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禁令有效期长达七年。

还有消息称中兴可能连安卓操作系统也不能使用,处处是凄风苦雨,步步是悬崖深渊。

美国封杀“中兴”,“造不如买”是碗迷魂汤!-青年力

美国商务部大楼。

为什么要对一家中国企业下如此重手?因为美国借中兴的人头一用,恐吓其它中国企业,以便在中美贸易战中取得优势。

但真正目的远不止于此,七年之后,刚好是中国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第一个十年的行动纲领《中国制造2025》。美帝舞剑,意在何方?不必多言。

如果中兴落到“黄沙盖脸尸不全”的地步,那就不仅仅是一家企业的悲哀,而是国人对几十年的“市场经济,价格规律”学说迷信的悲哀。

中兴的悲剧并非来自于市场,而是政治。它被美国商务部盯上的理由是跟伊朗做生意,而伊朗是受美国单方面制裁国家。

美国与伊朗敌对,是政治问题。中兴在美国市场进行业务活动,就要受美国法律限制,要不接受处罚,要不离开美国市场。

无论是接受处罚,还是离开美国,都不至于企业无法生存,但问题是中兴命门扣在美国手里--芯片

值得注意的是,中兴事件,在网络上变成了一场舆论风暴,美国媒体在欢呼,中国的亲美大V也在欢呼,得意的样子更甚外国媒体。

它们仿佛觉得出了口恶气,对中兴各种嘲笑和辱骂,看了真的令人寒彻入骨,骂民企骂出了骂国企的快感。

要引导的舆论节奏是: 中国实力不行, 中国人的能力不行,中国体制不行,除了投降,你们啥都不用做。

一个悖论

作为80年代起步的民营企业,中兴恰恰是信奉“市场经济,自由贸易”那一套理论的代表者。当中兴遭遇困难时,骂中兴骂得最凶的,笑得最开心也正是亲西方大V。

悖论是:一家信奉自由市场原理的企业,在“市场经济”标杆国家--美国,被政治因素所扼杀。那么到底哪里出现问题了?

自造芯片,中兴作为一家以盈利为目的企业,它放弃了。它相信只要美国供货商能够提供芯片,业务就会运转下去,中兴也相信美国法律是保护自由交易的。

但在政治面前,一切如此冰冷,甚至让美国企业受伤害也在所不惜。

“造不如买,买不如租”这个逻辑是否合理?在一定条件下,它是成立的,而且有利可图。

比如说,张三家需要一辆小汽车,他和老爸老妈,兄弟姐妹,儿子女儿全家一齐动工,画图纸,买材料,做试验,造出了一辆小汽车。

李四家也需要一辆小汽车,他掏八万块钱买一辆便宜适用的。李四车到手,开了十年,张三家还在忙,钱却花二三十万。

这说明“造不如买”,小车只是一个例子,还有冰箱,洗衣机,甚至洗发水,都是通过购买来满足生活需要的。

私企也是如此,私企目的是获利,哪怕不拥有核心技术,只要运营得当,也可以成功。

到了国家层面,“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逻辑就不成立了,必须反过来理解。

国家是政治实体,在一国之内一切事务由这个政治实体来保证运转。

也就是说,李四只要有钱,只要市场上有小车,李四就不存在有钱买不到车的情况,就算汽车销售商行封杀李四,他还可以寻求法律协助。

但是在国际贸易体系中,这种有钱就能买到东西的情况就无法由国家来保证了。

美国可以用任何理由拒绝出售芯片给中兴,这不是价格问题。中国也无法去要求美国商务部撤销禁令,中兴也无法用法律来保护自己权益。

再好的律师也很难推翻美国政府的决定,归根结底,核心部件,中国必须要拥有自主制造的能力,科技实力最终能转化为政治实力。

中兴的悲剧,警示着中国许多产业生存状态。过度相信市场经济规律,过度相信美国, 一旦触及美国安全红线,政治红线,这套理论就不灵了。

今天,谁还会相信中国放弃18亿亩耕地,靠贸易就能保障14亿中国人的粮食安全?如果真的中了这招,看看中兴吧,人家能拿芯片要它的命,人家难道不能拿粮食勒索你的一切?

“造不如买,买不如租”这碗迷魂汤,是用市场经济理论调配出来的。喝多了肯定中毒,中兴不就是中了这毒?否则,中兴怎么会放弃集成电路(基带芯片)研发团队?

愚公移山

美国封杀“中兴”,“造不如买”是碗迷魂汤!-青年力

毛泽东名篇《愚公移山》内包涵的精神,就是百折不挠,立意进取,自强自立的精神。文中两个主要人物,一位是愚公,一位是智叟。

今天,网上是愚公多?还是智叟多?

满山遍野全是智叟,网络智叟很有意思,中国有什么成绩,他们就骂,哪怕你奥运会金牌第一,他们也要骂一声“举国体制”,芯片受制于人,他们骂得更欢了。

“举国体制”在网络上被污名化,很多人以智叟为偶像,以为自己思想也上了一个台阶。

芯片等核心技术研发能力,必须依靠“举国体制”方能成功,因为这关系到财力资源,人力资源,物力资源,整合配置的问题,还有政策,方向的制定问题。

美国之所以能成为全世界唯一的高科技净出口国,靠的就是举国体制,亲美人士根本不敢承认这一点。

信息时代来临之前,美国在1993年11月23日成立了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NSTC,Nation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uncil),级别为内阁部长级。

美国总统担任国家科委主席,成员包括副总统,科技政策办公室主任,所有内阁部长,以及与科技有关的部门的负责人,白宫官员等。

尽管在电脑,通信,生物,医学,空间等领域遥遥领先世界。 但是,美国从来不认为自己的领先地位在未来是有保证的,它们必须由联邦政府牵头,实施科技创新战略规划。

再往前看,美国是如何确立科技领先优势呢?

1950年:成立国家科学基金,预算15.1万美元。

1958年:成立航空航天局NASA,主攻系统的空间科学技术。成立国防先进研究工程局DARPA,主攻超前的原创军事技术。预算增加为4000万美元。

1960年:预算1.52亿美元,支持的科研项目超过2000个。

1968年:预算5亿美元。

1969年:NASA宣布阿波罗11号登月。

1977年:开发出第一个Internet (非军用)。

1983年:预算10亿美元,资助项目1.2万个。

1984年:建成电脑科学网(CSNET),成为现在的Internet的主干网(Internet backbone)。

1993年:预算超过20亿美元,启动《南极计划》。

1994年: 全球定位系统(GPS)投入运营,同年互联网正式诞生。

2001年:新世纪第一年预算为45.72亿美元。现在将近百亿美元。

主任,副主任和董事会董事全由总统提名,参议院批准,预算独立,总部设在弗吉尼亚。

除了医学以外,任何项目都可以申请。申请者不分国藉,也可是大中学生,资助重点:创意,人才,工具。

只要你创意够新,有四五页研究方向说明,通过专家审批,就可以得到最高30万美元的首次资助。

这种项目(每年通过约为一万份申请),失败是常见的,但只要成功几个,就是取之不尽财富。

国家科学基金的职责是为美国政府最大限度发现,吸引世界各国的科技资源和智力资源,因为它包括国外科技人员的申请。

如果你够优秀,可马上去美国拿补助,开创你的科技事业。当然,有了成果,你想走,许多法律限制等着你。美国不会收留亲西方网络喷子,它们是垃圾,作用仅在于中国网络。

谷歌如何出现?百度会告诉你,1998年有两个年青人如何如何?听起来就像大学生自由创业。其实不然,这是美国举国体制成果。

1994年美国国家科学基金,NASA和军方的DARPA联合启动 《数字图书馆创新计划》(Digital Library Initiative)。

斯坦福大学有6个项目申请被通过,获得资助,有2个研究生的项目最终取得突破,进入商业化运营。

这就是Google公司,世界上使用量最大的搜索引擎。谷歌是很讲政治的,它本身就是举国体制受益者,反过来,国家才是最大受益者,像安卓系统就被谷歌拥有。

举国体制,是美国科技领先的秘笈,中国也很厉害,原子弹,氢弹,卫星等等高科技成果,哪个不是举国之力?

然而,当美国还在悄悄奉行举国体制时,中国人在网络上却骂臭了举国体制。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连奥运会金牌第一都成了一种罪。

举国体制给美国科研带来了什么?

美国封杀“中兴”,“造不如买”是碗迷魂汤!-青年力

国家科学基金资助研发的超级电脑Jaguar(Cray XT5),由国家计算科学中心使用。

美国封杀“中兴”,“造不如买”是碗迷魂汤!-青年力

国家科学基金在智利沙漠建造射电望远镜阵列

美国封杀“中兴”,“造不如买”是碗迷魂汤!-青年力

T282自卸式卡车,3750马力,最大有效载荷363吨,全球最大最高,拖运能力最强,国家科学基金资助。

美国封杀“中兴”,“造不如买”是碗迷魂汤!-青年力

国家科学基金资助建造的橡树岭国家实验室的EVEREST电脑可视化设施,24块屏幕显示全球24个时区的卫星气象。

美国封杀“中兴”,“造不如买”是碗迷魂汤!-青年力

国家科学基金资助建造的射电望远镜(Very Large Array),位于美国新墨西哥州。

……

企业是不会干这种事的,投入大,产出少,甚至败绩累累。只有国家,只有强大的中央集权才能保障科学研究战略推进。

也难怪亲美分子要在中国骂死举国体制,估计是有任务的。

最后再说,知识产权和专利问题。

知识产权有两种意义,一种是保护,一种是滥用。

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一个国家的创新能力,如果剽窃和抄袭成了流行病,那么谁也不想去搞创新了。我们可以看看那些APP的各种XX号,天天就是偷别人的原创文章或视频。你没有办法,投诉费劲,就算成功,人家也无非关个小黑屋,这是一个全民知识产权尊重意识的树立问题。

滥用呢,就是垄断,国际专利变成了陷井。

美国封杀“中兴”,“造不如买”是碗迷魂汤!-青年力

美国专利和商标局。

1983年,美国,欧洲,日本的专利局联合组成了三边专利办公室,垄断了全球80%以上专利权。

技术专利化-----专利标准化----标准垄断化,三步走。

以从前的DVD来说,中国企业要生产DVD,就得用西方DVD行业标准(专利池),中国生产一台DVD,要缴20美元专利费,而中国企业只能赚一美元。

集成电路制造是垄断程度最高的核心技术。芯片掌握在别人手里,就等于整个产业受制于人。

遇上国际风云变幻,人家就可以将技术优势变成政治优势要挟中国。

“造不如买,买不如租”这个逻辑要反过来,中央早已经有清醒认识。

没有贸易战之前,美国也一直想遏制中国核心技术研发能力,像半导体产业,美国主张对中国出口,实行N-2政策,所谓减2,就是对中国出口半导体设备必须减去两代,就算中国仿造也无法追上美国。

日本以前对西方科技就是软件剽窃,硬件照抄,再发挥自己创造力,反过来卖给西方。这是1979年8年,日本《经济新闻》主笔鲛岛敬治访华时说的,鬼子掏心窝子劝中国掌握技术窍门比买专利更重要,得防着美国人。

但80年代开始,新自由主义大佬弗里德曼成为中国经济学界的精神导师,结果可想而知。

《愚公移山》精神永远不会过时,信奉西方市场经济的人总之喋喋不休地告诉人们:毛泽东不懂经济。

是呀,搞原子弹,氢弹,卫星,1972年大规模集成电路研发,要赶超西方技术,的确不符合他们的市场经济规律,所以老人家不懂经济。

今天知道了吧,他不是不懂经济,要是没有核导弹,你信不信“战斧”已经飞过来了?

层面不一样,看问题的视野当然不一样。有的东西,不能只是算经济帐,而是要算政治帐。

我们今天要开放合作,扩大贸易,手中必须得有这些硬家伙。

中兴为代表的中国企业,经常被美国卡脖子,说到底不就是政治问题?

核心技术,美国是不可能通过市场贸易卖给你的,这好比是他的老婆,不是钱的问题。

再说,芯片问题,也不是中兴或别的智能手机企业一家能搞定的,这必须得由国家来规划落实,我们前些年已经开始这么做了。

至于中兴,希望能加强行业规范和自律意识,只能祝它好运了!

迷魂汤不能再喝了,中美碰撞早晚要来,只有把根基扎牢了,才能走过风雨,渡过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