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没有人民就没有历史

“人民万岁”是毛泽东主席首次在开国大典上喊出的;在建国70周年庆典上,习近平总书记再呼“伟大的中国人民万岁”。没有人民就没有历史。大学生:疫情中的几点思考-青年力

我们正经历着一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敌人来势汹汹,我们步步为营。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只有依靠人民,才能取得胜利。人民不是抽象的。他们当中或是和死神争分夺秒,夜以继日在建设火神山、雷神山医院的工人。工人们在工地上肚子饿了就用一碗泡面来充饥,实在累了就直接躺在地上休息会,他们还想着把几天的高额工资捐出来帮助更多的人。

他们或是不远千里也要把生活物资送到疫区的农民。山东寿光的父老乡亲持续向武汉供应600吨优质蔬菜10—15天,他们的生活并不富裕却像搬家一样把自己辛辛苦苦种的蔬菜源源不断地发往武汉。他们或是奋战在抗疫一线,几天几夜没有好好休息的医生护士、公安民警、志愿者。

前几日,在网上看到了一些关于贫苦老人毁家纾难也要为抗疫贡献自己的力量的报道,对比他们的生活环境生活状态与他们的大爱之举,顿时热泪盈眶,五味杂陈。笔者并不主张用老人们养老生活的钱来向疫区捐赠,心意到就行了。真正的高贵从来不是华丽的皮囊而是善良的灵魂,平凡的人民最伟大。这片土地上的朴实善良的人民是家国情怀和集体主义的写照,中国速度和中国发展的背后是亿万中国人民的无私奉献和共同努力。

最近,在看北大教授韩毓海的《重读毛泽东》,书中道:“老百姓是很务实的,老百姓又是很无私的。”老百姓对得起我们,我们绝不能辜负他们。润之始终和人民在一起,缅怀他的最好方式就是让人民生活得更幸福。“我将无我,不负人民”。

二、互联网时代的理性思考

互联网时代是信息爆炸的时代。自新冠肺炎疫情以来,网络谣言层出不穷,几乎每天都能在各个社交媒体上看到各式各样的谣言。将2003年SARS和新冠肺炎期间(截至2月15日)的谣言进行了简单的比较,会发现:大学生:疫情中的几点思考-青年力

首先,由于媒体环境和信息传播途径等技术性与工具性层面的变化,新冠肺炎期间的谣言数量要远远大于非典时期,并且在谣言的形式上要比非典时期更为丰富。

其次,两个时期的谣言在类型上基本相似,主要集中在疫情预防知识和措施、关于某个个体或某个组织的信息、疫情的规模和程度、当地城市的信息、阴谋论等。由于SARS之后国家重金建立了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和新冠期间国办开通的疫情专区服务渠道,在确诊的具体人数上所产生的谣言基本消失。

从辟谣的视角来看,新冠肺炎期间的力度和强度要大于非典时期。有趣的是,一些官媒自己给自己辟谣的操作让大家可能会摸不着头脑,现在双黄连估计是没人会去排队抢购了。

除了网络谣言外,“节奏”也是互联网时代突出的名词。“带节奏”与“被带节奏”虽然主体不一样,但两者有时殊途同归。前几日,社会上接连出现了让广大网友痛心疾首的事件,“节奏”一下子就上来了。一些别有用心的势力借助这些事件带起了“全面批判”“全面否定”的节奏,把某些地方和集团的错误行为上升到中央和国家层面,策划文案、煽动情绪、精确攻击,以达到其邪恶的目的。没有完美的制度,只有完美的执行。执行一部宪法要远远难于制定一部宪法,我们现存的体制必然有不完美之处,但我们要多一点耐心多一点信心。到现在了,不相信自己的党、自己的军队、自己的专家、自己的人民,难道去相信外国吗?

不管是听信谣言还是“被带节奏”的关键在于能否理性且独立思考。在互联网时代,我们有时会忘记思考,有时会拒绝或者直接放弃思考。输入多,输出少;吃瓜多,思考少;感性多,理性少;跟风多,独立少。越是关键时刻越要理性且独立思考,不让让别人牵着鼻子走,无论对错要有自己的观点和立场,不能听风就是雨。

三、关于当下的生活

谈起在家隔离的这些日子,我想大多数朋友包括我自己的生活都算不上精致。身边的一位朋友对我说这些天他在家的生活是:每天两顿饭,中午才洗脸,晚上不睡觉,早上不起床,整天看手机,追剧打游戏。问他过得快乐吗,他说“Not at all,从未如此想念开学”。突然闲下来的我们,并没有感觉到想象中应有的快乐,我们似乎都习惯了快节奏有计划的生活,曾经以为的快乐到现在都变成了折磨。现在只期待疫情早日结束,一切回归正常。百无聊赖最心烦,生活需要加点盐。

大学生:疫情中的几点思考-青年力

我想在家隔离的生活,谈不上要精致,但至少要有所收获,对生活再思考。可以陪陪家人聊聊天,做做家务,平时不常回家,陪他们的日子太少。父母有他们自己的人生哲学,不必争吵,倾听就好。可以看一看想看却还没来得及看的电影,电影里的人生百态和人情世故在课堂上和书本里是学不到的,艺术源于生活,好的电影会让我们懂得生活,热爱生活。可以去充充电读读书,前几日方舱医院的“读书哥”在网上走红,他戴着口罩手捧《政治秩序的起源》在安静地阅读。读书是最好的休闲。不动声色的日子里,要么在努力,要么在放弃。相较于那些得病的可悲的人们,我们的无聊和平庸其实就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