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年,我明显变土了。虽然依旧爱喝咖啡,可是并不像前些年那样,羡慕所谓锦绣的理想、精致的生活。看电视剧,能看出一些剧情根本不符合实际,只是社会伪史罢了。不再想堆砌什么华丽辞藻,也常常感到历史的严酷。一些朋友看出了我的颓唐,说我不如前几年意气风发,可生命的河流,注定有不同的风景,我们只能往前。当一些幻想臆想终归于幻灭,展现开来的,是更现实的生活。疫情期间的厨房心语-青年力

疫情期间,我在家做了多顿饭。不仅是我,很多人也是这样,都秀在了朋友圈。这是第一个在厨房待了这么久的时间段,也改变了我对饮食的理解。以前,我虽然也喜欢美食,可从没有对做饭的过程产生任何兴趣,也不觉得当厨师是怎样的事。一直的观念是,饭,是钱买来的,所以只要有钱,就有饭吃。钱多了,饭就好。至于劳动,当然要尊重,可也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

直到自己下了厨房,才感到,其实做饭本身就是生活,它不仅是手段。凌乱的有点脏的厨房,曾是我避之不及的地方,可融入进去,却感到踏实。触碰了菜蔬,才懂得珍惜每一颗土豆、每一株香菜,不浪费一个西红柿,感觉它们是那么好,给养着人的生命。不像过去,觉得这些东西只是配菜,可有可无,可以随时弃之如敝帚。面能不能揉到位,饺子皮,能不能擀好、擀圆,也都考量手头的功夫。虽然买现成的也值不了几块钱,可做的过程,却似乎更有意思。

投入进去,会感到,菜蔬有情,烟火有义。去琢磨做菜,惦记上这件事,技能便不知不觉间上了身。看视频去学,有些东西很长时间都学不会,可忽然间也可以一下子掌握。每次做同样的菜,都会做出不同的味道。味道不同,水平亦有高低。投入了,有感情在其中,那么心也静,手也麻利,调料用量和火候就也准些,味道一般就不错。如果用心躁,或是出于应付,或是准备不够,则必然会在过程中出些差错,只能毁了食材。做了几顿饭,才感到,供养人这种生物,真是一件费劲的奢侈的事。看到哗哗浪费的水,看到一批批扔掉的难以降解的塑料袋,看到为了供养人而牺牲的动物,更加感到人的昂贵。这还无关于社会地位。

而谈到社会意义上的筵席,饭又往往成了酒的陪衬,酒又被赋予了太多含义。它可以是真情,可以是假意,可以是友谊,可以是情色,可以是帮助,可以是利用,可以是承诺,可以是欺骗。有的宴席,是美好的回忆。而还有一些盛宴,只是充斥杀盗淫业的表演。吃上一顿好饭,半天就得消化掉,可人情的债务却要背负好几年。或是要装模作样,在餐桌间一比高低;或是碍于身份,看着好菜而不能大快朵颐;或是要谈生意,为了脑子后台运作,美食已经索然无味;或是勾心斗角,忍受着并不自然的人际关系。这真真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吃这类饭的累,就源自它的代价。而当代价成为目的,美食又只是这些代价的代价。

疫情期间的厨房心语-青年力

所以还是在家吃饭安心。要过好小日子、做好家常菜,则需要一辈子的勤劳充裕、心灵手巧。要准备,要采购,要列菜谱,从清洗到制作到上桌,标准都不能太低。这美好温馨的人间清欢,需要很多汗水,需要不懈坚持。其中的疲惫与感激,惊喜与充实,默契与熨帖,不是花钱买饭所能体会到的。但这一切,又仅仅是人追求社会理想的基础,是生活中最底层的事务。

进了厨房,才开始热爱劳动,才懂得尊重劳动,才体会到劳动的快乐。唯有热爱生活,才能征服自己的生活,否则只会被生活捉弄。写下这些,恰恰说明我是半瓶子醋,是太久没有投入生活的人,所以做几次饭才会发些感慨。真正做了多年饭的人,恰恰没有这么多可得瑟的,因为烟火已经融入了人生,不需要什么语言来点缀。

这次疫情,意外地培养了很多的厨师。也让很多脑力劳动者操起了锅铲子,从热爱咖啡香过度到染上油烟气,这是一个小的转变,却也可以是一个大的转变。而做菜,又仅仅是三百六十行中的一行。不知道做工的工人,开出租车的司机,街头的手艺人,他们对于自己手上的劳动,又是一种怎样的体会呢?不错,当今社会,的确钱可以买来一切。可什么时候,当人们重拾劳动光荣的口号,当底层劳动者再一次光荣起来,文明的指数或许才会更高。

这只是一个做菜新手在厨房之外的心得。