这样做,他们选择以平北的大山为阵地,山洞为指挥所,栉风沐雨,在极其残酷的条件下开辟根据地,与日寇较量,其中的很多人在这份事业中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青年人之间很容易产生共鸣,哪怕是跨了时代。作为影片观者,我也是青年,片中人物的选择让我产生了换位的设想,坦诚地讲,如果换做是我,我很难说我不会混迹在当时南撤的人潮中。但是如果所有青年都南撤奔前途了,那谁来为保卫这座城市而战斗呢,这样的话“解放”二字可能也就无从谈起,这也许就是佛家讲的“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吧。

在现在娱乐至上的大环境中,一批建国后塑造起来的抗日民族英雄的形象在青年人心里崩塌,很多先烈成了某站鬼畜视频的题材。现在遍地都在提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而真正能深入人心的爱国教育却凤毛菱角。

80年前,他们选择投笔从戎,硝烟花季、义赴国殇!-青年力

(李云龙惨被“鬼畜”)

在影视作品中,打着爱国旗号的“抗日神剧”成功地成为了历史虚无的助推器,能够像电影《北平以北》这样实事求是的反映历史,真实质朴的讲述故事的片子并不多见。其实,像电影《北平以北》这样,一方面通过记录宣传鲜为人知的英烈事迹让很多的无名英雄变得“有名”,同时也震慑观者人心,告慰先烈、砥砺后人,真的是善莫大焉。80年前,他们选择投笔从戎,硝烟花季、义赴国殇!-青年力

(《北平以北》片段)

我们生活在和平的年代,飞快的发展速度和繁华的城市街景让人们不愿想起不远之前的战火硝烟和动荡岁月,但是忘记意味着背叛。豆瓣有网友评论,同样是青年,“他们在最坏的年代抛洒鲜血,我们却在最好的年代虚度光阴。这心安理得到底来自何处?”

80年前,他们选择投笔从戎,硝烟花季、义赴国殇!-青年力

(当年的他们)

时代有好坏可言,也没有好坏可言,作为青年,不论身处什么时代,都应有着奋发图强的精神,都应有着与国家、民族脉搏相连的担当与勇气,砥砺前行,继往开来。

80年前,他们选择投笔从戎,硝烟花季、义赴国殇!-青年力

(反映抗日战争的油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